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面對恐怖威脅 令俄羅斯走近西方

  • 白樺 莫斯科

今年8月莫斯科航展上的圖-22戰略轟炸機,星期二參加了對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的空襲(美國之音白樺 )

今年8月莫斯科航展上的圖-22戰略轟炸機,星期二參加了對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的空襲(美國之音白樺 )

共同面對恐怖攻擊的威脅可能使俄羅斯與西方再次走近。俄羅斯媒體說,新形勢為俄羅斯擺脫國際孤立,與西方改善關係提供了機會。分析人士認為,雖然在反恐問題上俄羅斯離不開西方,但俄羅斯未必會因此大幅調整同中國的外交。

俄羅斯上議院聯邦委員會星期三呼籲世界各國擱置分歧,組建廣泛聯盟共同對抗恐怖主義。正在菲律賓出席亞太經合組織峰會的俄羅斯總理梅德韋杰夫當天也發出了類似呼籲。

互聯網媒體《報紙》的社論說,俄羅斯客機被炸,巴黎遭到襲擊,以及接下來的恐怖攻擊威脅,這些都為俄羅斯與西方聯手共同打擊伊斯蘭國,以及為俄羅斯擺脫國際孤立提供了機會。

俄羅斯官方電視台說,就如同二次大戰時蘇聯、美國和英國結成同盟對抗納粹德國一樣,這次俄羅斯也應同西方組成對抗伊斯蘭國的聯盟。獨立報和商人日報都認為,法國總統奧朗德正推動莫斯科和華盛頓組成聯盟共同對付恐怖分子。

俄羅斯國際問題學者博伊科說,普京總統這次在土耳其參加20國集團峰會期間與幾乎所有的西方大國領導人都舉行了會晤,其中包括英國首相卡梅倫,而英國一個星期前還宣佈俄羅斯是主要威脅。從各個方面現在都傳出了愈來愈多的積極信號推動俄羅斯與西方改善關係。另一方面,2001年9.11事件後,俄羅斯當時是美國所領導的國際反恐聯盟的重要盟友,但3到4年後,雙方關係就開始變冷,到今天跌到最低點,而且烏克蘭問題並沒有從議事日程上撤銷。所以,不要指望俄羅斯與西方能立刻走近。

博伊科說:“我想雙方關係完全恢復到烏克蘭危機之前的水平不太可能,因為分歧太大,雙方走的已經太遠了。西方也不想撤除對俄羅斯的制裁,仍然在保持對俄羅斯的壓力,儘管歐洲領導人同普京見面,但至少對今天的歐洲執政精英們來說,他們不會因為反恐這個共同話題改變對俄羅斯的立場。俄羅斯與西方關係改善將是一個緩慢和較長的過程。”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星期三表示,俄羅斯客機在埃及西奈半島上空被炸是對俄羅斯國家的攻擊行為。克里姆林宮已承認這宗造成包括24名兒童在內的兩百多人喪生的空難是一起恐怖攻擊事件。俄羅斯星期二首次出動多種型號的戰略轟炸機從本土出發,發射巡航導彈攻擊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目標。普京總統說,空中打擊將會加強。他還下令在地中海的俄羅斯黑海艦隊旗艦莫斯科號導彈巡洋艦與正前往那裡的法國戴高樂號航空母艦協調行動。普京要求在地中海為敘利亞軍事行動提供支持的俄羅斯海軍把法國軍隊當成盟軍看待。

普京總統新聞發言人佩斯科夫說,俄羅斯同美國在打擊伊斯蘭國問題上立場一致,雙方的分歧僅集中在一些戰術性的細節問題上。但他強調,俄羅斯在敘利亞將不會出動地面部隊。

俄羅斯中東問題學者舒米林說,只要俄羅斯真的反恐,真的打擊伊斯蘭國而不是敘利亞的阿薩德反對派,西方會歡迎俄羅斯加入到反恐聯盟中。雖然在如何對待阿薩德的問題上立場分歧,但為了對付伊斯蘭國這個共同目標,雙方有達成妥協的可能。

俄羅斯親西方民主派政黨亞博盧集團領袖亞夫林斯基表示,恐怖主義才是俄羅斯的真正敵人和威脅,而並不是北約,西方,烏克蘭。俄羅斯只有加入西方領導的反恐陣營,才能保護自己的安全。但他承認,同西方再次接近意味著俄羅斯必須根本改變目前的內政外交,對普京體制來說似乎不太可能。

分析人士警告說,沒有西方幫助與合作,俄羅斯將單獨面對恐怖威脅。雖然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日益密切,但在安全和反恐問題上中國幫不上俄羅斯太多的忙。

學者博伊科說,面向東方作為俄羅斯的長期政策不會因為恐怖威脅而調整。

博伊科說:“我看不到俄羅斯大幅調整外交,放棄轉向東方,掉頭面向西方的可能。同9.11事件後俄羅斯的做法相比,這次俄羅斯比較謹慎,俄羅斯會繼續保持轉向東方這個趨勢。”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剛結束的20國集團峰會期間表示,同一年前相比,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的緊張程度有所降低。俄羅斯既面向東方,也同時面向西方。俄羅斯不會放棄同這兩個方面的友好關係。

同時,普京的許多批評認為,俄羅斯的外交活動空間將變窄並趨於被動。俄羅斯出兵敘利亞時沒有考慮到可能遭受的恐怖襲擊風險。社會學者艾德曼說,如果不出兵敘利亞,那兩百多名俄羅斯乘客就不會喪生。學者梅里尼科夫認為,普京已陷入敘利亞,只能走下去,現在已經沒有退路。

俄羅斯航空公司已接到官方建議,加強在47國家的機場的安全檢查措施。一些安全專家認為,俄羅斯成為可恐怖攻擊目標後,分散在國外的俄羅斯機構和各種設施更難於保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