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將關閉未經批准示威集會的網站

  • 白樺 莫斯科

社交網站已成為俄羅斯和烏克蘭民眾串聯上街抗議的主要工具。在去年普京就職總統前夕的5月6日莫斯科大規模反政府抗議中,一名示威者在防爆警察前手持臉書旗幟。(美國之音 白樺拍攝)

社交網站已成為俄羅斯和烏克蘭民眾串聯上街抗議的主要工具。在去年普京就職總統前夕的5月6日莫斯科大規模反政府抗議中,一名示威者在防爆警察前手持臉書旗幟。(美國之音 白樺拍攝)


互聯網尤其是社交網站在俄羅斯的反普京示威,特別是目前的烏克蘭反政府抗議活動中扮演著關鍵角色。但俄羅斯最近立法,將關閉那些呼籲和組織未經批准的示威集會的網站。而利用互聯網以及媒體鼓吹分裂國家的行為也將受到刑事處罰。分析人士說,普京政府害怕烏克蘭的抗議活動將傳播到俄羅斯,相關法律可能成為加緊社會控制,特別是打壓反對派的工具。

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在這個周末通過了兩項有關控制示威集會和打擊分裂國家言論的新法律。新法律將在明年二月生效。

其中的一個新法律內容包括,通過互聯網和新聞媒體傳播分裂國家言論的人將面臨480個小時的強制性勞動,或是被判處5年的監禁。那些公開鼓吹分裂國家,危害國家領土完整的人將判處3年監禁,或是300個小時的強制勞動,或是30萬盧布,相當大約1萬美元的罰款。

俄羅斯的一名知名記者兩個月前曾評論中國在俄羅斯,以及前蘇聯國家的影響力日益增大,如果繼續保持這一趨勢,未來的俄中邊界可能以歐亞大陸的分界線烏拉爾山脈劃分。

另一名俄羅斯學者最近批評親克里姆林宮的能源巨頭在北極開採石油,以及俄羅斯加強在北極地區的軍事存在。他認為,歷史經驗表明俄羅斯的這些舉動只能使純淨的北極生態被糟蹋,因此他呼籲北極應該被國際社會共同擁有。

俄羅斯媒體說,如果套用剛剛通過的新法律,這兩人都會因為各自的言論被定罪。

國家杜馬通過的另一項新法律試圖限制民眾通過互聯網串聯和組織未經當局許可的大型集會和示威。這項法律提到,在未經法院批准的情況下,檢察官和副檢察官可根據投訴關閉那些煽動極端主義,鼓吹民族仇恨,以及呼籲騷亂和組織未經批准的大規模示威活動的網站。

這項法律的起草者之一,杜馬議員盧戈沃伊說,推動他起草有關法律是因為幾個月前在莫斯科南部爆發的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騷亂。那次騷亂就是通過一家俄羅斯主要搜索引擎的網站串聯發起的。那次騷亂的導火索是一名阿塞拜疆青年在爭執中用刀刺死了一名俄羅斯青年。

議員盧戈沃伊曾在俄羅斯聯邦安全局服役。以激烈批評普京聞名的叛逃特工利特維年科幾年前在倫敦被人用放射性毒藥毒死後,英國警方認為盧戈沃伊就是那次毒殺事件的嫌疑人之一。

俄羅斯反對派人士認為,杜馬通過相關法律除了將限制人們的言論自由,使俄羅斯互聯網的自由度再次降低外,新法律將成為阻撓民眾上街抗議的工具。

反對派活動人士科茲洛夫斯基說:“通過這些法律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打壓反對派。他們非常了解反對派的組成,反對派的成員,反對派想計劃舉行的活動,以及各個反對派組織之間的關係,為了打擊極端主義,反對民族仇恨而關閉網站,這僅是個藉口。”

政治學者馬卡爾金說,當局利用相關法律不僅能打壓帶有激進色彩的反對派,那些對政府持溫和批評立場的人士也會因此受到影響。

民主派政黨亞博盧集團領導人米特羅辛說,烏克蘭的大規模反政府抗議活動讓普京政府害怕,當局正採取措施來避免類似烏克蘭那樣的抗議活動在俄羅斯發生。

但來自亞博盧集團的反對派人士鮑利沙科夫說,普京仍然對外對內宣稱俄羅斯是民主國家,普京周圍的權貴們也不願意外界把普京政體看成是極權體制,在控制互聯網方面,俄羅斯未必能完全走中國或是白俄羅斯的道路。

鮑利沙科夫:“同俄羅斯相比,白俄羅斯乾脆就不想塑造一種民主國家的形象,盧卡申科也毫不掩飾他的體制就是專制獨裁政體,但俄羅斯的普京政權不管怎樣還是需要民主自由的外表包裝。因此在白俄羅斯發生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時,特別是在總統大選後,當地的有關網站,反對派的網站全部被關閉,人們無法獲得信息。但在俄羅斯,類似的情況至今還從未發生過。所以有關法律會產生哪些影響,還有待觀察。”

俄羅斯的一些網絡人士認為,在串聯鼓動示威集會時,網民們可以使用許多網站,因此他們懷疑當局手中是否有足夠的資源來監控然後關閉數量龐大的各種網站。

國家杜馬的反對派議員古德科夫說,網民們可以有許多辦法繞過有關法律。比如不直接提參加示威集會,而是在網上呼籲串聯上街去散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