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習近平訪俄羅斯 推動中俄能源合作

  • 白樺 莫斯科

3月22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克里姆林宮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3月22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克里姆林宮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問俄羅斯進一步推動和加強了雙方在能源領域的合作,這涉及俄羅斯向中國出口天然氣,電能,石油,以及核電站建設項目。在天然氣合作中,雙方決定不再以西線供氣方案為首選。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星期天結束了對俄羅斯的訪問。能源合作是習近平這次同俄羅斯領導人討論的一個中心議題,雙方在能源領域還簽署了一批文件。

壟斷天然氣開採和出口業務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總裁米勒說,雙方這次達成一致,通過東線方案向中國供應天然氣列為首選。這次在天然氣領域簽署的文件具有
長遠的戰略意義,這為最終簽訂30年的長期天然氣供貨合同奠定了基礎。
俄羅斯雅庫特地區(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雅庫特地區(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米勒說,中國有可能以貸款的方式先向俄羅斯支付購買天然氣的預付款。預計從2018年起,俄羅斯通過東線方案可向中國每年供貨38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未來這個數字可
提高到600億立方米。雙方計劃在今年6月份簽訂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文件,到年底時簽訂長期供貨合同。但米勒並未透露中國將支付天然氣預付款的具體數字,這同兩國尚未就天然氣價格達成一致有關。

東線方案涉及把與中國鄰近的伊爾庫茨克地區的科維科金和雅庫特地區的查延津兩塊天然氣田的天然氣出口到中國。

俄羅斯總統普京多年前訪華時曾確定了先西線,後東線供氣的雙方天然氣合作戰略。因此已經持續了10年的雙方天然氣談判過去一直圍繞西線方案展開。西線方案是經過俄羅斯的阿爾泰通過新疆鋪設管道向中國出口天然氣,但西線方案的談判因為價格分歧巨大至今沒有任何結果。

能源專家西蒙諾夫認為,由於中亞天然氣經過新疆輸入中國,中國西北和南部地區並不太需要再經過新疆進口俄羅斯的天然氣。另一方面,負責向西線管道供氣的幾個西伯利亞天然氣田的天然氣目前都向歐洲出口,這些天然氣早有買主,這兩個原因造成兩國在價格上都不肯妥協。
俄羅斯西伯利亞的一處油井設施(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西伯利亞的一處油井設施(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西蒙諾夫說,東線方案的天然氣田都鄰近中國,這些天然氣可出口到急需能源的中國北部和東北地區。對俄羅斯來說,供應東線的天然氣目前尚無買家,這就給兩國東線天然氣價格談判提供了很大靈活性。

西蒙諾夫說:“在西線天然氣談判中,中國要求折扣,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只有在商品無法賣掉的情況下才能打折扣,而西線的那些天然氣都出口歐洲,並不愁買家,所以我一直都在呼籲要把俄中天然氣談判從西線方案轉移到東線方案,這次雙方終於決定東線方案優先,所以天然氣領域出現突破,達成交易的可能性非常大。”

此外,兩國這次也討論了從薩哈林,或是從符拉迪沃斯托克,也就是中國稱作的海參崴向中國出口液化氣的可能。

在石油領域,中國這次決定向俄羅斯提供20億美元的貸款用來換取俄羅斯增加向中國供應石油。俄羅斯目前通過遠東石油管道每年向中國出口1千5百萬噸原油。負責向中國出口石油的羅斯石油公司總裁謝欽說,增加向中國的原油供應量將分階段逐步進行。他說,通過遠東油管,按照先前簽訂的供油合同,今年將補充供應80萬噸原油。未來通過這條油管將向中國出口3千1百萬噸原油。俄羅斯可把向中國出口的石油數量提高到每年5千萬噸。

雙方已計劃在原有油管基礎上,再平行新建一條新的到中國的補充油管。另外,俄羅斯方面也在研究考慮把西伯利亞的石油注入哈薩克斯坦到中國新疆石油管道,通過哈薩克斯坦向中國出口石油。

兩國石油領域的另一個大型合作項目是合資建設天津煉油廠。參與這個項目的羅斯石油公司總裁謝欽透露,兩國這次決定到今年年底前要確定建設這家合資煉油廠的具體條件。

俄羅斯能源分析人士科金認為,在俄羅斯向中國增加供應的原油中,一部分原油將用來滿足天津煉油廠的需要。但他認為,天津煉油廠項目具有更多政治意義。

科金說﹕ “羅斯石油公司在俄羅斯建設煉油廠要比在中國經濟上更合算,因為對石油加工行業來說,俄羅斯在這個領域提供稅收優惠,所以在俄羅斯建廠的條件很有吸引力。羅斯石油公司參與天津煉油廠項目是從政治上考慮,主要是想涉足或是控制中國能源消費市場,這符合俄羅斯大型國有能源企業一貫堅持的海外戰略。”

雙方這次還宣布讓中國兩家大型國有能源企業參加俄羅斯的薩哈林3號能源項目,以及接近北极地區,西伯利亞東部和歐洲地區的油氣田開發。

在電能領域,雙方這次簽署了俄羅斯長期向中國供電協議。中國電能企業將同俄方合作改造俄羅斯中部和北部地區的6個熱電站,並將建設5個新的熱電站。兩國還計劃在西伯利亞和遠東建立一批發電站向中國出口電能。

在核能領域,俄羅斯希望能繼續參與江蘇田灣核電站的5到8號機組的建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