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召開六四紀念研討會 天安門母親二十五載憶親兒

  • 東方

六四慘案的難屬以及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在北京召開關於六四的紀念研討會 (與會者提供)

六四慘案的難屬以及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在北京召開關於六四的紀念研討會 (與會者提供)

北京 - 一些北京維權律師、大學教授、六四難屬及活動人士5月3日在北京召開了一個關於六四事件的紀念研討會。研討會上,與會代表爭相發言,探討了六四事件對中國歷史進程的影響和後果,呼籲國際社會和中國當局繼續調查六四真相,並合理解決遺留問題。

*傷痛依舊*

在天安門六四慘案中痛失愛子的天安門母親代表張先玲介紹了她參加《2014•北京•六四紀念研討會》的情況。這位在六四天安門慘案中失去兒子的母親,一直不忍心整理兒子的遺物,怕的是睹物思人,揭開尚未愈合的心靈創痕。

張先玲說:“最近我在整理他的一些東西,他的同學當年在回憶他的一些片段。我當時就收起來,一直沒敢看,因為我一看會很傷心,很難過。所以我一直放在盒子里,沒打開過。最近我想,都二十五年了,我覺得也應該打開看看。我看了以後很感慨,我覺得我和王楠之間交流的還太少,他怎麼走上最后這個情況,我也真的是不太清楚他的心理變化。後來因為這個想法呢,我就開始寫這個《二十五載憶王楠》的短文。”

*警方盤問*

張先玲說,警方向她了解了這次座談會的有關情況。張先玲表示,沒有任何一條中國法律禁止他們在一起討論六四這個話題。

張先玲說:“今天早上有個派出所的負責這方面事情的副所長來找我問了。他問我參加沒參加甚麼聚會。我說:‘參加了。’他問我都有甚麼人參加。 我說:‘都有甚麼人啊,反正都比我知識高,我在那兒就算不上知識份子了。’我說,人家都是高知,有教授﹑有律師﹑還有一兩個年輕人,還有自由撰稿人,甚麼都有。討論的題目就是各抒己見,討論紀念六四的意義、看法、對當時情況的一種分析,甚麼內容都有, 都是公開的,估計網上都有的。我跟警察說:‘你就回去這麼說吧。這根本就不犯法,你哪條規定說不能討論六四啊? 說了嗎?你只是偷偷摸摸地屏蔽啊,禁止啊,你並沒有公開的法律說不准討論這個事。’”

*追憶兒子*

張先玲還介紹了她撰寫的一篇紀念兒子的短文《二十五載憶王楠》以及發言的主要內容。

張先玲說:“內容主要就是說我感覺王楠原來是一個很熱情很善良的孩子吧。畢竟他是個中學生,他對於大學生那些活動還不是很了解吧。他只是喜歡照相,經常去天安門照相。慢慢地他就懂了。他從大學生那邊聽到一些東西之後,簡而言之,他就從善良熱情的一個孩子,成長成了一個關注社會進步,關注社會公平的公平正義的這麼一個青年了。”

張先玲回憶25年前的那個晚上時說:“那天晚上,他為了追求自己心中的理想,其實他那個理想是很天真的。不管怎麼說,他是想要記錄歷史的真實嘛。我的意思是,他並沒有抱著一種英雄赴死的心態去做這個事情,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青年人。他去了以後就遇上了這麼一個事情,走上這麼一條不歸路。他並不是想去當英雄。他只是為了自己的理想,走上了一條國家民族复興的這一個坎坷路上,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很多人都是這樣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他們不想當英雄,但他們是英雄。”

*發言熱烈*

這次研討會是在一位難屬的私人寓所召開的。據張先玲介紹,會議從下午兩點鍾開始,一直到五點多鍾,每個與會者都有機會發言,很多人沒有盡興,討論氣氛非常熱烈。參加這次討論會的有北京知名公共知識份子、大學教授、法律專家、維權律師、六四難屬以及在六四事件後被當局關押判刑的活動人士等。陳子明、賀衛方、慕容雪村、王小山等北京知名學者和作家向研討會提交了書面發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