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權律師“煽顛”案庭審公信力受質疑

  • 海彥

長沙市中級法院外戒備森嚴 (推特圖片)

中國湖南省長沙中級法院5月8日對709抓捕案在押湖南維權律師謝陽“煽顛”和“擾亂法庭秩序”案,進行官方所稱的“公開開庭審理”,並將擇期宣判。已被關押了22個月的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在庭審後發表聲明,譴責整個庭審是一場“漂亮”的演戲。有網友表示,對於官方所說的,他們連文中的標點都不信。

長沙中院星期一上午約9點多才在官方微博上預告謝陽案在9點30分開庭審理。當局此前對該案審理日期一直保密,儘管謝陽的妻子和維權人士從近日當局一些舉動猜測,庭審可能是在星期一。

長沙中院對謝陽案的庭審進行了微博文字直播,並在庭審後發文稱,謝陽一案庭審,長沙市人民檢察院派員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謝陽及其辯護人到庭參加訴訟。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法學學者、職業律師、謝陽家屬、各界群眾代表以及來自境內外的媒體記者共40餘人旁聽了庭審。謝陽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並對其在被羈押期間遭受“酷刑”的謠言予以了否認。

謝陽的妻子、兩個月前逃到美國的原湖南大學教授陳桂秋,星期一下午針對謝陽案庭審發表譴責聲明,稱極其氣憤地看完了長沙中級院的所謂公開開庭,表示拒絕接受所謂“謝陽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屬實'、否認刑訊逼供”,以及“完全保障了謝陽的權利”的說法。

陳桂秋在聲明中強調,謝陽2017年1月13日曾委託律師發布一個親筆聲明,指若他認罪,那不是他意思的真實表達,或者因為持續酷刑折磨,或者是因為交換,用認罪換取取保回家,回家和家人團聚。

幾天前在雲南旅遊時遭警方控制的謝陽的辯護律師陳建剛,星期一中午在警方“護送”下開車返回北京途中,在微博上也重發了謝陽的親筆信,並配上留言稱:“我可以放棄律師證,放棄苟活。如果我死了,留給孩子們一個背影。”

陳桂秋還在聲明中質問,自2017年2月28日以來,謝陽的辯護律師劉正清和陳建剛一直沒有會見到他。不知道這麼長的時間裡,謝陽受到了什麼樣的折磨,可以讓他自我認罪,不申請證人出庭,不申請排除非法證據。陳桂秋表示,幾乎可以斷定,謝陽在這段時間裡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為了求生存,他屈膝於公權力。

陳桂秋質疑當局的種種做法,包括早早把法院周圍的道路封鎖,把圍觀的朋友以及把她的爸爸抓起來,不讓任何圍觀,開庭信息不提前數天公告,明明上週六開的庭前會議,偏偏說是5月4號,謝陽“如此大的罪行”,居然沒有一個證人出場。陳桂秋表示,歷史會記住“偉大的”長沙中院這次“偉大的”審判,記住所有參與審判謝陽的人。

陳桂秋星期天發表聲明,稱如果謝陽案開庭,只接受無罪釋放,否則將繼續抗爭,並強調開庭審判本來就無罪的謝陽,是對法律的藐視。

已連續兩年被有關當局刁難無法進行律師年檢的北京維權律師劉曉源星期一在推特上表示,明明是為謝陽案開庭而封鎖法院周邊道路,長沙交警竟發布虛假公告說是搶修道路。重大案件開庭審理,法院如臨大敵,出動大批警察封路,已是司空見慣,但發布虛假公告,欺騙民眾說是搶修道路,這還真是少見。

劉曉源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先有謝陽1月13日給律師的親筆聲明,再有今日在法庭的全面認罪,其中必有一個是撒謊的。因此,他不感到奇怪,因為目前為止所有709案律師和公民已了結的庭審,套路都是一致的,沒有多少可信度。

他說:“家屬聘請的律師,不是謝陽有一個親筆的聲明嘛,然後今天的情形,我都看不懂呀,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兩個說法肯定有 一個假了,哪個說法才是真實的呢?我看他在法庭上拿著一張紙,說了很多嘛。除了說他自己認罪,而且還說到了一些維權律師要怎麼樣怎麼樣,要吸取一些教訓 呀。他的這些話應該是題外話了,因為謝陽就應該談他自己的事情嘛。”

湖南株洲公民歐彪峰週六夜晚趕往長沙,星期天早上9點多在長沙中院附近被國保發現,後被押回株洲。歐彪峰對美國之音表示,能趕去現場的公民很少,因為很多人都被提前控制。

歐彪峰:“圍觀的不是太多,因為今天也是下雨,很多對謝陽案關心的公民被當局已經提前控制了。”

記者:“長沙中院的微博還有謝陽的所謂最後陳述,你有什麼感想?”

歐彪峰:“我認為是很荒謬的,因為謝陽是在非自由意志下所作出的這個不得已的陳述吧。因為之前陳建剛就把他的會見筆錄公佈出來,描述的這些酷刑後,可能引起當局的慌張,後面就禁止律師會見了,就是給謝陽施壓。”

謝陽妻子陳桂秋委託的律師陳建剛今年1月19日在網上公佈謝陽自2015年7月11日被拘捕後受到酷刑的會見筆錄,引發國際社會震驚,受到許多國家政府和人權團體的關注,也給中國政府帶來的巨大的國際壓力。而陳建剛也因此受到當局的嚴厲限制和打壓,被多次約談,所在律所被整頓,代理過案件的所有具體情況被查閱,被禁止會見和強迫中止辯護資格等等。在巨大壓力之下,陳建剛不得不表示“休息”半年,停止辦案。

今年4月25日,有近百名公民和維權人士,以及歐美許多國家駐華使領館的官員前往長沙準備圍觀官派律師所稱的709抓捕案謝陽的“庭審”,不過法庭沒有開庭。

此外,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和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星期一下午發表聲明,譴責長沙中院審理謝陽案嚴重違反了多項基本的公平審判原則,以致謝陽沒有得到任何有效的辯護,其基本權利受到了極其嚴重的侵害,因此,對謝陽案的庭審欠缺基本公信力,是表演式的審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