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經濟倒退回蘇聯時代?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市民在首都莫斯科的金融中心一個外幣兌換牌下走過。

俄羅斯市民在首都莫斯科的金融中心一個外幣兌換牌下走過。

俄羅斯著名企業家阿文最近以“俄羅斯經濟是否倒退回蘇聯”為題在莫斯科一所大學發表演講時說,俄羅斯今天的軍事開支從90年代時佔國內生產總值的2%-2.5%提升到了去年的3.2%,今年達到4.2%,這是巨大數字。在國家預算的構成中,用於軍事領域和其他社會服務方面的支出已高達60%,同蘇聯非常相似。

目前擔任俄羅斯主要私有銀行-阿爾法銀行總裁的阿文說,他切身感受到國有銀行擴張佔據更多地盤並受政府支持。 2000年時,國家在石油開採領域所佔比重為11%,現在達55%。國家在其他工業生產領域所佔比重也超過了50%。

2004年時,在俄羅斯國有部門工作的職工人數是1640萬人,今天已達2000萬人,能佔俄羅斯勞動力人口的28%,比重巨大。目前在國家機關工作的官員數量遠遠超過蘇聯。
阿文說,2000年到2008年期間,俄羅斯實施了許多重要經濟改革,這期間的經濟增長百年難遇,原油價格和1998年的盧布大貶值發揮了關鍵作用。 2008年之前俄羅斯基本還採用自由市場經濟模式,但現在已轉換軌道,國家對經濟的干預越來越多。在蘇聯時代,國家是經濟的唯一投資人。今天俄羅斯經濟領域中唯一最大的投資人仍然是國家。他說,俄羅斯去年的資本外流高達1520億美元,今年至少也將達1000億美元。

作為前蘇共中央智囊團的一名主要經濟學家,阿文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參與了蘇聯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方案的製定。他認為,今天在俄羅斯發生的許多事情很像蘇聯滅亡前夕的幾年。從1960年代下半期起,蘇聯經濟的火焰就開始逐漸熄滅,經濟增長逐年下降,這就如同沃伊諾維奇小說中描述的情景。

沃伊諾維奇幾十年前曾成功預測過蘇聯命運,這位著名作家最近再次預言俄羅斯可能陷入動盪。而俄羅斯前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和另一名流亡國外的經濟學家古利耶夫最近分別警告西方社會對俄羅斯可能解體提早做好準備。

時事評論人士伊赫洛夫說,80年代末期的蘇聯中產階層和知識界渴望追求民主,幻想融入歐洲,因此避免了蘇聯崩潰時發生流血。如今的俄羅斯社會缺乏理想,沒有意識形態支撐,國家再次崩潰所造成的混亂將無法想像。

伊赫洛夫說,俄羅斯與蘇聯特別相似的地方是依賴能源出口。而大油田的發現延長了蘇共政權的壽命。

“60年代末時,在漢特-曼西斯克地區發現了大型石油和天然氣儲藏。這推遲了蘇聯解體。但蘇共體制那時已開始走入死胡同。整個社會沒有創造,科技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都依靠從西方盜取情報,複製西方技術。”

伊赫洛夫說,60年代初的蘇聯,人們還曾幻想如何征服太空。進入80年代時,討論的主要話題卻是離國家巨變還剩下多長時間,從中可看出人心的巨大變化。

在葉利欽時代擔任過政府部長等高級職務的阿文認為,歷史經驗表明,只有當形勢糟糕時俄羅斯才開始改革,主要動力則來自權貴和精英。如果權貴們沒有改革願望,經濟停滯和下滑將持續多年。而伴隨著居民生活水平下降,國家積累的各種難題將越來越多,這個過程長期緩慢。但如果在這期間發生事先未預料的事件,卻能改變整個國家和民族命運,壓倒蘇聯的重要一根稻草是1986年的原油價格下跌。

阿文說,蘇聯經濟封閉不同世界接軌,不應誇大石油在蘇聯解體中所發揮的作用。不過蘇聯當局用石油收入大量購買穀物、飼料,以及各種民生必需品,同時收買民心和社會穩定,特別是權貴階層的忠誠。同老一代共產黨人相比,80年代的蘇聯權貴階層已不再信仰馬列教義,他們更加實際,而且看重物質利益,這些人不能接受油價下跌引起的收入減少,根本不在乎蘇聯社會主義體制垮台。

以反西方和主張俄羅斯強權聞名的保守派時事評論人士特列傑伊科夫認為,當時從上到下,精英和普通民眾都完全厭倦蘇聯體制,但精英們還是對蘇聯解體發揮了關鍵作用。

時事評論員伊赫洛夫說,勃烈日涅夫執政後,蘇共當局開始重視消費並提高居民生活水平換取社會穩定。但1968年蘇聯出兵捷克斯洛伐克是分水嶺並奠定了蘇聯解體基礎。

伊赫洛夫:“在布拉格之春被鎮壓之後,人們完全喪失了對共產主義的幻想,信仰破裂,不再指望蘇聯能進入到發達共產主義。知識界成為執政當局的對立面,從那時起雙方衝突不斷。對普通大眾來說,生活水平逐年下降,社會不公越來越多。當執政資源全部消耗光後,共產黨垮台就成為必然。”

阿文說,蘇聯解體用一句話簡單概括就是:到戈爾巴喬夫執政時錢已花光。而其他原因則包括:同西方軍備競賽被拖垮;波蘭等東歐衛星國眾叛親離,紛紛脫離蘇聯影響嚮往新生活;俄羅斯今天的處境同蘇聯相似。

阿文說,80年代的蘇聯已不再嚴格封鎖信息。許多音樂和電影來自西方。他在莫斯科大學讀研究生時,能看到英國的經濟學家周刊,除了有關蘇共政治局委員負面報導的那一頁被撕掉外,研究人員能接觸到幾乎所有西方學術資料。而電腦和復印技術更加快了信息傳播,也推動了蘇聯垮台。

阿文當年曾是蓋達爾改革團隊中的重要一員,但他很快離開官場,與富豪弗里德曼組建了阿爾法集團,經營範圍覆蓋金融、能源、零售、通訊和房地產等眾多領域。阿文在福布斯雜誌俄文版的俄羅斯富豪排行榜中目前名列第20位,個人資產能達51億美元。

阿文對俄羅斯經濟和政治的判斷一直被分析人士和媒體關注。阿文說,1990年時,蘇聯經濟能佔世界經濟總量的7%-8%,俄羅斯目前能佔3%。他否認俄羅斯會重返蘇聯,因為兩者的根本區別是,一半的俄羅斯經濟目前都控制在私人手中。但是他強調,政治風向和國家治理經濟方式的改變造成人們的價值觀發生變化,目前有70%的俄羅斯居民主張改變當年的私有化結果。人們不理解西方世界,而官方宣傳也火上澆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