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兩會結束後被旅遊維權人士陸續回家

  • 黎堡

天安門廣場上值勤的警察和士兵

天安門廣場上值勤的警察和士兵

隨著中國全國政協和人大兩會的結束,一度在兩會期間被當局帶走的很多維權人士陸續重新獲得自由,其中包括剛剛回家的江西省新餘市兩名前人大代表參選人。法律界人士說,當局對他們採取的法外拘禁屬違法行為,顯示中國在法制和人權領域還在倒退。

去年參選本地人大代表的江西新餘鋼鐵公司職工魏忠平在2月28號被帶到公司一個偏遠的招待所之後,3月17號星期六才回到家中。期間他被限制人身自由,手機被收繳,甚至遭到毒打,而關押他的人並非司法機關,而是本單位武裝保衛人員。

魏忠平說,自己被限制自由是因為當局害怕他在全國兩會期間添亂,但他只不過從事了一些法律所允許的公民維權行動。

魏忠平說:“我說實在的,也沒有參與什麼事情,最多就是一些訪民或員工打電話來,咨詢一下,他們在權利受到侵害的時候,咨詢一下怎麼去維權。(當局)他們害怕在兩會期間我們會有更多的關注,在微博上、網路上把許多真相公佈出來。它還怕兩會期間上訪的人多,因此要控制起來。”

新餘市另一位維權人士在3月2號中午,被城北街道辦事處治安隊和信訪辦人員,帶到城外一個偏遠的休假小島上,不讓離開小島,手機被沒收,不能與外界聯繫。他也在3月16號星期五回到家中,在被限制自由的兩個星期裡,沒有看到任何相關法律文件。這位維權人士對美國之音詳細講述了自己被法外拘禁期間的遭遇,但因為答應了當局不能在回家後的三天內上微博,或接受媒體的採訪,所以要求記者不透露他的身份。他說,為了年幼女兒的安全,自己被迫接受了當局的非法要求。

*江西劉萍依然失蹤 疑被重點鎮壓*

新餘市另一位前人大代表參選人劉萍,3月6號到北京後一直與外界失去聯繫,美國之音星期日多次試圖跟她聯繫,但她的手機一直處在關機狀態。她的朋友魏忠平說,他們幾個好友曾約定每天24小時不關手機,如果手機不通,最可能的情況是被當局限制自由。魏忠平擔心新餘當局這次會把劉萍當作是重點鎮壓的對象。

魏忠平說:“每一次我們被學習、被軟禁,她都會比我先出來、早出來,這次不一樣。這次我出來以後,到現在都打不通她的電話。這次因為她是從北京被押回來的,可能問題更加嚴重。現在她人到底在哪裡都不知道。 ”

去年參與過廣東江門市區人大代表選舉的律師王全平說,依據中國的法律,只有公檢法機構才能依法限制人身自由,江西新餘市當局以法外措施,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做法,顯然是違法行為。
*律師:法外拘禁 地方當局公然違法*

王全平說:“我聽他們講過這個情況,就是帶他去旅遊,帶到某個地方,某個賓館,去住幾天,跟他們聊天。如果是這種情況,只要他不願意,這就構成侵犯公民人身權利,這是違法的。 ”

王全平說,法外拘禁的行為在全國各地相當普遍,反映中國的法制和人權狀況在嚴重倒退。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封麗霞去年撰文批評一些地方當局常常超越法律,以維穩為名,圍堵和非法拘禁維權人士,結果維穩資源消耗大,但社會矛盾並未減少。分析人士和受到非法拘禁的維權人士說,地方官員採取這些違法行為,是為了執行中央要求的維穩高於一切的政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