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外國非政府組織 前景堪虞

  • 白樺 莫斯科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要求普京下台的標語。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要求普京下台的標語。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針對非政府組織,在俄羅斯開始實施的外國代理人法可能導致俄羅斯一家主要的權威民意調查機構“利瓦達中心”關閉。俄羅斯其他一些主要非政府組織的前景也不令人樂觀。

俄羅斯三大主要民意調查機構之一“利瓦達中心”因為開始實施的針對非政府組織的“外國代理人法”可能被迫關閉。
監督選舉的人權機構“戈洛斯”志願者奧莉加。她手中的標語是:“戈洛斯”反對選 舉舞弊,但司法部卻反對“戈洛斯”,4月17日莫斯科支持納瓦里內集會。(美國之 音白樺拍攝)

監督選舉的人權機構“戈洛斯”志願者奧莉加。她手中的標語是:“戈洛斯”反對選 舉舞弊,但司法部卻反對“戈洛斯”,4月17日莫斯科支持納瓦里內集會。(美國之 音白樺拍攝)


利瓦達中心領導人古德科夫說,他們已收到莫斯科市薩維洛夫區檢察院的書面警告。檢察院指控利瓦達中心獲得外國資助,這家中心的民調和一些分析研究結果對社會民意產生影響,這意味在俄羅斯參與了政治活動,但利瓦達中心卻沒有按照外國代理人法的規定以外國代理人的身份登記。

古德科夫說,檢察院的警告使拉瓦達中心陷於困境。由於分析文章和民調結果被當作政治活動,這家中心將被迫停止發表民意調查結果,相關科研活動也將因此停止。古德科夫說,另外兩家俄羅斯主要民意調查機構通常都是受政府的委托從事社會民調,但官方並不資助利瓦達中心。

古德科夫說:“我們除了自己賺錢外,我們沒有獲得任何資助。我們主要是根據客戶的要求從事民調和分析研究,並提供建議。來自國外的資金在我們預算中所佔比重非常少。絕大多數資金主要來自市場調查。但檢察院方面卻堅持獲得任何外國資金都是外國代理人。”

古德科夫說,來自國外的資金僅佔這家研究中心預算經費的1.5%到3%。但利瓦達中心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以外國代理人的身份登記。他認為,調查和研究政治並不等於從事政治活動,這就如同治療疾病並不等於傳播疾病一樣。

利瓦達中心被認為是一家權威的獨立民意調查機構。這家中心發表的民調結果被廣泛引用。同其他兩家有政府背景的民調機構不同,利瓦達中心經常發表對一些敏感問題的民調結果,許多民調結果讓當局尷尬。

在普京去年背部受傷後,利瓦達中心發表了民眾對總統健康狀況的調查結果。因激烈抨擊普京而流亡英國的俄羅斯富豪別列佐夫斯基不久前去世後,利瓦達中心發表民調顯示,多數民眾不相信別列佐夫斯基死於自殺。這家中心幾天前發表的普京民意支持率大大低於其他兩家民調機構的結果。利瓦達中心不久前發表的另一項社會民調透露,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的民意支持率4月份比3月份下跌了10%,而且有一半
的民眾同意統一俄羅斯黨是“騙子和小偷政黨”的評價。

利瓦達中心領導人古德科夫說,對利瓦達中心的打壓反映了普京制度的施政方向。他們目前正同律師磋商研究對策。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的標語,不要政治暴力

5月6日莫斯科反政府示威中的標語,不要政治暴力


自從2011年末俄羅斯爆發反政府示威後,俄羅斯實施一系列法律日益加緊社會控制,針對非政府組織的外國代理人法是其中的一項法律。俄羅斯檢察院今年春季起對非政府組織進行了大規模檢查。這項法律規定接受外國資助的非政府組織必須以外國代理人身份登記。普京強調,俄羅斯政府必須知道非政府組織的資金來源,以及它們利用這些資金在俄羅斯從事哪些活動。

但目前還沒有一家非政府組織自願以外國代理人的身份登記。外國代理人在俄語中含有貶義,意思是充當外國間諜。俄羅斯人權活動人士認為,以外國代理人身份登記是在侮辱非政府組織。

除了利瓦達中心外,以監督選舉和揭露選舉舞弊聞名的非政府組織“戈洛斯”也面臨被關閉的命運。由於這家組織拒絕以外國代理人身份登記,法院對這家組織及其領導人最近判處巨額罰款。另外,以研究斯大林時代政治迫害歷史聞名的紀念碑人權組織,和研究調查腐敗問題的俄羅斯透明國際等也受到了同樣的壓力。

“戈洛斯”副主任梅洛科尼揚茨說,“戈洛斯”同其他主要非政府組織不會屈服壓力,將抗爭下去。他們也有可能會組建新的非政府組織在俄羅斯繼續活動。梅洛科尼揚茨說,除了使用外國代理人法外,當局還動用稅務等其他手段加大對非政府組織的壓力。

梅洛科尼揚茨說:“我們在地方上的機構都遭到大規模的稅務檢查,不知道這些稅務檢查的最後結果。在地方上同我們合作的許多人士都受到當局的詢問,官員們所提的問題都同稅務無關,比‘戈洛斯’的活動細節等等。”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葉利欽時代的國家杜馬副議長雷日科夫說,當局想完全切斷非政府組織的外來援助。如果非政府組織抗爭,拒絕以外國代理人身份登記,非政府組織將被關閉,俄羅斯的獨立非政府組織將完全停止活動,這對俄羅斯的公民社會來說是一場災難。

雷日科夫對俄羅斯非政府組織的前景非常悲觀。他認為,在獨立非政府組織的活動有可能全面停止的同時,克里姆林宮大大增加了對官方支持的一些非政府組織的資助,以便使這些官方支持的非政府組織成為掌控社會的工具。

外國代理人法的起草者之一,來自統一俄羅斯黨的國家杜馬副議長熱烈茲尼亞克說,利瓦達中心早就在積極參與俄羅斯的政治活動。這家中心領導人的政治立場同情反對派,許多觀點不是學者觀點,因此影響了民調結果的客觀公正。

另一名國家杜馬議員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利瓦達中心可以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