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權人士郭飛雄 被傳喚後失蹤

  • 楊明

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剛結束,廣州維權人士郭飛雄在被限制外出自由10多天後,3月21日再次被傳喚後下落不明。
廣州維權人士郭飛雄

廣州維權人士郭飛雄


廣州維權人士郭飛雄的委托律師隋牧青說,從3月21日晚八點半左右,就無法再聯繫上郭飛雄。隨後他同另外一位律師到廣州天河分局訊問中心,希望能夠查詢到郭飛雄的下落,但到22日中午,仍沒有郭飛雄的任何音訊。

他說:“目前難以確定他到底是不是在天河拘留所和訊問中心,還是被他們強制旅遊,或者找了另外一個甚麼地方軟禁了,或者把他悄悄拘留了。基本可以肯定他已經被國保控制了。”

這是郭飛雄近日來第二次被廣州國保傳喚。3月18日,兩會結束的第一天的上午,郭飛雄被天河國保傳喚,用警車押送到天河分局辦案中心。在訊問室,國保以郭飛雄1月7日和8日到南方周末報社外聲援,“涉嫌擾亂公共秩序”,對他傳喚了9個小時, 直到晚上7點才被放回。期間,郭飛雄一直絕食絕水,並表示在會見他的律師之前,拒絕回答訊問。

原籍湖北的郭飛雄原來計劃3月21日晚離開廣州到湖南老家探親訪友,並且買好了火車票。但是,廣州國保卻以連續傳喚的方式,限制郭飛雄的出行自由。

隋牧青律師說,中國的法律規定,對一個犯罪嫌疑人,不得進行連續傳喚,更不得以同一個“事由”對其進行傳喚。他說,以同一事由連續傳喚嫌疑人,就是變相的拘禁,因為被傳喚人在傳喚期間失去了自由。

隋牧青認為,廣州國保傳喚郭飛雄主要因為兩個方面的原因。

隋牧青說﹕“訊問還主要因為他推動《人權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批准,因為國務院已經簽署了15年,但人大一直沒有批准。我們民間有一個呼籲,要求人大批准《人權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應該同這個有直接的關係。還有前一段廣州發生的反(朝鮮離核爆的遊行,我們律師出現離,要求會見被拘留的抗議人士時,郭飛雄也提供了他的法律意見。所有這些警方可能都很清楚。因此我們估計可能跟這兩件事有關。”

在中國,每逢重大政治和敏感時期,當局都會收緊對異議人士,維權人士的監控和打壓。在剛結束不久的兩會召開之前,郭飛雄失去外出自由,異議人士胡佳被限制人身自由,維權人士劉莎莎在北京被拘留並被遣送回河南老家,還有數以百計的上訪人員或被截訪,或被關押在馬家樓和久敬庄,或被強行押解回原籍,也有的人被“旅遊”,被遠離京城。

隋牧青說,通常在重大政治敏感期過後,當局會放鬆對維權人士的監控,但具體到郭飛雄本身,當局非但沒有放鬆對他的監控,反而加大對他的打壓,可能跟地方維穩勢力的余孽借題發揮,想把郭飛雄“案子”搞大有關。

隋牧青說﹕“我覺得不排除一些既得利益者他們特別的仇恨。因為現在畢竟習李是新政府,剛剛上台,對於下面的控制力,並沒有外邊想象的那麼強。在這種情況下,肯定有些人借題發揮。因為這一階段廣州的公民社會特別活躍,抗議等等很多。當局可能想打壓這樣的勢頭。他們認為郭飛雄是幕後的黑手。”

隋牧青認為,習李接班後,可能會放鬆對維權人士的監控和打壓,這不僅跟他們個人的經歷有關,關鍵是維穩的政策不可能持續,這種政策在經濟上,政治上的壓力很大,讓政府和民間都無法承受。他說,這種高壓維穩的政策將來會發生改變,但實施起來會非常難,因為維穩政策滋生了很多既得利益集團。一遇到甚麼“風吹草動”,這些既得利益集團就會出來“興風作浪”,全力反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