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烏關係- 兄弟鬩牆錯綜複雜


普京3月間開始在講話中強調斯拉夫人的兄弟之情。

普京3月間開始在講話中強調斯拉夫人的兄弟之情。

雖然有著共同的文化和歷史淵源,但過去一百年來,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關係卻是剪不斷,理還亂,不時會有碰撞。這種矛盾根源導致兩國當前的緊張對峙。

烏克蘭地緣政治的重要性顯而易見。對莫斯科來說,這是俄羅斯天然氣出口歐洲市場的一個關鍵輸送渠道。如果假想西方進攻俄羅斯,烏克蘭還是緩衝地帶,能夠減緩攻勢。

俄羅斯總統普京明白烏克蘭的重要性。自從3月間吞併了克里米亞之後,普京開始在講話中強調斯拉夫人的兄弟之情。

俄羅斯總統普京說﹕“我們一直而且將永遠認為,烏克蘭不僅僅是我們最近的鄰居,還是我們真正的兄弟之邦。”

不過,俄羅斯電視台“雨頻道”(TV Rain)的主播兼副總編瑪麗亞馬基娃說﹐俄烏關係並不像普京描述的那麼簡單,特別是在烏克蘭人的內心世界,這種關係要複雜得多。

“雨頻道”電視台主播兼副主編瑪麗亞馬基娃說﹕“有幅漫畫描繪一名烏克蘭人使出全身的力氣要把門關上,而門外是穿著俄羅斯迷彩服的人在敲門。俄羅斯人說:‘開門啊,兄弟,我要保護你不受法西斯分子傷害。’這幅漫畫生動地表達了很多烏克蘭人的想法。”

烏克蘭人並沒有遺忘蘇聯獨裁者斯大林1930年代策劃的大規模處決和大饑荒。有數百萬烏克蘭人為此喪生。對俄羅斯人來說,一些烏克蘭人在二戰期間勾結納粹,這是令人痛心疾首的背叛,俄羅斯媒體用這段歷史來把親基輔的示威者描述為“法西斯分子”。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瑪莎利普曼說,這種政治標簽強行把人分類。她提到,俄羅斯媒體經常把烏克蘭人一分為二,不是“我們的人”,就是“法西斯分子”。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瑪莎利普曼說﹕“這種說法在修辭上有點忘記了烏克蘭人是一個民族。”

利普曼說, “保護”是俄羅斯媒體愛用的另一個關鍵詞。她對“兄弟之情”和“保護”這兩個詞是否兼容提出疑問。

她說﹕“如果俄軍真的進入了烏克蘭,他們保護甚麼呢?保護俄羅斯人不受烏克蘭人傷害?我覺得,這裡有某種故意的模糊,但是,在某一時間點,這種模糊必須得到澄清。”

烏克蘭選舉已經結束,莫斯科似乎接受了波羅申科當選總統的事實,在這一背景下,普京是否還會大談兄弟之情,目前還不清楚。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波羅申克接過的烏克蘭,山河破裂和國民對立的狀況是前所未有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