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狂熱民族主義推升普京的支持率

  • 施銳福

俄羅斯總統普京。

俄羅斯總統普京。

在西方制裁和油價下跌對經濟的雙重壓力下,俄羅斯貨幣盧布的匯率跌到歷史最低點。

但是,自從俄羅斯吞併烏克蘭克里米亞以來,普京總統的支持率超過了80%。

獨立民調機構勒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主任列弗•古德科夫(Lev Gudkov)說,克里米亞問題出現得正是時候。

“普京總統的支持率在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的戰爭期間,也就是2008年八九月間處於高峰,之後就不斷下跌。到今年一月份,他的支持率和人氣跌到最低點。”

古德科夫說,普京總統正處在一股民族主義狂熱和“大眾支持的假象” 中。

“目前來看,競爭被壓制,大眾傳媒被嚴格審查,杜馬,也就是俄羅斯議會得到的評價十分負面,被稱為是完全依賴普京和政府的機構,還被認為這不是議會,只是代表強大利益集團的遊說團體的組合。因此,通過操控大眾輿論,他們創造了大眾支持的假象。”

普京總統的支持者說,普京總統敢於對抗西方,恢復了俄羅斯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

普京總統說,冷戰中自封的勝利者一直無視俄羅斯的存在,他們需要自行改變世界秩序。

“當然經濟制裁是一個阻礙。他們想通過這些制裁來傷害我們,阻礙我們的發展,把我們推入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的孤立狀態,也就是要使我們落後。”

俄羅斯能源諮詢公司(RusEnergy)分析員米哈伊爾•克魯季欣(Mikhail Krutikhin)說,制裁已經導致公司三分之一的客戶放棄了簽合同的想法。但他也提到反西方的言論和油價有關。石油是俄羅斯最重要的出口,這項收入佔政府預算的一半。

“我認為油價越高,普京支持者的聲音就越大,民族主義言論就越激昂。但是,只要油價一下跌,我認為普京的支持率和這樣的言論都會減弱。”

作為對製裁的回應,普京總統禁止從西方國家進口食品。這又增加了消費者的開支。

分析人士說,經濟困難促使人們以更實際的眼光看待現狀和前景,因此已經有跡象顯示,克里姆林宮的愛國狂熱和政治宣傳已開始衰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