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國網絡控制新法 惹爭議

  • 白樺 莫斯科

7月28日莫斯科捍衛互聯網自由集會的參加者。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7月28日莫斯科捍衛互聯網自由集會的參加者。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社會對日益增多的試圖限制互聯網自由的措施感到不安,包括莫斯科在內的幾個城市星期天舉行了抗議活動。批評人士說,當局在這個領域可能採取中國經驗。但也有評論認為,俄羅斯未必將走備受譴責的中國道路,但會採用一些華麗的包裝來限製網絡自由。

*希望擴權 官員可自己封網*
集會中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支持者。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集會中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支持者。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消費者權益監督署星期一放表聲明說,這家機構打算擴大權力範圍,未來將有權關閉涉及兒童色情,教導自殺,以及教授如何製造毒品的網站。這家機構認為,目前是在民眾檢舉揭發的基礎上才能關閉相關網站,俄羅斯的有關法規必須修改。類似的措施也應從互聯網擴展到電視廣播和印刷媒體。從去年11月起,這家機構同其他部門一起把兩千多家網站列入黑名單並加以屏蔽。

消費者權益監督署一直被媒體稱作是執行克里姆林宮政策的有效工具。幾年前俄羅斯同格魯吉亞和摩爾多瓦關係緊張時,這家機構以質量不合格為理由曾禁止在俄羅斯一直很受歡迎的這兩個國家的紅酒和農產品進口。 2011年末和去年年初俄羅斯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時,這家機構的領導人奧尼先科呼籲民眾應避免流感,不要冬天上街遊行。

*馬上實施新法 網絡自由受考驗*

共產主義工人黨主要成員巴托夫在集會上講話。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共產主義工人黨主要成員巴托夫在集會上講話。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從8月1日起,俄羅斯將實施“反盜版”法。這項法律規定,如果版權擁有者發現未經他們許可在互聯網上傳播有關電影和電視作品時,他們可以向俄羅斯電訊監督署投訴屏蔽有關網站。

這項法律的反對者認為,法律將為限制互聯網的自由提供藉口。為此互聯網活動人士,俄羅斯一些政治勢力星期天在莫斯科,聖彼得堡等幾個主要城市舉行示威集會,抗議當局不斷採取各種措施試圖限制互聯網自由。星期天的示威活動規模不大,莫斯科的集會僅有數百人參加,但仍然引起了俄羅斯各界關注。

*監控網絡 俄中手法有別*

議員伊利亞-帕諾馬廖夫在集會上講話。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議員伊利亞-帕諾馬廖夫在集會上講話。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批評政府的國家杜馬議員伊利亞-帕諾馬廖夫說,有關法律不是為了捍衛影視作者的版權,而是使那些利用影視作品牟利的中間人獲得利益。他認為,在捍衛版權的華麗包裝下,當局可以輕易關閉他們不喜歡的網站。

與中國不同的是,所有西方媒體網站在俄羅斯能完全自由登錄,而且也沒有敏感詞彙被過濾,但帕諾馬廖夫認為,這僅是表面現象,普京政府只不過帶上了假面具。

伊利亞-帕諾馬廖夫說:“在限制互聯網自由方面,俄羅斯不像中國那樣直接從政治上解釋,比如中國指責一些網站威脅國家安全和穩定,俄羅斯是從技術上尋找依據,比如捍衛作者的版權,反對互聯網上的教授自殺行為,或是兒童色情等,但俄羅斯當局獲得的結果能同中國一樣。”

帕諾馬廖夫說,因為俄羅斯形式上仍然是民主國家,俄國領導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聲稱在互聯網領域走中國道路,那樣做會有損普京和梅德韋傑夫等人的形象,但在對互聯網的控制上,並不比中國放鬆。

*限制網絡自由 俄中合作? *

俄羅斯共產主義工人黨的主要成員巴托夫在莫斯科的集會上呼籲各種政治力量聯合起來共同捍衛網絡自由。巴托夫認為,中國在俄羅斯和獨聯體地區的影響日益擴大,在控制互聯網方面,哈薩克斯坦已在使用中國經驗,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其他獨聯體國家很可能會在這個領域同中國合作,因為在控制互聯網方面俄羅斯和中國能有共同語言。

巴托夫說:“總體上看,社會局勢變得越來越緊張,因為物價和能源價格上漲,但工資卻不漲,而且貧富差別越來越拉大,在這一形勢下,資產階級政權就想採取所有手段控制人們的思維,不允許人們從事反政府活動,正是在這個背景下,對互聯網的控制將越來越緊。”

*業界反對新法*

俄羅斯有影響力的公報發表的評論文章說,反盜版法使封網變得非常容易,類似的做法也可以擴散到其他領域。評論說,這項法律實施後,未必會出現網站被大規模關閉現象,但法律會給網站的持有者和普通的使用者製造很大的困難不便。

俄羅斯互聯網界認為,這項僅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被議會匆忙通過的法律事先未同業界討論,法律的實施將阻撓互聯網發展。

包括俄羅斯最大的本土搜索引擎延德克斯(YANDEX),俄羅斯谷歌,俄羅斯版維基百科全書等發表聯名公開信抗議這項法律實施。互聯網界還計劃在8月1日之後實施一些抵制行動。

7月28日莫斯科捍衛互聯網自由集會上的音樂表演(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7月28日莫斯科捍衛互聯網自由集會上的音樂表演(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各方反應*

一些俄羅斯音樂人士認為,類似的法律把作者和觀眾以及聽眾隔絕了起來。因為對於多數並不出名的樂手來說,他們需要觀眾,他們需要他們的作品能更容易地在觀眾中傳播推廣。

但負責起草項法律的一名國家杜馬議員說,這項法律沒有任何政治含義,純粹是為了打擊盜版行為和保護知識產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