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普通居民衝突演變成大規模警民對峙

  • 丁力

香港明報、蘋果日報和南華早報報道中山騷亂事件

香港明報、蘋果日報和南華早報報道中山騷亂事件


在中國廣東的一個市鎮,一起普通的居民衝突演變成大規模民工騷亂和警民對峙。海外媒體引用的消息說至少有30人受傷,死了四五個人。有中國網民把這稱作是“小事化大,大事化炸”。

在廣東省中山市沙溪鎮,6月25日有一個四川或者重慶籍的少年被抓。

中山市公安局說,他毆打一名小學生,被治安員控制並報警,控制過程中雙方發生撕扯,治安員將他捆綁,並使其臉部受傷。這個少年的大約30名親友趕來,情緒激動,後來聚集與圍觀的重慶等地外地人員增加到300人左右。有個別群眾扔石頭。公安分局增派警力維持秩序,並勸說群眾離開。

而海外媒體報道的事態要嚴重得多。香港明報引述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的消息說,當地少年同四川少年發生爭執,保安人員將這名四川少年打得不省人事。外省民工數千人圍住治保會,人數最多時近萬人。當局急調數百警力,與民工爆發衝突,多輛警車被砸或掀翻。30多人受傷,有消息說有3名四川人和1名湖南人被打死。

香港東方日報說“傳5死30傷”。蘋果日報說,在磚頭對警棍的警民衝突中,超過30人受傷,“傳4死”。該報記者6月26日在沙溪鎮街上看到不少警亭被砸爛,還有一排排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這家報紙說,那個被打的少年送到醫院,院方見傷勢太重竟不敢收治。有消息指少年不治身亡,但消息未能證實。

英文的南華早報沒提有人死亡,而指出“據說大約30人受傷”。

當地的中山日報說:“6月26日19點30分,中山警方出動警力,對聚集在沙溪鎮的人員進行清場,並將為首滋事的20名違法犯罪嫌疑人強制帶離現場,整個清場行動秩序平穩,無人員傷亡。” 中山日報和當地公安局沒有說,在這之前有沒有人傷亡。

深圳的學者朱健國告訴VOA,官方從來不會如實報道這種衝突的規模,“官方的報道只會縮小,規模肯定要大於官方的報道。”

打傷那名少年的保安員,是個輔警或者叫協警。

朱健國說:“協警雖然是臨時的,他暴力的傾向,他的那種缺乏理性,還要大於那種正規的警察。”

記者:有些協警啊,民工啊,好像有一種暴戾之氣,一點就著似的,是這樣嗎?

朱健國:現在民間的暴戾之氣很重。物價飛漲,老百姓看著身邊的一個小官僚,甚至一個協警之類,都在大發橫財,他們心中的怒氣就可想而知了。所以現在就是一堆乾柴。

這個事件也反映了外省來的民工和本地人之間的矛盾。廣東的政論作家朱健國說,廣東經濟惡化,加深了這種矛盾,加劇了這種衝突,“而且在這種衝突中就自然形成了堂口性的地域性的(團體),本地人為本地人說話,外地人為外地人說話。”

朱健國指出,現在外地來深圳謀生的人按照地域成幫結派,聚在一起,為甚麼呢?“出了事,你找法院,沒有公正給你。那麼最終靠甚麼呢?就靠團體的力量。所以中國古代民間的團體:幫會、同鄉會,現在基本是這樣了,同鄉會。而且這個勢頭,據說現在官場都是這樣了。”

在微博上,人們談到這個事件時寫道:“如此之暴戾,中國人這是怎麼了”?“暴戾之氣在神州四處蔓延。”“高壓暴力維穩,往往小事化大,大事化炸”。現在新浪微博已經不准搜索這個事件了。

朱健國說,治水之道也是治國之道,中國當局和廣東當局使用的是大禹的父親治水的方法“堵”,而不是大禹的方法“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