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國家安全戰略把北約稱為“威脅”


2015年12月1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俄軍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上將交談。

2015年12月1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俄軍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上將交談。

這份40頁的文件措辭強硬,側重點在於文件所說的俄羅斯在目前國際體系的孤立。而且,文件明確地把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文件強調,必須保障“俄羅斯聯邦的憲政秩序、主權、獨立以及政府和領土的完整。”

美國既是對手也是夥伴

這份戰略文件從兩個方面看待美國。一方面,它說俄羅斯的獨立內政外交政策“引起美國及其盟國的反對。這些國家在尋求主導世界事務”。文件譴責美國繼續部署導彈防禦系統,批評美國支持烏克蘭的違憲政變,甚至聲稱“一個美軍生物實驗室網絡”正在俄羅斯鄰國的領土上擴大。

另一方面,文件說,俄羅斯有興趣和美國建立全面的伙伴關係。文件提到需要繼續在不擴散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方面發展軍控和互信措施。這個新的戰略還呼籲在反恐和解決區域衝突方面擴大合作。

文件快要結束時才呼籲建立夥伴關係。

來自北約的威脅

新的俄羅斯國家安全戰略批評了西方軍事聯盟,說北約的“擴充”軍備使它“能夠違反國際準則在全球活動、使其成員國加強軍事活動、進一步擴大這個聯盟、並且把軍事設施推進到俄羅斯邊界。”俄羅斯說,所有這些都對它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美國海軍軍事學院研究國家安全事務的教授托馬斯·費迪津在《國家利益》雜誌上發表文章說,俄羅斯的文件沒有提到的是,北約決定加強快速反應部隊是對俄羅斯在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所謂收復歷史失地政策的“直接反應”,“而且是在俄羅斯侵略行動的幾個月之後開始的。”

費迪津曾經在美國駐俄羅斯使館擔任海軍武官,並且在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工作過。他也說,駐紮在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的北約部隊是輪換的,而不是常駐部隊,其兵力也遠遠少於邊界對面的俄羅斯軍隊。

防禦性的強勢

設在莫斯科的戰略評估研究所的所長亞歷山大·科諾瓦洛夫對美國之音說,這個新的戰略文件反映了俄羅斯的國際孤立,它不再尋求和前蘇聯國家接觸,也不和中亞國家接觸。

他說,“在前一個安全戰略中,明確地闡述了外交政策和安全政策中的重點是和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合作,和一些亞洲國家合作,具體提到了上海合作組織。可是這一次,我發現沒有提到和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成員國合作。當時這一面向東方的轉變曾經受到廣泛報導。”

莫斯科的獨立軍事問題專家亞歷山大·戈爾茨說,新的國家安全戰略比前幾個版本更明顯地顯示出“防禦性的強勢”

戈爾茨對美國之音說,“這份文件的理念是,俄羅斯被敵人所包圍,俄羅斯在抵制西方國家,這些國家不喜歡俄羅斯奉行獨立自由的外交政策。文件明確表示,俄羅斯如果不能通過外交和政治手段達到目標,就可能採取軍事手段。”

不過,戈爾茨還說,他確信普京批准的這份文件不是俄羅斯與國家安全有關的各個機構的具體行動指南。

他說,“必須明白,在俄羅斯,這樣的文件完全是官樣文章。細心的研究人員會發現,這裡有不同的官僚機構意見相左的跡象。但是,你也必須明白,這個'戰略'並不代表俄羅斯領導人的想法,而是俄羅斯領導人試圖向外界展現的看法,使外界認為這就是他們的想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