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北極航運捷徑


去年夏天,中國的第一艘破冰船雪龍號從上海經過俄羅斯上方到達冰島

去年夏天,中國的第一艘破冰船雪龍號從上海經過俄羅斯上方到達冰島


北極冰雪融化,更多船隻通過極地走捷徑。就在很多人擔心全球氣候變暖的負面效應的同時,它也產生了正面效應。截至九月底,北極冰層的融化程度已經超過了過去25年的平均值。
幾個世紀以來,北極熊獨自享受著北極水域

幾個世紀以來,北極熊獨自享受著北極水域


幾個世紀以來,北極熊獨自享受著北極水域。但現在開始,它們將在夏季迎來人類的陪伴。

去年夏天,中國的第一艘破冰船雪龍號從上海經過俄羅斯上方到達冰島。

今年夏天,中國 中遠航運公司擁有的貨船永生號成為第一艘中國商船通過這一捷徑。它從上海到鹿特丹,比經過蘇伊士運河的傳統航線節省了兩周時間。

美國航空航天局提供的衛星圖顯示,環繞在北極的白色冰雪每年夏天都在縮小。取而代之的是愈來愈多的開闊水面,在衛星圖中顯示為黑色。

甚至俄羅斯總統普京也同意美國科學家的說法。

普京說﹕“非常清楚的是 氣候正在改變,所有人都在談這件事情。很清楚的是現在 北部高緯度地區可以通航達到100天,或者可能150天。而且,這些新地區會對商業活動開放。”

在俄羅斯投資更多破冰船的同時,在最近的一個極地會議上,專家稱,他們看到極地通航的可能正在增長。

挪威航運公司董事長菲利克斯 楚迪已經將鐵礦石從挪威北部運到了中國。

楚迪說﹕“我們相信開發北部海域航道的潛力是巨大的。它會是一個逐漸的過程, 不會是爆發式的。2010年,有4艘船用了這條航道。2011年,有34艘。2012年是46艘。今年我們預期會有50艘左右。”

勞森布里格姆曾經是位於阿拉斯加的美國海岸護衛隊破冰船的船長。

布里格姆說﹕“我們確實看到在運輸自然資源方面的對蘇伊士運河的季節性補充。我們並不打算重新改造全球集裝箱的航運。”

土著人領袖和環境學家擔心在高北地區脆弱環境中船隻漏油的可能。

來自格林蘭的阿卡魯克林格是因努伊特人北極圈理事會會長。

他說﹕“你不能用極地作為實驗室。它不是一個實驗室。 北冰洋不是最後的領域,它是我們的家。人們必須記住人類住在那。我們非常擔憂郵輪通過東格林蘭和格林蘭其他地區,因為在那些地區不可能實施營救。”

但他的鄰座冰島總統Olafur Grimsson歐拉福爾格里姆森歡迎中國船隻。

格里姆森說﹕“下個月,中國最大的航運公司中遠航運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的會在雷克雅未克的新的北極圈集會上介紹在北冰洋冰層不斷融化,一條新航路將連接亞洲,美洲和歐洲的形勢下,中國準備如何應對全球貨運新紀元。”

可能對北極熊來說不利的情況將對亞歐航運提供有利條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