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營造習近平訪美前中美合作新氣氛


左起:主持人華爾街日報編輯布塞,清華大學法學教授高西慶,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拉蒂,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左起:主持人華爾街日報編輯布塞,清華大學法學教授高西慶,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拉蒂,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紐約 - 前中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一位負責人星期四在紐約坦承,中國經濟發展正面臨嚴重產能過剩、經濟下行、通貨緊縮三大難題,但他指出,通過調整宏觀政策中國將繼續保持增長速度。他呼籲,中美之間應打造新的合作平台,他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訪美時,將同美方討論簽訂《中美訂投資保護協議》事宜。他表示: “中美兩國綁在一起,世界的事情就能搞定了!”

企業甚麼東西都賣不出去

中國第十一屆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鄭新立,今天在紐約坦率地告訴與會的美國智庫的專家學者,“中國當前面臨三大難題”,第一,需求不足、產能過剩,“企業生產甚麼東西都賣不出去。我們現在面對的主要困難就是解決過剩產能的問題。”

第二,經濟下行,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已經連續4年下降,“接近了一個巨大的下行慣性。”

第三,通貨緊縮。他說:中國的“工廠生產價格指數已經連續40個月下降,企業看不到市場的亮點在甚麼地方,因此投資積極性下降,造成了通貨緊縮,造成了不良的經濟預期。”

鄭新立是在紐約的美國外交關係協會舉行的有關中國經濟的研討會上作主旨發言時發表上述評論的。

體制和政策出了毛病

他將造成中國經濟三大難題的原因歸咎過去4年多時間中國實行的宏觀政策,“主要是實行了一個從緊的貨幣政策。”

他承認中國經濟下滑是體制出了問題。他說,“與其說是客觀結果,不如說是我們主觀上宏觀調控造成的,主要可能是我們的體制和政策出毛病了。所以我們要調整我們的宏觀政策,調整貨幣政策,通過改革釋放潛力,來保持一個適度的增長速度。”

鄭新立曾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他於2014年3月率中共友好代表團訪美,宣講18屆三中全會的改革決定。

許多美國的經濟學家對該改革決定印象深刻。但隨著中國反腐運動的發展和習近平政府加強打壓公民社會,嚴控意識形態,大眾越來越懷疑三中全會的改革措施是否還會貫徹落實。

三中全會改革決定遲早要貫徹落實

星期四,鄭新立試圖打消這種懷疑,他讓與會的美方專家學者放心,他說,“中國共產黨已經寫到決定里去的、我們全體中央委員舉手表決通過的這個決定的精神,遲早要貫徹落實,絕不會讓改革半途而廢。”

他說,三中全會改革決定中的130項改革措施正一項項制定實施方案,“自下而上地落實”。但他承認有兩項特別困難,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和國企改革。

他說,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核心就是承認農民的法人財產權(用益物權),“如果這個承認後,農民憑借法人財產權,土地就可以交換,可以轉讓,農民就可以獲得財產性收入。”

土地制度改革可讓4.2億農民團聚

他雖然沒有提到戶籍制度的改革,但他透露,中國“進城的農民工有兩億八千萬,他們留在農村的子女有4600萬,他們的妻子有4000萬,老人有4000萬,所以中國有4.2億人處在全家分離狀態。”他說,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後,將有可能讓他們在城市團聚。

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他重申了他此行要向美方傳遞的兩大訊息,首先是加強美國人對中國經濟增長的信心。“中國跟美國相比,我們人均GDP差6倍,人均消費水平差12倍,所以中國增長的潛力很大,只要我們通過改革和政策的調整,把這個潛力釋放出來,中國在未來一個較長時期內還會保持一個持續的健康的發展。”

增強中美合作的5個粘合劑

其次是“中美要打造合作的新的平台,增強雙方的合作。”他提出了5個他稱為“粘合劑”的步驟:

“第一,我們爭取盡快地簽訂中美之間的投資保護協定(BIT)”。他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訪美時雙方就會討論這個問題。

“第二步,我們要盡快爭取簽訂中美之間的投資貿易合作協定(BITT);第三步我們雙方共同努力,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雙邊的 自由貿易協定(FTA);在這個基礎上,第四步,美國人幫助中國人進入到TPP里面去,中國人再把美國拉進到我們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框架協定(RCEP)里面去。

中美相互利用保持增長

他用以下這句話結束他面對台下滿座的與會者,“美國利用中國的市場、中國的勞力,能保持經濟的持續增長;中國利用美國的支持,也可以保持我們的持續增長。中美兩國合作,綁在一起,世界的事情就能搞定了。”

參加研討會的與談者之一的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解釋了他在會上講到的有關中國經濟放緩即將觸底的觀點:

中國經濟放緩即將觸底

他說﹕ “4年前開始的這一輪經濟放緩我的預計年底,最晚明年上半年,會觸底了。增長速度最低可能略微低於7%。再往下,經過幾年調整,經濟增長速度還會往上走一點,甚至超過百分之7.5。”

李稻葵說,得出這一結論的原因是中國一線和部份二線城市的房地產價格已經回升,交易量也上升了。“一般的經驗告訴我們,交易量價格一上升,存貨就會下降;存貨降了以後,投資就會上升。房地產投資是整個投資的最重要的組成部份,所以整個經濟會緩過來。”

他表示,中國經濟回升的U字形底部有多寬“取決於新增長點能不能被營造出來,那麼這還需要一段時間,因為中國現在的情況,改革的情況,比之前要複雜一點,中國的改革難度要比20年前難很多。這個還有待觀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