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 同性婚姻(1):芝麻官的反抗

  • 亞微

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之後法院前面的情景(2015年6月26日)

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之後法院前面的情景(2015年6月26日)

對於聯邦最高法院作出的使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的判決,大多數州政府都表示遵照執行,但是少數保守派的州卻反其道而行之。包括德克薩斯、密西西比和路易斯安那在內的一些州的州長相繼發表了措辭強硬的聲明。

保守派州政府反其道而行之

德克薩斯州州長格雷格.阿伯特指出,聯邦最高法院摒棄了它作為公正的司法仲裁者的角色,變成了一個非選舉產生的九人立法機構,五名大法官把他們個人對一個問題的觀點強加於整個國家,而美國憲法和法庭以往的判決都把該問題交予各州人民自己處理。

阿伯特表示,儘管聯邦最高法院作出如上判決,德州人宗教自由的基本權利依然受到保護。任何德州人都無須因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而違背其在婚姻問題上的宗教信仰。隨後阿伯特還頒布了一項指令,要求州政府機構優先保護德州人的宗教自由。

德州司法部長肯.帕克斯頓提醒拒絕向同性伴侶頒發結婚證的郡書記官有可能面臨訴訟或罰款。不過,他說,眾多律師已經準備好為維護他們的宗教信仰自由免費提供法律服務,他本人也將竭力為他們發聲。

一些州的“芝麻官”抗旨不尊

凱西.戴維斯原本是肯塔基州凱西郡一個默默無聞的書記官,但是在聯邦最高法院作出判決之後,他成為各家媒體追逐的對像以及一些人攻擊的目標,原因很簡單:他拒絕給前來申請登記結婚的同性伴侶頒發結婚證。戴維斯告訴美國之音,他因此收到很多充滿仇恨以及威嚇他和家人生命安全的電郵。為了避免有歧視之嫌,他乾脆停止給任何伴侶頒發結婚證。

戴維斯說:“我曾經宣誓要竭盡全力履行郡書記官的工作,但是這不能超越我的良心。我的良心不只限於頒發結婚證,也融會於我所作的每一個決定當中,無論是在職場上,還是在自己的家中,我的行為都受我良心的支配。”

全美各州負責登記結婚的書記官們同樣遇到了這個挑戰,不同的人作出了不同的選擇。肯塔基州另外一個郡的書記官因為擔心被解僱順勢而行。密西西比州格林納達郡巡迴法院的一位書記官為了不給同性伴侶頒發結婚證乾脆辭職,離開了工作24年的法庭。她在給郡督查委員會的辭職信中解釋了其中的原因:“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侵犯了我作為一名基督徒的核心價值觀。”

拒發同性婚姻結婚證後果自擔

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大學布蘭代斯法學院教授撒姆.馬科森表示,該州郡書記官若不履行其工作職責,有可能被追究瀆職的刑事責任。

馬科森說:“雖然這是輕罪,而不是重罪,但仍是犯罪。檢察官可以酌情決定對此人提出起訴,因為作為政府官員,他有義務向該郡所有公民負責履行其工作職責。所以,如果發展到那個地步,他是有可能受到刑事起訴的。”

馬科森說,法官針對這種行為有可能施以罰款,書記官若繼續抗旨不遵,罰款數額將與日俱增。最後,此人要麼選擇辭職,要麼有可能蹲監獄。

“美國民權聯盟”肯塔基州分部公關部主任安珀.杜克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該州有三個郡停止頒發任何結婚證。

她說:“早些時候,很多人擔心會有12到18個郡拒發結婚證,原因是新的表格尚未到達,但大多數問題現已解決,拒發結婚證的郡只剩下3個。”

據杜克介紹,該機構已經代表羅恩郡的四對同性伴侶和異性伴侶提起集體訴訟。訴訟指出,郡書記官作為公民個人完全有信奉其宗教信仰的自由,但是作為宣誓捍衛州法律的政府官員,他(她)就必須履行自己的工作職責。

私營商家未來將面臨嚴峻挑戰

但是,即使是公民個人的行為似乎也處於法律的灰色地帶。今年早些時候,華盛頓州私營花店店主巴隆奈爾.斯圖茲曼因為信仰的緣故拒絕為同性婚禮提供服務,被州司法部長和同性伴侶告上法庭,在州政府看來,雖然她是私營企業主,但是該州的反歧視法禁止她這麼做。針對她的訴訟仍在進行之中。一些支持她的組織和個人正在籌款,幫助她支付高昂的訴訟費用。

但是,為斯圖茲曼提供辯護的“捍衛自由聯盟”的資深法律顧問奧斯汀.尼莫克斯反駁說,無論是公民個人,還是私營商家,都受到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宗教信仰自由條款的保護。

他說:“斯圖茲曼只想用自己的插花藝術技能,為一男一女的婚姻提供服務,因為在她看來婚姻就應該是這樣的。她通過這個方法用自己的花店來尊榮上帝。無論是美國憲法,還是華盛頓州憲法,都保護她的這個權利。”

需要提到的是,聯邦最高法院2014年曾經判決指出,政府不能強迫私營企業主違背其宗教信仰而提供涵蓋節育或墮胎措施的醫療保險計劃。在聯邦最高法院作出了使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決後,很多人都在關注這個判決原則是否會用於斯圖茲曼的案子以及未來涉及私營商家或機構的訴訟當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