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克里姆林宮擬建克格勃式龐大國安部

  • 美國之音

一架俄羅斯米-35軍用直升機從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樓頂上起飛。(2016年2月26日)

一架俄羅斯米-35軍用直升機從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樓頂上起飛。(2016年2月26日)

俄羅斯《生意人報》(Kommersant)本星期援引未有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的話說,在定於2018年3月舉行的下屆總統選舉之前,克里姆林宮計劃設立一個龐大的新部門,囊括俄羅斯現有的多數安全機構。

恢復斯大林時代名稱

據《生意人報》的消息來源說,這個新的龐然大物將被稱為國家安全部,俄語縮寫為MGB。這與蘇聯獨裁者斯大林為他的專政機關起的名字一樣。從1946年直到斯大林1953年去世,這個機構都叫做MGB,也就是國家安全部。斯大林死後,MGB重新調整為KGB(克格勃),也就是國家安全委員會。

這家報紙報導說,新的MGB將把目前俄羅斯主要安全機構聯邦安全局(FSB)與負責保護高級官員的聯邦警衛局(FSO)合併。聯邦警衛局包括負責保護總統的總統安全局(SPB)。

MGB還將吸收對外情報局(SVR),這是俄羅斯的海外諜報機構。MGB的調查分支將處理俄羅斯最重大的刑事案件,MGB人員將監督內務部和調查委員會等俄羅斯其餘執法機構的很多工作。

轉型多年後的定型

如果謠傳的結構重組真的成為現實,這將是總統普京對俄羅斯安全機構所做的最新一次重大調整。今年較早時候,他設立了國民近衛軍,負責保護俄羅斯邊境,打擊恐怖主義和有組織犯罪,保障公共秩序並守衛國家關鍵設施。

國民近衛軍直屬總統,由維克多佐洛托夫領導。佐洛托夫在1990年代初曾在聖彼得堡擔任普京的警衛,在2000年到2013年期間任總統安全局的局長,隨後從2014年到今年較早時候擔任內務部准軍事部隊內衛部隊的司令,從這個崗位上被選做國民近衛軍的負責人。

俄羅斯政府真的計劃重振斯大林時代龐大的安全機構嗎?美國之音俄語組採訪了幾位專家。

曾是俄羅斯軍事情報機構總參情報總局(GRU)軍官的鮑里斯沃洛達爾斯基說,他相信真的有組建這種國安機構的計劃。他還說,計劃採用“國家安全部”這樣的名稱也不是偶然的。

他說:“因為克里姆林宮有明顯的傾向,喜歡斯大林主義的美好舊時光以及後斯大林時期的那些日子。很明顯,他們打算設立一個部,把所有的安全機構都整合在它的屋頂下。他們已經成立了國民近衛軍,現在又在重組國安部。當年在斯大林領導下,這個部就把對外情報機構和對內安全機構整合在一起。”

沃洛達爾斯基說,他不認為在新的國安部的架構下,FSB及其現任高層官員將起主導作用。他還指出,即使是目前,FSB也沒有在俄羅斯安全體系中扮演主角。

他說:“主要的架構過去和現在都是聯邦警衛局和警衛局內的總統安全局。事實上,總統安全局的人主導著所有其它的安全部門。領導國民近衛軍的維克多佐洛托夫是普京的貼身警衛,他曾被委任為總統安全局的局長。普京先是從那個崗位上把他調到內務部,把內務部的一切都置於掌控之下,接下來,實際上又把所有的強力機構都置於他的控制之下。”

克里姆林宮“懼怕”未來?

安德烈索爾達托夫是研究俄羅斯安全機構問題的專家以及Agentura.ru網站的主編。他說,俄羅斯目前的主要安全機構聯邦安全局(FSB)已經具有了蘇聯KGB的特點。

他說:“FSB過去16年來參與了很多事情,但是從去年開始,很明顯的是,兩個職能、兩個方向得到了加強。那就是:搜捕間諜特務和有針對性的壓制。這些是KGB的職能。想想看,正是通過KGB系統的這些職能,蘇聯社會才能被控制住:讓民間陷入拘捕間諜特務的瘋狂,同時搜集有關精英份子的材料,一旦得到命令就利用這些材料。普京正在改變FSB的職能,讓它的做法類似於KGB。從這個角度來看,起個新名字MGB是順理成章的事。”

不過,索爾達托夫說,FSB的影響力已經比不上十年前了。他說:“FSB突然之間不再是‘新貴’了,不再是人才輸送者了。如今是從聯邦警衛局和技術官僚中間選拔幹部了。”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高級研究員安德烈科爾涅科夫說,設立大一統的國家安全部的願望反映出克里姆林宮對未來的懼怕。

他說: “它反映了統治精英懼怕國家今後可能發生的事情。更重要的是,這種懼怕有不同的特點,包括外交政策和國內政策上的懼怕,對人民的懼怕,對經濟問題的懼怕,懼怕危機可能會持續下去,從而造成某種社會動蕩,而這種動蕩必須用某種方式平息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