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判刑反對派 俄羅斯進入政治嚴冬

  • 白樺 莫斯科

2012年5月6日莫斯科的反普京示威中,左翼陣線隊伍。(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2012年5月6日莫斯科的反普京示威中,左翼陣線隊伍。(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兩位知名俄羅斯反對派人士星期四分別被判處四年半徒刑。這兩人被指控接受外國援助組織騷亂試圖推翻政府。其中的一名反對派人士已宣佈無限期絕食抗議政治迫害。分析人士說,俄羅斯的政治氣候已是嚴冬,但對普京構成真正威脅的並不是這些反對派。

斯科城市法院星期四晚間宣判知名反對派人士烏達里佐夫和拉茲沃茲扎耶夫各四年半徒刑。法官在宣判書中說,這兩個人接受外國資金援助,利用大選結束後一些民眾的不滿情緒企圖在俄羅斯各地組織大規模反政府騷亂。

法官說,在2012年5月6日的示威中,烏達里佐夫挑撥示威民眾同防暴警察衝突。他還計劃組織示威者突破警察的封鎖線,在克里姆林宮院牆裡搭設抗議帳篷營地。法官列舉的其他罪名還包括,兩人利用手機短信,去全國各地旅行等招募抗議者組織反政府集會和罷工活動。

*法官重複檢察官 門外示威*

旁聽法院宣判的活動人士和媒體記者說,法官的判決書幾乎是在重複檢察官的指控內容。但檢察官曾要求分別判處這兩人6年有期徒刑。

法官宣判時,法院門外同時舉行了支持這兩人的反政府示威。莫斯科警方當天在法院附近和市中心都部署了大批警力。

*控罪依據電視報道 害怕顏色革命*

檢察官指控這兩個人的一個主要依據是俄羅斯獨立電視台的一個長篇報道。這段被認為是依據俄羅斯安全部門資料而編輯的錄像報道顯示,這兩名反對派人士同格魯吉亞的一名國會議員會面接觸,並接受數萬美元的資金,以便在俄羅斯組織反政府示威活動。

這名格魯吉亞國會議員目前被俄羅斯通緝。俄羅斯媒體指控他在一些前蘇聯地區國家組織煽動顏色革命。自從多年前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分別爆發顏色革命推翻舊政權導致親西方的領導人上台後,普京當局一直認為顏色革命是主要威脅,對此非常重視並採取各種措施防範。

*官方宣傳抹黑反對派*

兩年多之前俄羅斯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活動後,由官方控制的各主要媒體,特別是電視媒體都集中火力對反對派人士和反政府示威進行了大量的抹黑宣傳。獨立電視台的這段錄像被認為是其中最為典型的一個報道。這篇報道指控反對派是外國勢力的代理人,以及他們如何從國外獲得支持,在國內制造不穩,破壞秩序。

*秋後算帳 數十人遭判刑*

在普京就職總統前夕的2012年5月6日,莫斯科市中心離克里姆林宮不遠曾爆發大規模的反普京示威。示威者當時同防暴警察爆發衝突。在這之後的兩年多時間裡,參與那次示威的大批反對派人士遭到逮捕,其他許多人被迫逃離俄羅斯在國外申請避難。

那次事件造成數十人被判刑。其中有的人已被特赦,有的人正在服刑。烏達里佐夫和拉茲沃茲扎耶夫是這起事件中最後一批被判刑的反對派人士。

烏達里佐夫和拉茲沃茲扎耶夫一案以及其他反對派人士遭判刑一直引起各方關注。在每一次反對派舉行的各種集會中,都能看到聽到要求釋放政治犯,停止政治迫害的標語和口號。

*逮捕軟禁 酷刑折磨*

去年3月莫斯科的一次反政府集會要求釋放政治犯,一名示威者手舉拉茲沃茲扎耶夫的頭像。(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去年3月莫斯科的一次反政府集會要求釋放政治犯,一名示威者手舉拉茲沃茲扎耶夫的頭像。(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烏達里佐夫和拉茲沃茲扎耶夫都來自反對派組織“左翼陣線”。烏達里佐夫是這個組織的一名領袖。一些俄羅斯媒體過去曾一度看好他是政壇上的一名新星,甚至討論過他有可能成為俄共領袖久加諾夫的接班人。最近一年多來,烏達里佐夫一直被軟禁在家,無法同外界接觸。

拉茲沃茲扎耶夫在當局開始鎮壓時曾一度逃到烏克蘭。但在基輔的聯合國難民署辦公室尋求幫助時被烏克蘭安全部門逮捕,隨後被轉交給俄羅斯安全部門。拉茲沃茲扎耶夫說,他曾受到俄羅斯秘密警察的酷刑折磨和逼供。在亞努科維奇執政期間,烏克蘭和俄羅斯安全部門曾密切合作。

*主張歐洲道路 曾是弱勢群體代言人*

多年前莫斯科切爾基佐沃大市場曾被俄羅斯警察查抄,給華商造成巨大經濟損失。但當時在切爾基佐沃市場的其他國家商販和俄國商販也同樣受到波及。拉茲沃茲扎耶夫曾組織過商販工會同當局交涉,捍衛這些人的權益。

但拉茲沃茲扎耶夫表示,左翼陣線的許多成員都主張俄羅斯左翼勢力不應仿效中國共產黨,而是應走一些歐洲國家社會民主党的道路。

*否認有罪 絕食抗議迫害*

烏達里佐夫在2012年7月莫斯科市中心的一次反政府集會上發表講話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烏達里佐夫在2012年7月莫斯科市中心的一次反政府集會上發表講話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烏達里佐夫和拉茲沃茲扎耶夫兩人都堅決否認他們曾接受外國的資金援助。兩人都表示自己無罪。

烏達里佐夫的辯護律師帕烏佐夫說,烏達里佐夫已用絕食行動抗議政治迫害。

帕烏佐夫:“宣判後,現場的法警給他戴上了手銬。但烏達里佐夫宣布,為了抗議法院的非法判決,立刻開始無限期的絕食抗議活動。”

*律師:政治審判*

拉茲沃茲扎耶夫的辯護律師奧格拉諾夫斯基說,這完全是一次政治審判。

奧格拉諾夫斯基:“從開始到結束完全是一場政治審判。我們認為,法庭的審理根本不客觀公正,法律辯護被擠到了一旁,我們肯定會上述。我們將上述俄羅斯最高法院和歐洲人權法庭。我們對在歐洲人權法庭打贏官司非常樂觀。”

*普京民意高 抗議陷低潮 司法成工具*

但同兩年前相比,普京總統的民意支持率最近幾個月一直保持在最高水平。俄羅斯公報說,反政府抗議活動目前陷入低潮。特別是在克里米亞被吞併後,俄羅斯已不可能再發生兩年前那樣的左翼和右翼各種反對派勢力聯合在一起抗議示威的局面。因此法院沒有判處這兩個人更長的徒刑。

政治學者奧列什金說,類似的判刑反映了俄羅斯沒有獨立司法體系可言。法院已變成了當局的工具。

*學者:極端沙文民族主義 普京意想不到的威脅*

政治分析人士拉德基霍夫斯基說,主要反對派勢力已被肅清,俄羅斯的政治環境目前是嚴寒冬季。整個社會都服從普京一人,這就是所謂的政治穩定。

但他警告說,烏克蘭危機將使帶有法西斯和沙文主義色彩的俄羅斯極端民族主義勢力壯大。在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正同烏克蘭政府軍交戰的極端民族主義勢力可能會獲得真正的基地,支持和作戰經驗,這將成為普京意想不到的主要威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