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多宗間諜案曝光引發社會關注

  • 白樺 莫斯科

莫斯科市中心的兩棟前克格勃總部辦公大樓,目前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所在地。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市中心的兩棟前克格勃總部辦公大樓,目前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所在地。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最近發生多宗間諜案件引起社會關注。 評論人士說,間諜案件突然增多顯示普京當局對社會的控制日益加緊,壓抑的社會氣氛使民眾將如同前蘇聯時期那樣害怕與外國人接觸。 但其中的一起間諜案件也反映了俄羅斯東正教會同安全情報部門的特殊密切關係。

諜案大增各種原因被捕

最近幾個月以來,被公開的俄羅斯間諜案數量大幅度增加。 一名莫斯科市民因涉嫌向國外提供情報,以叛國罪被起訴。 俄羅斯黑海艦隊一艘燃油補給艦上的一名水手也因為同樣罪名被逮捕。 這兩人最高將被判處20年徒刑。

位於伏爾加河岸邊的下諾夫哥羅德州俄羅斯聯邦核研究中心科學家戈盧別夫因為洩密罪正被當局調查,並被禁止出境。 戈盧別夫去年在布拉格曾參加過一個學術研討會並發表演講。 研討會組織者把會上的學術論文和演講發言整理後出書發表。 但俄羅斯安全部門認為,戈盧別夫的有關發言洩露了國家機密。

引起社會關注的另一起間諜案涉及有7個孩子的母親達維多娃涉嫌向國外提供情報。 家住西部斯摩棱斯克州的達維多娃是俄羅斯共產黨的支持者。 達維多娃不滿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當注意到自己家附近的軍事基地變得空曠時,她判定駐紮在軍事基地的俄軍部隊已開赴烏克蘭東部,隨後打電話給附近地區的烏克蘭總領事館通報這一消息,但電話被俄羅斯安全部門竊聽。 她在今年一月份被捕。 俄羅斯社交網絡上隨後發起了要求釋放達維多娃的大規模請願活動。 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俄羅斯司法部門從莫斯科的監獄中把達維多娃釋放,目前她被軟禁在家裡。

修改法律害怕與外國人接觸

關注安全情報事務的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薩爾達托夫說,俄羅斯修改了相關法律,現在能輕易地指控任何人犯有洩密和叛國罪。 他說:

薩爾達托夫:“過去要是想指控人們犯有類似罪行,必須要證明兩件事情。一是必須確認嫌疑人提供的文件或是信息確實 帶有國家機密,這需要進行鑑定。第二 是,必須能證明,嫌疑人把這些文件或是信息確實轉交給了外國情報機構,而不是隨意的某個人,為此也需要做專家鑑定。但現在根據新的法律,根本就不需要 做這些,只要認為嫌疑人的活動對國家安全構成了威脅,就可以把他們逮捕並提出指控,因此俄羅斯的間諜案件現在越來越多。”

薩爾達托夫說,俄羅斯的社會氣氛本來就變得越來越壓抑,官方的新聞媒體上充斥著俄羅斯周圍盡是敵人的各種宣傳,現 在這些間諜案件都被公開報導,更增加了民眾的恐懼心理,其結果將使俄羅斯社會變得日益封閉,人們同外國人接觸時將變得非常小心謹慎,甚至會害怕同外國人聯 繫,因為對任何一個無辜的人都能做出類似的指控。

前情報軍官任職教會

在最近被公開的間諜案中,俄羅斯東正教會對外聯絡部職員彼得林一案再次讓人們關注東正教會與安全情報部門的特殊關係。 對外聯絡部相當於東正教會的外交部。 俄羅斯東正教大牧手基里爾過去曾長期擔任這一部門的主管。

彼得林被指控向外國情報機構提供有關東正教會和其他領域的機密。 他在服務東正教會前曾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軍官。

東正教會與克格勃

莫斯科郊外的一處東正教堂和信徒。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郊外的一處東正教堂和信徒。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上個世紀90年代初蘇聯解體時,許多機密檔案一度對外公開。 當時的蘇聯和俄羅斯媒體上曾出現過不少記者調查文章揭露蘇聯時期的東正教會被克格勃滲透,並為秘密警察服務。

俄羅斯宗教事務學者庫拉耶夫說,蘇聯時代的東正教會與克格勃密切合作。 當時東正教會對外聯絡部副主管同時也兼任克格勃的軍官。 在戈爾巴喬夫推行重建政策以及蘇聯解體後,安全情報機構對教會的影響大為減少幾乎變成零,使教會再次獲得自由。 但彼得林一案說明,現在又再次返回了教會與安全情報機構密切合作的那種蘇聯模式。

評論人士薩爾達托夫說,目前不清楚的是,彼得林提供的機密情報是他任職聯邦安全局時所掌握的情報,還是東正教會的活動。 俄羅斯東正教會名義上獨立於政府,因此這起間諜案令人費解。 薩爾達托夫也質疑彼得林利用神職人員身份從事情報活動的說法。

案件蹊蹺教會低調

薩爾達托夫:“以外交官身份從事間諜活動時,由於外交官有豁免權,所以能受到保護。但以神職人員身份作掩護,神職人員並沒有豁免權。當然,間諜可以用各種身份掩護自己。不過,彼得林一案有許多奇怪之處。”

俄羅斯東正教會對彼得林一案低調反應。 東正教會承認彼得林曾在教會工作,但目前已離職。 教會同時否認彼得林是神職人員。 彼得林的兄弟說,他是一名虔誠的東正教徒,熱愛國家,根本不可能做出叛國行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