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莫斯科航展 凸顯中國軍備仍依賴進口

  • 白樺 莫斯科


兩年一度的莫斯科國際航空航天展開幕。俄羅斯的第五代戰機做了飛行表演,並展出了中國想購買的四代半蘇-35戰機。這次航展顯示了中國同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在軍事技術領域的大規模合作在繼續,以及許多軍事科技中國仍然高度依賴進口。

*展出蘇-35戰機 交易細節仍需討論*

莫斯科國際航空航天展星期二開幕。繼巴黎航展之後,俄羅斯首次在莫斯科航展上展出了蘇-35型戰鬥機。中國同俄羅斯在今年年初曾簽訂了購買24架這種戰鬥機的政府間協議,預計雙方在今年年底或是明年年初可望簽訂合同。

參加這次航展的軍事防務雜誌《漢和防務評論》總編平可夫認為,兩國仍然需要討論這筆交易的許多細節。

平可夫說:“俄羅斯方面他們強調這不是一個小的買賣,這是一個很大的合同,所以涉及到各項的綜合的契約,條約,同時還有許多分系統的合同,這些都需要進行談判,這需要時間,我現在沒法告訴你,恐怕連俄羅斯和中國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合同最終能不能簽署。總之中方已同俄羅斯簽署了意向合同,也就是說,中方想買,俄羅斯想賣,這樣的合同是有了,但這不是正式的買賣契約。那麼至於說下一階段在技術方面俄羅斯會保留多少,中國是否能接受,如果保留得太多,中國不能接受,那就做不成這筆生意。同時另外一個方面,還涉及到一個價格的問題。我個人認為,價格問題可能是最大的。因為他只需要24架,這個數量太少,坦率地講,俄羅斯方面也談到了他們的顧慮,就是為一國建立生產線生產24架飛機,這個情況在過去也幾乎沒有出現過,所以這個價格無法降低。在這樣的情況下,雙方怎麼協調,我個人認為需要很長時間。恐怕今年年底簽合同是不是太樂觀了一點。”

平可夫說,一架蘇-35戰機的戰力相當於多架蘇-27戰機,這比交易可使中國空軍戰力得到大幅提升。

*蘇-35裝備先進引擎 中國引擎問題多*

位於莫斯科專門研製飛機引擎的薩圖恩科研技術中心的高級設計師瓦庫申透露,中國大量從俄羅斯採購了AL-31F引擎用來裝備蘇-27和其他中國仿製的戰機,這種引擎在上個世紀80年代已投產。而裝備蘇-35戰機的117S型引擎在去年剛完成研製,目前應在測試。他說,中國戰機引擎的一個薄弱環節仍然是可靠性和使用壽命。

瓦庫申說:“主要是使用壽命問題。中國引擎的使用壽命不超過兩三百個小時,而裝備蘇-35戰機的117S引擎的壽命可達一千小時,所以在這個方面俄羅斯要遠遠超過中國。”

*平可夫:航空發動機特別需要進口*

本屆莫斯科國際航展顯示中國在許多軍事科技領域仍然高度依賴進口。 《漢和防務評論》的平可夫認為,在航空發動機領域尤其如此。

平可夫說:“應該說,任何能走的武器,核心的部分就是發動機,它是武器的心臟。但這個部分它(中國)很技術匱乏,直到目前也沒有解決核心的問題,尤其是航空發動機,它(中國)對俄羅斯的依賴還會持續很長時間。對烏克蘭來說,中國仍然從烏克蘭購買航空發動機,比如教練機,直升機的發動機都從烏克蘭購買,我想中國仍然還要持續很長時間從烏克蘭購買。”

*中國同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大規模合作*

參加莫斯科航展的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公司和企業中,許多都同中國有過合作經驗,或是仍在繼續合作。

專門為蘇-27戰機生產空對空導彈的烏克蘭阿爾杰姆公司的市場部工作人員托爾格威說,他們這次在展台上展出的所有空對空導彈,包括訓練用的導彈中國都曾從他們公司採購過。他透露,雖然中國現已開始生產自己的空對空導彈並停止向烏克蘭採購,但雙方的合作在持續,他的公司仍然在幫助中國延長導彈的使用壽命。他們對與中國的合作感到滿意。

托爾格威說:“在雙方的合作中,我們向中國轉讓了某些技術,但這並不是導彈技術,而是其他方面,我不會透露這是哪個方面。”

一家白俄羅斯公司說,他們同中國在運動飛機引擎領域也曾進行過合作,但在中國掌握了這種引擎的製造技術後,雙方的合作現已停止。

*為基洛潛艇大量採購俱樂部導彈*

來自俄羅斯葉卡捷琳堡的諾瓦托爾公司代表伊万說,中國曾從他的公司購買了大量俱樂部級反艦導彈。這種可從中國基洛級潛艇上發射的導彈可攻擊水面目標,對航空母艦構成威脅。

伊万說:“我們同中國的合作很成功。我們向中國出口了大批導彈。我們正討論簽新合同來延長這些導彈的使用期間,以及導彈的維修服務。中國代表團還沒有表達出想購買新一批導彈的願望,但我們總是準備好可向中國出售新一批導彈來幫助中國鞏固國防實力。”

伊万補充說,在技術領域,他們不同中國合作,他們僅向中國出售成品導彈,他們不害怕中國仿製。

在開幕式當天,包括三架正在開發中的俄羅斯第五代戰機T-50,蘇-35,以及中國急於購買的伊爾-76MD-90A型軍事運輸機,其他的一些蘇式和米格戰機,還有武裝直升飛機和運輸直升機進行了飛行表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