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中天然氣項目實施步履蹣跚

  • 白樺 莫斯科

俄中東線天然氣管道俄方境內部分去年秋季開工。兩國工商界春季在莫斯科的一次活動上,播放了管道開工儀式視頻,普京總統參加。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中東線天然氣管道俄方境內部分去年秋季開工。兩國工商界春季在莫斯科的一次活動上,播放了管道開工儀式視頻,普京總統參加。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的天然氣出口目前急需找到新的市場和買家。據報導,俄羅斯的天然氣產量每年為6170立方米,但去年僅銷售了4440立方米的天然氣。

俄羅斯曾經把天然氣當作能源武器對歐洲和烏克蘭等國施壓,多次切斷過對歐洲和烏克蘭的天然氣供應。不過,歐盟國家近些年來大力致力於天然氣供應來源多元化,從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最近幾年一直呈穩定下降趨勢。因此,俄羅斯天然氣產業把目光轉向中國。

中國開工

壟斷天然氣業務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總裁米勒,副總裁亞歷山大-梅德韋傑夫等領導人最近透露,中國將在6月末的29日舉行俄中東線天然氣管道中國境內段的開工儀式。這條被稱為“西伯利亞力量”的俄中天然氣項目俄方境內部分管道的建設已在去年開工。

而經過俄羅斯阿爾泰地區和中國新疆的兩國西線天然氣管道項目仍沒有就價格達成一致,西線管道項目合同將過7,8個月之後才能簽署。也被稱為“阿爾泰”的西線天然氣管道目前已被命名為“西伯利亞力量2”號項目。

中國不掏錢

天然氣工業公司另一名副總裁克魯格洛夫不久前表示,東線天然氣管道俄方境內的管道建設費用將由俄羅斯自己承擔,中國不會對此提供財政資助。

許多分析人士過去曾認為,中國將撥款資助東線天然氣管道俄羅斯境內的建設。能源分析師科金說,俄羅斯目前財政困難,歐美製裁使俄羅斯公司的在西方市場的借貸和融資渠道被切斷,誰來支付東線管道俄方境內的建設是個非常大的難題。

建設資金困難

科金:“今年的建設資金由誰來負責已經清楚落實。但是2016年,2017年和以後的管道建設由誰來掏錢非常不明朗。由於借貸融資管道全被堵死,我想,現在也沒有人能對這個問題有明確答案。所以,俄羅斯最後可能還得求助中國。俄羅斯公司現在都非常需要中國的貸款。”

俄羅斯媒體報導,東線天然氣管道俄方境內現已鋪設了幾十公里。施工由兩名俄羅斯著名財閥控制的集團負責。這兩人不但同普京關係密切,而且更在西方制裁的黑名單上。

賣氣中國不賺錢

東線天然氣管道項目的許多細節至今對外保密。這個項目也在俄羅斯國內遭受眾多批評。更有反對派人士認為,東線管道項目以便宜價格向中國出售天然氣,這意味著普京向中國出賣俄羅斯利益。但東線天然氣管道中國境內部分開工後,能消除俄羅斯國內有關中國是否能購買俄羅斯天然氣的疑慮。

俄羅斯前中央銀行副行長阿列克沙申科說,東線管道項目從經濟上講不能給俄羅斯帶來任何利益。在這個項目上,俄羅斯不能通過稅收增加國庫收入。除了能獲得一條天然氣管道外,俄羅斯無法通過向中國出售天然氣賺錢。

急於簽西線項目

能源分析師科金說,雙方在去年已簽訂了擁有法律效力的東線天然氣管道項目合同,兩國都將履行。但他認為,東線項目的天然氣田從未被開發,這將使項目成本大大提升。

科金:“東線管道將是工期很長,而且十分昂貴的一個天然氣項目。正因為這樣,俄羅斯現在特別感興趣想簽訂西線項目合同。如果西線項目在今年能簽訂合同,西線項目的實施要比東線項目更快,西線項目也將比東線項目更早投入使用供氣。”

科金說,西線項目的問題是經過新疆必須同中國從中亞進口的天然氣相競爭。西線項目更無法改變中國國內天然氣供應來源不平衡的局面。但西線項目的天然氣田早已開發,目前正向歐洲市場供氣,所以對俄羅斯來說,西線項目的成本較低。

中方壓價

能源分析人士克魯基辛說,中國市場雖然能消化部分過剩的俄羅斯天然氣,但中國進口天然氣的規模仍然遠小於歐洲市場。不僅如此,西線天然氣管道項目對中國來說不是非常需要。即使中國同意購買俄羅斯天然氣,價格也將被大大壓低。他透露,中國雖然拒絕為東線管道俄羅斯境內的建設支付費用,但在西線項目的談判中,中方卻提出歡迎俄羅斯支付中國境內從新疆到上海的管道建設開支。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5月9日訪俄時兩國簽訂了西線天然氣項目的有關文件,但克魯基辛說,中國在西線項目談判中多次拒絕了俄方提議,兩國最終是否能就這個項目,特別是在價格上達成一致讓人懷疑。

項目成宣傳工具

能源分析人士說,雖然俄中天然氣項目談判和實施困難重重,但項目能營造氣氛,並能產生重要的宣傳效力,特別是對深受西方世界孤立的俄羅斯來說,莫斯科可把俄中天然氣項目當作工具對西方施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