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律師指控建三江公安實施酷刑

  • 海彥

唐吉田(站右二)王成(站右三)在北京機場受到網友歡迎(網絡圖片)

唐吉田(站右二)王成(站右三)在北京機場受到網友歡迎(網絡圖片)

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3月20日前往建三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拘押的公民,並到當地檢察機關控告。但21日上午,他們反被當地公安帶走,並以所謂“邪教活動”被行政拘留。

在被拘留5天後於3月27日被放出的張俊傑律師,在網絡上指控被抓後遭到建三江國保於文波和其他警察的毆打和酷刑。張俊傑28日在醫院驗傷發現三根肋骨被打骨折。

被行政拘留15天的江天勇、唐吉田、王成4月6日獲釋。王成、唐吉田被分別送往佳木斯機場,先後返回北京。江天勇則被送往哈爾濱機場,由3位國寶全程護送,抵京後由北京國保直接接走。

30多位律師和公民星期天晚為唐吉田、王成接風,兩人均指控建三江警察對他們進行毆打,至今還沒有痊癒。據悉,江天勇被毆打的程度最狠。

唐吉田和王成星期一上午前往醫院驗傷。唐吉田星期一中午向美國之音表示,他的一些檢驗結果到下午才能出來。不過,他至今略微咳嗽、顛簸或動作大一些仍感到胸部隱痛。到了下午,記者在截稿前得到確認,唐吉田的檢查結果證實,他也有多根肋骨被打骨折。

唐吉田向記者詳細講述了遭到毆打和酷刑的經過:“21號上午他們拒絕出示警察工作證,也不告訴我訴訟權利,更不是兩個警察一起問話,也沒有開執法記錄儀、同步錄音錄像。我認為它的程序違法,拒絕配合做筆錄。先是幾個警察打我耳光,用裝滿礦泉水的瓶子打我的腮部,把我的牙打掉了。打完問我簽不簽字,我說這樣的筆錄不合法,我不簽。然後他們就把我雙手銬到後背,用頭套套上,架到大興公安分局院內不知是一個什麽樣的房間,然後用繩子將我雙手吊起來,對我進行拳打腳踢。”

唐吉田接著說:“我印象得有5、6個警察參與,打的過程中他們威脅要對我進行活體取腎。主要是對我前胸部打擊過程中,非常難受,很快全身就冒汗,感覺到有點天昏地暗的狀態。我最後迫不得已答應和他們好好談。押回去審訊室,他們又隨即開始打耳光、礦泉水瓶打臉部。後來迫不得已,筆錄簽字後,他們還是把我銬在大興分局一個值班室,從21號早晨警察控制,到那天晚上,總共就給了我兩個小麵包。22號到拘留所那天晚上,才正式吃到飯。”

王成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說,他到醫院的檢查結論是沒有發現有骨折情況,但是有挫傷。王成表示,在被拘押兩個星期的恢復後,還有明顯的挫傷,可見當初被毆打的嚴重程度。

王成講述遭到酷刑說:“21號白天的時候他們就動手毆打。晚上的時候用黑頭套把我頭蓋起來,讓你看不到外界的情況,手背到背後銬起來,帶到另一個房間裡。然後用繩子通過手銬吊起來,雙腳離地,然後就有人用,我感覺是用木棒,但是外麵包裹有軟的東西,開始朝我的左側的胸部,往下,到肋骨這裡打。還有朝背部打。當時我很恐懼,擔心他們有可能把我的內臟打破裂之類的。後來就被迫按照他們的口徑筆錄。”

據北京的維權人士透露,昨天到京後未能露面的江天勇星期一下午得以前往醫院檢查,目前不便接受外界採訪。據悉,江天勇身上有明顯的傷痕,腹部有硬塊,說話、咳嗽或動作大一些也感到胸部隱痛。

對於4位維權律師的酷刑指控,記者星期一下午致電建三江公安局多位高層的手機,所有手機都一直說在通話中。記者聯繫建三江公安局的座機,接聽電話的男子在記者詢問過程中說了一句“都是胡說”後掛斷電話。

另外,蔡瑛、胡貴雲等律師代表4月2日和4日上午就律師在建三江被毆打事件到全國律協反映情況,要求律協啟動維權程序,追究建三江公安非法剝奪律師會見權、毆打律師等侵犯公民人身權的法律責任。

據蔡瑛和胡貴雲刊文表示,律協表示很重視建三江之事,對律師們在建三江的遭遇非常難以理解和接受,律協一定會積極維權,有關維權程序正在啟動。此外,律協將向公安部門交涉,追究毆打律師、侮辱律師的行為人責任。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建勳近日在微博上表示,建三江事件是當下中國最有標誌的法制事件之一。它不是特例,而是一個縮影,必將成為本年度中國反憲法反法制大事件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