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高智晟出獄受困家中“東師古”再現?

  • 葉兵

高智晟(資料圖片)

高智晟(資料圖片)

高智晟8月6日走出新疆沙雅監獄到烏魯木齊他岳父母家住下後,至今沒與一直關注他的朋友或家人以外的其他人士聯繫。他在中國境內的家人也迫於當局壓力而三緘其口,迴避媒體採訪。

8月31日,現在美國加州流亡的高智晟妻子耿和在推特上披露,一批批公安每天兩次到烏魯木齊高智晟所在的岳父母家,每次兩三個小時,反復問高智晟“在家幹什麼”,“看什麼書”,致使高智晟為了不“勞累”這些公安,也讓家人免受騷擾之苦,表示他不如再回監獄。

2009年,在高智晟被北京當局秘密關押期間,耿和帶著年幼的女兒和兒子逃離中國,輾轉來到美國。她訂於9月9日在華盛頓的國家記者俱樂部舉行記者會,就高智晟赴美與家人團聚呼籲國際社會繼續關注。知情者稱,屆時她將透露沒有公開的有關高智晟受虐待細節。

在加州的人權組織人道中國主席葛洵對美國之音表示,高智晟在獄中受到了非人待遇,出獄後仍然沒有真正恢復自由。

他說:“弄了一大堆國保看著他。根本就沒有行動自由,也沒有通訊自由。和家裡邊的人聯絡也不行。去看病也不行。他在裡邊被迫害得非常厲害。被關小號,沒有陽光,食品也非常差,造成很多牙齒壞了,然後鬆動,根本就吃不了東西嘛。出來以後,長期不見陽光,又缺乏活動,走路一瘸一拐,像是得了重病的人一樣。可想而知,他遭受迫害的程度是非常嚴重的。”

這位人權志願者擔心,高智晟出獄後的遭遇可能跟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出獄後被囚禁在家一樣,政權機器正在烏魯木齊打造第二個東師古。

葛洵說:“烏魯木齊耿和她父母的家現在就等於變成了以前山東臨沂東師古監禁陳光誠那種狀態一樣了。所以,我們作為人權志願者和人道主義的組織對這種情況非常憤怒。希望能夠看到高律師首先能去就醫,檢查身體,和外邊的人通信、電話,或者上網。用這些方式和家人建立起聯繫。高律師現在被他們迫害得什麼也乾不了了。所以,這些國保不要再去騷擾他。”

這位人道主義團體的負責人呼籲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國務卿克里向北京提出高智晟的案子,敦促中國政府准許現年50歲的高智晟到美國就醫,並與家人團聚。
目前在美國華盛頓三所研究機構任職的陳光誠對美國之音表示,跟許多國內外的支持者一樣,高律師當年也曾到東師古聲援他,他對這位不畏高壓敢於為遭受迫害的法輪功人士維權的律師曾長期被失踪、出獄後在家中又失去自由感同身受。陳光誠指出,中共長期無視法律,肆意踐踏維權人士的基本人權。

他說:“共產黨根本就把法律拋在一邊了。它想這麼乾就怎麼幹。這就是一種純粹的流氓行為。根本談不上什麼法律可言。你想想,高律師判了緩刑,然後人又找不著了。你說,緩刑還有什麼意義?總之就是有罪把你控制起來,沒罪也把你控制起來。不管怎麼著,就是把你控制起來。這就是赤裸裸的黑社會行為。”

陳光誠認為,中國政府由於殘暴獨裁體制的原因對本國人民犯下了反人類罪行,凡是有良知的人士應當攜手推動各國民選領導者出面要求國際法庭採取行動,予以追究。

他說:“狼要吃你的時候,你跑它追你,你不跑它也照常咬你。所以,我的觀點就是,在這樣的問題上,根據我的經驗,你向這一群不法之徒妥協是不會換得他對你的寬鬆。事實都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在這個時候,唯有正義的力量能夠攜起手來,共同向邪惡的黑政權說不,才有可能使社會發生變化,才有可能喚醒民眾,才有可能讓邪惡的權力集團早日走入歷史。”

高智晟通過自學考試獲得律師證書。 1996年開始執業後,他長期幫助弱勢群體維權打官司,2001年曾被中國司法部評選為「中國十佳律師」,被譽為「中國良心」。陳光誠2003年也曾因積極幫助民眾維權而被山東臨沂政府評為十大年度新聞人物,後因以法律手段揭露當局暴力計生行為而坐牢數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