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媒體評中國新一代領導人

  • 白樺 莫斯科

蘇聯解體後90年代初的俄羅斯宣傳畫

蘇聯解體後90年代初的俄羅斯宣傳畫

俄羅斯媒體評論中國新一代領導人,認為雖然中共黨內的各個利益集團內鬥激烈,但繼續維持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是各派系的共同目標。俄羅斯學者認為,習近平等人未必能帶領中國政治改革,但會限制貧富差別﹐預防進一步擴大引發社會不穩。

莫斯科 - 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新一代領導人登台亮相後,俄羅斯總理梅德韋杰夫發電祝賀習近平成為中國新領導人,同時期望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和中共未來將進一步加強合作。在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宮後,梅德韋杰夫目前是統一俄羅斯黨的領導人。

俄羅斯媒體紛紛對習近平等中國新領導人發表評論。商務咨詢報說,中共選擇了太子黨成員作為他們的新領袖。官方的俄羅斯電視台說,外界對習近平的了解非常少,僅知道他屬於太子黨,他的父親是毛澤東的追隨者,他的妻子是一名歌星。

*出身權貴 共同目標是維護共產黨統治*

莫斯科呼聲廣播電台說,習近平來自共產黨權貴家庭,但他也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關押過。報導說,當絕大多數中國人那時生活在貧困線上時,習近平卻能在北京的共產黨貴族學校里接受最好的教育,上下學有司機專車接送。報導說,習近平為人低調,處事小心謹慎。他幾乎沒有政敵,沒有大的失敗,但同時也沒有耀眼的成就。但在習近平最後成為中國新領導人過程中,他的權貴出身背景,他的家族影響和龐大的關係網發揮了關鍵作用。

俄羅斯媒體說,雖然中共黨內各個利益集團這次圍繞權力移交內鬥激烈,但各派系的一個共同目標﹐仍然是繼續維持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並推動經濟改革。

*權力移交平靜 未發生意外*

俄羅斯中國問題學者貝格爾認為,這次中共權力交接最引人關注的是,習近平全面接掌政權,胡錦濤不再擔任中央軍委主席職務,因此打破了鄧小平和江澤民退休後仍然在一段時間里掌控軍權的傳統。貝格爾說,總的來看中共這次權力交接比較順利。

貝格爾說:“最重要的是,這次權力交接得很平靜,沒有太大的意外。另一個重要的地方是,在權力交接的同時,中國沒發生動盪。所以新的中共領導層基本上將繼續前任路線,無論是在內政和外交上,都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未來唯一將實施重大改革的地方可能是調正收入結構和財富的分配,就是讓富人少收入一些,增加一下窮人收入,使中產階層人數多一點,以便避免因為貧富差距更進一步擴大引起社會不穩定。”

*政改呼聲高 但中共小心謹慎*

貝格爾說,他不認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新領導層將大力推動政治改革,因為蘇聯解體經驗讓中國權貴階層害怕,大舉政治改革的後果可能比共產黨目前面臨的處境更糟。貝格爾說,一些小幅度的改革仍將實施,但中國新領導人會非常小心謹慎。

另一名俄羅斯中國問題學者卡爾涅耶夫認為,中國社會迫切需求政治改革。不僅僅知識階層,一些互聯網友,甚至中國的某些權貴階層都提出必須改革。但是否政改主要取決於中國社會特別是權貴階層在這個方面是否能達成共識。

*現有模式不符合中國經濟地位*

卡爾涅耶夫說,30年前中國開始改革時,鄧小平當年提出的中國發展模式的潛力已經消耗光。擺在習近平等人面前的任務是帶領中國尋找新的發展模式,使這種新的模式更能符合中國現在的處境。

卡爾涅耶夫說:“比如中國的政治體制,中國今天的政治體制已經根本不符合中國在世界經濟中所處的地位。中國在世界經濟中處在日益重要的位置,但中國在政治領域仍然不夠開放,這就要求中國未來更加公開和透明,要求中國更多地參與對話,比如執政者同公民社會之間的對話。如果不進行政治改革,這些問題將不斷積累,會進一步增加社會緊張程度。中國的許多階層,其中包括執政階層的一些人都對這些問題非常了解。”

*中共需尋找新權力移交模式*

但卡爾涅耶夫認為,中國不太可能像前蘇聯戈爾巴喬夫那樣倉促改革,因為一些中國人不希望進行那種改革,而且蘇聯的解體也增加了中國國內反對改革的保守派勢力。

卡爾涅耶夫說,對習近平等人來說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持穩定,因為中共不希望權力移交過程造成社會動盪,所以不應指望習近平等新領導人會在最近的一兩年內有大的施政動作。

卡爾涅耶夫說,中共這次權力交接雖然外表上看起來較順利,但這種不透明的權力移交模式的潛力也在喪失,因為沒有人知道作為新領袖的習近平等人在想甚麼,他們未來想做甚麼,甚至這些中國新領導人究竟是些甚麼樣的人,因此中共未來需要尋找新的權力移交方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