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暗殺影響擴大,反普京浪潮正在醞釀

  • 白樺 莫斯科

涅姆佐夫遇害後,莫斯科市民紛紛前往出事地點悼念。(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涅姆佐夫遇害後,莫斯科市民紛紛前往出事地點悼念。(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反對派說,他們不會因為涅姆佐夫遇害而被嚇到。反對派醞釀在下個月舉行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活動。與此同時,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的助理透露,涅姆佐夫遇害前正在調查大批俄羅斯士兵在烏克蘭東部喪生事件。涅姆佐夫遇刺時幸存下來的女友也受到了威脅,烏克蘭警方已開始提供保護。

納瓦爾尼出獄 抗爭持續

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2012年莫斯科的一次反政府示威集会上。(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2012年莫斯科的一次反政府示威集会上。(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羅斯反對派說,他們不會因為涅姆佐夫遇害而被嚇到。反對派醞釀在下個月舉行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活動。與此同時,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的助理透露,涅姆佐夫遇害前正在調查大批俄羅斯士兵在烏克蘭東部喪生事件。涅姆佐夫遇刺時幸存下來的女友也受到了威脅,烏克蘭警方已開始提供保護。

納瓦爾尼出獄 抗爭持續

在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遇害一星期後,涅姆佐夫的支持者和其他反對派人士表示,他們不會被這宗政治恐怖行動嚇到。另一名批評普京,因為在莫斯科地鐵中呼籲民眾上街抗議而遭到行政處罰監禁15天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星期五獲釋。他走出監獄後說,反政府抗議活動將持續下去。

納瓦爾尼:“我們的活動絕不會有任何改變。我們不會退讓,更不會降低抗議勢頭。殺害(涅姆佐夫)的這次恐怖行動並沒有達到目的。我相信,這次恐怖行動沒有把我嚇到,我的支持者們也不會被嚇到。”

反對派:普京體制害人害國

納瓦爾尼說,他要前往涅姆佐夫的墓地獻花哀悼。納瓦爾尼被監禁期間曾提出參加涅姆佐夫的葬禮,但遭到俄羅斯法官的拒絕。

涅姆佐夫的一名支持者在他遇害的大橋上手舉標語:英雄不死。(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涅姆佐夫的一名支持者在他遇害的大橋上手舉標語:英雄不死。(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涅姆佐夫的支持者查理科夫說,反對派已決定在4月19日,也就是涅姆佐夫遇害40天之際發動新的大規模反政府示威。他呼吁更多的人參加這次抗議活動。另一名反對派人士,記者雷克林說,涅姆佐夫遇害使俄羅斯變成了另一個國家。普京體制不僅殺害反對派人士,同時也在殺死整個國家。

害怕監聽 手寫細節

涅姆佐夫的助理紹林娜最近透露,涅姆佐夫遇害前正在調查大批俄羅斯空降兵在烏克蘭東部喪生事件。涅姆佐夫準備同他的支持者為此發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調查報告。調查報告計劃印刷一百萬份。

紹林娜說,涅姆佐夫遇害當天同她討論有關問題時,由於害怕監聽,涅姆佐夫特別在幾頁紙上書寫了一些細節。來自伊萬諾沃州第98空降旅的17名俄軍士兵在烏克蘭東部被打死。但當局並未信守承諾向家屬支付事先允諾的賠償金。一些喪生士兵的家屬在感到被欺騙後主動同涅姆佐夫聯絡。涅姆佐夫也曾計劃前往离莫斯科不遠的伊萬諾沃州想說服這些家屬召開新聞會公佈真相。

普京當局一直否認在烏克蘭東部有俄羅斯軍人參戰。許多喪生士兵的屍體被運回俄羅斯後被秘密埋葬。喪生士兵的親人也受到警告和威脅不許向外界公佈消息。涅姆佐夫的調查報告顯然將會讓普京總統非常難堪。

擔心人身安全 拒絕俄保護

與此同時,涅姆佐夫遇害一案的關鍵證人,他的女友杜利茨卡婭正受到不明身份人士的威脅。烏克蘭總檢察長紹金說,他已下令為此調查並為杜利茨卡婭提供保安。紹金說,身為烏克蘭公民的杜利茨卡婭從莫斯科返回後目前住在基輔郊外的父母家中。

3月1日莫斯科的悼念涅姆佐夫大遊行,參加者手舉標語:我不害怕;我將抗爭。(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3月1日莫斯科的悼念涅姆佐夫大遊行,參加者手舉標語:我不害怕;我將抗爭。(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涅姆佐夫遇害時正同杜利茨卡婭走在紅場旁的大橋上,俄羅斯警方在接下來的幾天裡禁止杜利茨卡婭同外界接觸。甚至烏克蘭總領事經過一番艱苦努力後才勉強能見到杜利茨卡婭。涅姆佐夫的律師普羅霍羅夫說,做為友人,他親自陪同杜利茨卡婭從莫斯科返回基輔,因為杜利茨卡婭擔憂自己人身安全,拒絕了俄羅斯給她提供保安。普羅霍羅夫說,杜利茨卡婭同涅姆佐夫已交往三年,週圍人都知道兩人關係。杜利茨卡婭因為自己最愛的人在眼前被殺害受到巨大精神刺激,目前正尋求心理醫生幫助。

家屬友人發言

涅姆佐夫的大女兒,目前是俄羅斯一家商務電視台主持人的然娜說,迄今為止,當局的案件調查人員沒有同家屬進行過任何聯繫。家屬都不相信官方對案件的解釋。她說,因為父親誠實清白,當局找不到理由把涅姆佐夫逮捕下獄。殺害涅姆佐夫是對他從事政治活動的報復。

涅姆佐夫的友人,上個世紀90年代的俄羅斯著名政治人物波羅沃伊說,涅姆佐夫遇害前幾個小時,對他的跟蹤監視可能被臨時撤銷。克里姆林宮和俄羅斯安全部門大約有十多人有權下達類似的命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