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莫斯科:歷史的血腥味尚未遠去

  • 白樺 莫斯科

拉欽斯基在一次新聞會上手舉目前解密的斯大林大清洗時的文件。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拉欽斯基在一次新聞會上手舉目前解密的斯大林大清洗時的文件。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一個介紹斯大林政治迫害的展覽幾天前在位於俄羅斯首都市中心的莫斯科博物館開幕。 這個名叫“莫斯科市內政治迫害地點,城市如同歷史教科書”的展覽同時獲得了俄羅斯紀念碑人權組織的支持。

老房子帶有血腥歷史

莫斯科介紹斯大林政治迫害地點的展覽。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介紹斯大林政治迫害地點的展覽。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展覽組織者說,莫斯科市內,特別是市中心地帶有大量老房子至今被使用。 人們每天去那裡上班,許多人經常路過這些房子去商店、去電影院。 但絕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這些房子和地點的歷史。 在上個世紀30年代的斯大林大清洗期間,許多無辜者正是被關押在這些地方,他們在那裡遭到審判,被秘密處決。

展覽僅介紹一小部分

展覽組織者說,莫斯科市帶有血腥歷史的地點非常多,這個展覽僅介紹了很少的一部分。 但組織者仍然嘗試通過展覽努力恢復當年的莫斯科政治空氣,讓參觀者感受到那個時代人們的生活氣氛,同時反映1920年到1950年期間當時的政治迫害規模。

展覽分成關押、審判、處決、和埋葬幾個部分向人們介紹了有關建築的具體地址,特別是大清洗期間秘密警察如何使用這些建築的血腥歷史。 展覽中提到的每處房子,每個地點都決定了許多人的命運。 面對當年的蘇共鎮壓機器,人們顯得孤立無援。

修道院改監獄辦公樓當殺人場

莫斯科有數万人在斯大林的大清洗中喪生。 許多人被捕時都不知道過幾個月後他們會被處決。 展覽的組織者之一,紀念碑人權組織工作人員波里瓦諾娃說,位於莫斯科市中心,距離目前的俄羅斯聯邦安全局辦公大樓幾十步遠有一處幾層樓的老建築。 那裡曾是秘密警察克格勃的前身契卡的辦公大樓。 在契卡新的辦公大樓建成後,這棟房子被當成秘密警察的車庫和毒藥實驗室。 大清洗期間,那裡血流成河,大約一萬多人在這棟建築的地下室和院子裡被處決。

波里瓦諾娃說,莫斯科市內還有一些古老的修道院。 布爾什維克執政後,這些修道院立刻被改成監獄關押持不同政見者。 大清洗時代,這些修道院中擠滿了被捕人士。

反思歷史展覽提供機會

當年契卡辦公大樓,後被改成毒藥實驗室,一萬多人曾在這裡被處決。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當年契卡辦公大樓,後被改成毒藥實驗室,一萬多人曾在這裡被處決。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展覽的策劃者之一,莫斯科博物館設計師西塔爾說,俄羅斯應該反思為什麼會出現那樣的血腥歷史,這個展覽恰好提供了一次機會。

西塔爾:“如果我們迄今無法弄懂那段歷史,不能總結出造成那段血腥歷史的原因,我認為,我們也就無法以正常的心態生活在今天的社會裡。”

不反思歷史的代價

一些展覽的組織者和參觀者說,普京帶領俄羅斯走入死胡同。 俄羅斯現在的處境恰好同人們不能反思過去歷史有關。 而普京目前高達80%的支持率也與俄羅斯民眾對過去歷史的認知水平和反省程度有直接聯繫。

歷史學家,紀念碑人權組織領導人拉欽斯基說,即使在不少受害者的後人中,許多人仍然把斯大林迫害歷史當成自己家庭的個人悲劇,而不去反思其中的原因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這恰好說明今天民眾的歷史認知水平。

難走出死胡同

拉欽斯基說,前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在1956年著名的蘇共20大上批判斯大林。 表面上看,似乎蘇共糾正了錯誤,蘇聯反思了歷史。 現在執政的普京當局也採取類似辦法,讓人覺得斯大林政治迫害同今天無關。 但拉欽斯基認為,正是由於人們至今沒有弄清斯大林政治迫害歷史,俄羅斯今天正為此付出代價。

莫斯科介紹斯大林政治迫害地點的展覽。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介紹斯大林政治迫害地點的展覽。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拉欽斯基:“問題並不是出現在某個劊子手,或是曾經篡改歷史,篡改某個歷史案件的犯罪分子身上。問題出在今天的體 制上,這個體制年復一年地試圖顛倒一些價值觀念。目前的俄羅斯現實是,並非社會民意能左右政權,而是這個政權來掌管社會。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俄羅斯今天的 處境。因為不想弄懂歷史,俄羅斯也就沒有公民社會,這個國家也就不會有前途,這就如同一個人被蒙上眼睛前行一樣。”

拉欽斯基說,俄羅斯目前處在蘇聯解體後政治空氣最壞時期,只要民眾的頭腦中仍然弄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斯大林大清洗,弄不懂為什麼那樣的血腥政治迫害成為可能,俄羅斯就沒有機會走出今天的死胡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