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學者發文駁沈大偉稱 中國不會垮

  • 美國之音

喬治華盛頓大學中國項目主任沈大偉(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喬治華盛頓大學中國項目主任沈大偉(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美國權威的中國問題學者沈大偉(David Shambaugh)在《華爾街日報》預測中共統治進入“殘局”(endgame)的文章激起波瀾。中國官方《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反擊說,一個“溫和派”美國學者如今也唱衰中國,說明“我們對西方的防範既不可過頭,但也絕非可有可無的。”同時,澳門大學政治學者陳定定(Dingding Chen)3月10日在美國雜誌《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網站也發表英文長文,題為《對不起了美國,中國不會崩潰》。

陳:中國崩潰跡象不存在

從題目可看出,這是一篇反駁沈大偉的文章。不過,與《環球時報》的政治批判不同,學者陳定定逐一分析了沈大偉提出的中共統治進入最後階段的五大徵兆。陳定定聲稱,在中國最近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發展問題上,沈大偉的事實不正確,解讀有瑕疵,並在此基礎上得出了他的錯誤結論。

沈大偉列舉的五個愈來愈明顯的“裂縫”之一是中國經濟精英把子女和資產轉移到海外。陳定定說,這些富人實際上還是在中國做生意並看好中國的發展,他們轉移資產是為了逃避反腐而不是擔心國家發展前途。他還提到,最近愈來愈多的留學生“海歸”中國。

沈大偉提到的第二點問題是習近平上台後對全國各界加緊政治打壓,這反映了政府缺乏安全感和自信。陳定定反駁說,和胡錦濤時代相比,這方面並沒有多大變化。作者質問說,人們可以爭辯說,自從1989年以來,中共一直缺乏安全感,“當前有甚麼特別之處預示出黨的殘局?”

在第三點,也就是沈大偉觀察到的中共官員死板僵硬、無精打采的現象,陳定定在他的文章中說,很多中國官員一直是這樣,這沒有甚麼新鮮的,支持不了“中國崩潰”論。

就第四點,也就是中國腐敗橫行以及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具有“高度風險”,陳定定反駁說, “反腐運動到目前為止一直很成功,主要原因是獲得公眾支持。腐敗官員也知道這點,所以他們無法反擊。”

沈大偉說,中國社會顯現的第五道裂縫是經濟陷入各種體制陷阱而且沒有容易的出路。陳定定認為,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不等於經濟崩潰,而即使有嚴重的金融崩潰,也不意味著一定發生大面積社會動盪。他認為,中國人自古“不患寡而患不均”,只有在分擔經濟減緩後果時出現嚴重不公平,才會引起民憤,而即便出現嚴重經濟危機並導致嚴重不滿,也不等於會爆發起義。

這位澳門大學政府和公共管理學助理教授說,很多學者認為,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完全依賴經濟業績,而這種假設是錯誤的。他說,中國人除了經濟增長,還關心教育、環境、腐敗和司法公正等問題,“只要中國政府認真處理這些領域的問題,共產黨就會繼續得到高度支持。”

陳定定還認為,即使有政治動亂,也不等於中共政權會被推翻。他寫道,“中國今天的政治反對派在哪裡?政治反對派是否享有廣大中國百姓的普遍支持?有沒有任何領導人想扮演戈爾巴喬夫的角色?所有這些因素在中國都不存在。”

陳:多數中國人不響往西式民主

陳定定稱,沈大偉在他的文章中暗示,如果中國不採納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中國和中共就會崩潰。但是陳定定對多數中國人是否響往西式民主提出了質疑。他說,他本人的調查研究表明,“即使是在最自由派的中國人中間,只要中國政府在處理腐敗、環境污染和不平等問題上工作做得不錯,他們對自由和民主的願望就會迅速消褪。民主被視為手段,而不是目的。”

陳定定斷言,中國不會迅速崩潰,相反,“一個強大、自信、張揚和威權式的中國將會存在相當一段時間。因此,有關中國的討論應當考慮到這一現實,而不是幻想西方為中國設計的願景取得勝利,不管這多麼的可能讓人不舒服。”

目前任喬治華盛頓大學中國政策項目主任的沈大偉去年6月也曾在《國家利益》雜誌上發表文章。他在那篇文章說,中國的強大是一種“幻想”(illusion)。他說,很多人都預測中國巨人的崛起,並主張要適應中國成為全球大國的現實,“這種看法可以理解而且很普遍,但它是錯誤的。”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