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重用秘密警察方法對付反對派

  • 白樺 莫斯科

去年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警察同示威者發生衝突(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去年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警察同示威者發生衝突(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蘇聯解體20多年後,俄羅斯又開始動用蘇聯時代秘密警察使用過的方法對付反對派人士。法院最近裁決一名參加反普京示威的抗議者在精神病院中接受強制治療。法院的這一判決引起了各方關注並震動俄羅斯社會。

莫斯科市的一家法院幾天前對備受各方關注的科先科一案做出宣判。法院判決反對派人士科先科在去年5月6日的所謂騷亂中有罪,對執法人員行使暴力。法院還判決把科先科送到一家精神病院中強制治療。

去年5月6日在普京就職總統前夕,莫斯科爆發了大規模發政府示威。這次示威被驅
散,但示威者曾同防暴警察衝突。參加那次示威的數十名反對派人士稍後被逮捕正在接受審判。科先科是這起案件中被宣判的第三人。

科先科是蘇聯解體20多年後第一個被法院判決投入精神病院的反對派人士。當局開始使用蘇聯時代的方法對付反對派人士震動了俄羅斯社會。

俄羅斯紀念碑人權組織副主席彼得羅夫說,在蘇聯時代,大批持不同政見者曾被投入精神病院。精神病是當時鎮壓持不同政見者的工具。現在當局又操起這個工具打壓普京的批評者。

彼得羅夫說:“蘇聯時代,幾乎有一半的持不同政見者因為發表反蘇言論被宣判有精神病被投入精神病院,在這個領域有統計數字。通常是法庭上控方對持不同政見人士無計可施,司法審判走入死胡同時,當局就開始使用精神病這個工具。”

莫斯科回聲廣播電台說,科先科被指控毆打防爆警察,但在法庭辯論中,警察沒有
認出科先科。法庭上出示的錄像和照片還有證人的作證都顯示科先科同警察沒有肢
體接觸,但法官卻判處科先科有罪,這是俄羅斯司法制度的恥辱。

另一家有影響力媒體,《公報》特別發表評論文章說,科先科一案具有很重要的象
徵意義。科先科否認自己有罪並拒絕同調查機關合作,他在法庭上的辯護邏輯緊密,
思維清晰,非常有說服力。科先科的母親不久前去世,法院禁止科先科參加葬禮同
母親告別,所有這一切都說明俄羅斯司法體系日益畸形。

大赦國際發表聲明呼籲立刻釋放科先科。這家著名國際人權組織認為,科先科同其
他因為參加去年5月6日示威被捕的人士一樣都是良心犯,而當局重新使用蘇聯方法
是想讓反對派人士沉默。

法官宣判時,包括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利尼在內的大批社會知名人士到場旁聽,法
庭門外同時聚集了眾多抗議者高呼口號支持科先科。

科先科的姐姐克謝尼婭認為,判決非常不公平,她同時無法知道以後是否有可能去
精神病院探視科先科。

克謝尼婭說:“我兄弟沒有毆打警察,他沒有做對他指控的那些事情。他完全是個正常人,根本不需要任何強制性治療。我們會上訴,但我也清楚我們的希望非常小,但我們會抗爭到底。”

38歲的科先科過去在軍隊服役時因為受傷被診斷患有輕度精神分裂。最近10年來他一直定期去醫院檢查並服用相關藥物。

法官對科先科的判決主要依靠了著名的謝爾布斯基精神鑒定中心專家的診斷結果。位於莫斯科的謝爾布斯基精神鑒定中心因為在蘇聯時代曾把大批持不同政見者診斷為精神病而臭名昭著。俄羅斯人權人士把這家中心稱為當局迫害持不同政見者的工具。

俄羅斯獨立精神學會發表聲明譴責謝爾布斯基精神鑒定中心對科先科的診斷帶有政治色彩。聲明說,這家中心僅同科先科會面一個小時就下結論,同時故意誇大科先科的病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