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對美國取消奧巴馬與普京下月會晤 俄方失望

  • 白樺 莫斯科

國會議員卡拉什尼科夫(左一)和俄共領袖久加諾夫(中間)。

國會議員卡拉什尼科夫(左一)和俄共領袖久加諾夫(中間)。


俄羅斯對美國取消奧巴馬同普京下個月在莫斯科舉行的單獨會晤感到失望。分析人士
說,儘管俄羅斯方面盡量低調處理這宗事件,但由於普京是在國內大規模抗議聲中再次就職總統,再加上普京的國際形象日益變差,克里姆林宮試圖借助這次俄美莫斯科峰會來提高普京聲望的想法也因此落空。

俄羅斯媒體和政治分析人士大量評論美國宣佈取消9月初將在莫斯科舉行的奧巴馬和普京的單獨會晤。

著名的美國與加拿大研究所所長羅戈說,斯諾登事件引發了這場俄美關係危機。他說,中國很快甩掉了斯諾登這個包袱,但俄羅斯卻沒能或者說是不想甩掉這個包袱,因此斯諾登成為雙邊關係中的一個非建設性因素。

9月初將在聖彼得堡召開20國集團峰會。奧巴馬總統原計劃在20國集團峰會前夕訪問莫斯科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高峰會晤。因此在斯諾登抵達莫斯科機場後,俄羅斯媒體和有關人士一直高度關注斯諾登事件是否將影響到奧巴馬和普京莫斯科峰會。

俄羅斯媒體說,在斯諾登獲得臨時庇護後,奧巴馬將盡量縮減他在俄羅斯的訪問行程。克里姆林宮的高級官員在私下場合都非常在意奧巴馬取消這次莫斯科之行,雖然俄羅斯官方表面上盡量淡化和低調處理這宗事件。

分析人士說,普京是在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浪潮中一年前再次就職總統。同時,普京在國際社會中的形象也在日益變差。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宮後,俄羅斯通過一係列限制公民自由的法律,打壓反對派人士和非政府組織,以及同性戀團體,這些都造成普京去西方國家訪問時同樣伴隨著大規模抗議活動。隨著2014年索契冬季奧運會日期的臨近,關注俄羅斯國內人權,呼籲抵制這次冬奧會的聲音也逐漸增多,正是在這一背景下,克里姆林宮的一些高級官員期望,原計劃的奧巴馬訪問莫斯科並單獨會晤普京,無疑將對提高普京聲望產生正面影響。

但來自共產黨的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國際事務委員會副主席卡拉什尼科夫認為,斯諾登事件很快將被人遺忘,俄美關係將在未來得到恢復。他認為,同上個世紀90年代俄羅斯需要西方貸款,有求美國不同,俄羅斯不會因為奧巴馬-普京峰會被取消受到影響。正相反,由於奧巴馬希望在核裁軍問題上有所作為,損失最大的是美國。

卡拉什尼科夫確信,不是俄羅斯,而是美國方面特別需要這次峰會。

卡拉什尼科夫說:“我並不想過分渲染美國取消這次奧巴馬-普京會晤的決定。因為普京因此不會損失甚麼。總的來講,從現實角度來看,我們並不是很需要美國,因為兩國的貿易額很小,但美國卻在能源等許多領域都對俄羅斯感興趣。”

俄羅斯國內針對如何處理斯諾登事件存在各種截然不同的觀點。卡拉什尼科夫同其他一些批評西方的人士一直主張給斯諾登庇護。一名俄羅斯戰略問題專家說,這部分人仍然保持冷戰思維,儘可能給美國製造麻煩而把俄羅斯的國家利益放在最後。俄羅斯最終給斯諾登臨時庇護顯示這部分人的主張佔據了上風。

俄羅斯商人日報的文章說,俄美莫斯科峰會被取消說明俄羅斯已不再是奧巴馬政府對外政策的一個首要方向,俄美關係陷入最低潮。

一家互聯網媒體說,除了斯諾登事件外,俄美在人權,導彈防御等許多領域都積聚了一係列棘手問題無法解決。

獨立報的文章說,俄美再次分道揚鑣。

塔斯社的評論文章認為,俄羅斯給斯諾登臨時庇護讓美國除了取消奧巴馬-普京峰會外別無選擇。但評論認為,目前的國際形勢促使兩國都不允許雙邊關係被冷凍和進一步變壞。兩國合作的大門仍然敞開。

戰略學者,全球政治中的俄羅斯雜誌主編盧基揚諾夫認為,美方的決定在俄方預料之中。

盧基揚諾夫說:“在俄羅斯給斯諾登臨時庇護後,形勢就已經很明了。在這種情況下奧巴馬如果還去莫斯科會晤普京,顯然將受到來自國內的大量批評。所以白宮走的是一條中間路線,美國和俄羅斯兩國國防部長和外長的二加二會晤仍然舉行,奧寶馬照樣參加20國集團峰會,但同普京的莫斯科峰會被取消。”

俄羅斯媒體透露,在8月9日將在華盛頓舉行的俄美防長和外長的會晤中,俄方將再一次努力說服美方讓奧巴馬訪問莫斯科,不要取消同普京的峰會。而美方也會再次尋求讓俄羅斯交出斯諾登。

普京總統的外交事務助理烏沙科夫說,俄羅斯對美國取消奧巴馬-普京峰會的決定感到失望。但他強調,俄羅斯有關奧巴馬訪問莫斯科的邀請仍然有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