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黨員退黨 共產主義在俄羅斯沒有前途

  • 白樺 莫斯科

去年11月7日,十月革命節紀念日,俄共在莫斯科市中心遊行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去年11月7日,十月革命節紀念日,俄共在莫斯科市中心遊行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一批俄羅斯共產黨的地方党員最近宣布退黨。分析人士說,內鬥使俄共形象受到損害。與此同時,俄羅斯共產黨的一名前領導人認為,共產主義在俄羅斯已沒有前途。

*共產黨不捍衛勞工階級利益*

俄羅斯三個主要地區的地方共產黨黨組織最近分別發表退黨聲明。他們指責久加諾夫領導的俄羅斯共產黨同克里姆林宮合作,不能捍衛勞工階級的利益。

西伯利亞托木斯克地區的前共產黨第一書記佳日孔說,他和10多名當地共產黨員以及當地州議會的幾名共產黨議員宣布退出俄羅斯共產黨。他們表示,今天的俄羅斯共產黨沒能成為主要政治勢力,更不可能執政。他批評說,俄共領袖久加諾夫不但同克里姆林宮,還同俄羅斯東正教會合作,做交易,傳統的馬克思主義信仰正被俄共現在崇尚的俄羅斯民族主義玷污。佳日孔帶領這批共產黨員決定加入左翼勢力“俄羅斯聯合勞動陣線”。

*共產黨蛻變成資產階級*

韃靼斯坦阿里每季耶夫市的共產黨組織29名成員宣布集體脫離俄共。他們發表聲明說,俄共現已蛻變成資產階級政黨。他們決定加入新的左翼政治組織“地區共產主義者聯盟”。在這之前,韃靼斯坦其他四個地區的共產黨地方組織也做出了類似的退黨決定。

離莫斯科不遠的伊萬諾沃州的24名共產黨員兩天前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退黨。當地州議會來自共產黨的議員普洛特尼科夫說,包括他在內的州議會三分之二的共產黨議員都做出了退黨決定。他們對俄共任命新的州共產黨領導人感到不滿。他們認為這一任命違反了黨內民主程序,造成當地共產黨分裂。

*放棄鬥爭 喪失執政機會*

大學教師奧辛(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大學教師奧辛(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共批評者、俄羅斯共產主義工人黨成員,大學教師奧辛說,俄共自從1993年成立以來,人數一直在不斷減少。除了許多年邁的老共產黨員去世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內鬥,許多人因為不滿退出俄共,隨後加入其他的共產主義政黨或是左翼組織。奧辛說,許多人退黨是因為他們看不到俄共作為政治勢力有發展前途。

奧辛說:“如果按照列寧的理論衡量的話,俄共從一開始就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共產黨。因為在歷次總統和議會大選中,比如在1993年,1998年,2005年等,俄共都放棄了鬥爭,因此也就放棄了奪取政權的機會,這讓許多人感到非常失望。”

*支持俄共只因不滿現狀*

奧辛說,許多人仍然支持俄共僅是因為對現狀不滿。另一方面,由於俄共同克里姆林宮有交易,當局通常默許俄共組織和發動一些抗議示威活動,這也讓許多不滿群眾繼續留在俄共內能為他們上街抗議提供一個平台。他認為,一些人退黨不會動搖俄共基礎,但內鬥會削弱俄共影響,更會破壞俄共聲譽。

*內鬥損害形象*

俄共領袖久加諾夫在等待會晤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習近平3月23日訪問俄羅斯國家杜馬時,久加諾夫是俄方代表團成員。(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共領袖久加諾夫在等待會晤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習近平3月23日訪問俄羅斯國家杜馬時,久加諾夫是俄方代表團成員。(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媒體說,俄共內鬥由來已久,而且黨內經常有人不斷挑戰久加諾夫的領袖地位。這些內鬥在經過媒體報道之後,俄共形象總會受到損害。在2002年,俄共內鬥導致當時的俄共領導人和前國家杜馬議長謝列茲尼奧夫,以及其他幾名共產黨國會議員退出俄共。俄共最嚴重的一次分裂是在2004年,當時的俄共主要成員謝迷津曾發動要求久加諾夫下台運動,但後來被俄共開除。謝迷津和其他一些黨員隨後成立了左翼組織“人民愛國聯盟”。


*俄共:克里姆林宮黑手*

俄共指責某些黨員退黨和挑戰久加諾夫權威的舉動都出自克里姆林宮之手,目的是削弱俄共在民眾中的影響,並製造俄共分裂。俄共在二月份的黨代會上特別修改了黨章,使開除黨員變得更加容易。


*共產黨影響消退 面臨危機*

前國家杜馬議長謝列茲尼奧夫(左)(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前國家杜馬議長謝列茲尼奧夫(左)(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1996年到2004年期間擔任國家杜馬議長的前俄共領導人謝列茲尼奧夫說,俄共盡管仍然是俄羅斯的主要政治勢力,但俄共的影響一直在消退。

他說:“國家杜馬中雖然也有俄共參加,但俄共已不是最大的杜馬政黨,這同90年代時的情景完全不同。這說明俄共的勢力在削弱。另外俄共也在老化,雖然久加諾夫說有許多年輕人入黨,但其實黨內的年輕人並不多。另一個問題就是黨的領袖20年來一直不變,總是久加諾夫。”

*左翼有前途 俄共應拋棄共產主義*

謝列茲尼奧夫說,俄共目前拿不出能夠吸引民眾的政治主張,這是俄共面臨的另一個危機。他認為,俄共只有放棄共產主義才會在俄羅斯有前途。

謝列茲尼奧夫說:“俄羅斯持左翼觀點的人非常多,比如社會黨,社會民主黨的支持者都很多,所以我認為俄羅斯的左翼勢力有非常大的前途。如果俄共能夠轉型,走歐洲式的社會黨或是社會民主黨的道路,並吸收他們的主張,俄共才會有前途。如果俄共繼續堅持馬列主義,不對馬列主義做新的解釋,那俄共的支持者只能越來越少。”

*前共產黨喉舌變成社會黨人*

謝列茲尼奧夫在蘇聯時代曾是《共青團真理報》,以及《真理報》的主編。他強調說,他已經不是共產黨員,而是一名社會黨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