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構築海上聯絡機制 對中日有協議無進展


中日首腦冷臉握手的場面

中日首腦冷臉握手的場面

中日兩國政府11月7日發表兩國恢復構築東海危機管理機制磋商的協議,三天後中日兩國首腦在北京會談時再確認了這一雙方協議。但近一個月來,這一協議仍無具體進展,以至於日本統合幕僚長河野克俊隔空喊話,敦促中國盡快開始實行協議。

中日兩國外交部11月7日發表中日兩國恢復東海危機管理機制磋商的協議,3天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訪華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北京會談時,對安倍提出“希望日中防衛部門盡快開始運用海上聯絡機制”來確認兩國剛達成的恢復磋商協議意向,習近平輕描淡寫地回答“有關構築海上聯絡機制的問題,雙方已達成協議”。

當時日本各大傳媒、輿論都指出,雖然中日首腦冷臉握手的場面難堪,不過總算走向改善關係的方向,而且東海緊張局勢下,最令人關注的兩國構築海上聯絡機制來迴避突發性衝突的問題也終於有進展,值得評價。

但近一個月來,中日海上聯絡機制的協議並沒傳出任何進展消息,日本防衛省公關部星期三回答是否有進展的問題時也說“沒有可公開的進展內容”。今年10月剛就任相當於日本三軍總司令的統合幕僚長河野克俊日前接受英國路透社採訪時隔空喊話,敦促中國履行構築海上聯絡機制的協議。

*東中國海的海空危機*

中日在東中國海的糾紛升級到可能隨時發生軍事衝突的危機主要是從2012年9月日本把釣魚島(日稱尖閣諸島)國有化以後,除了艦船對峙等低衝突風險外,高衝突風險記錄包括了2013年1月中國軍艦用火控雷達照射日本軍艦的事件和同年11月中國宣佈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以來中日軍機今年5、6月間一再發生空中接近到只有30至50米距離的事件。據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統計,2013年日本戰機緊急升空防範中國軍機可能侵犯領空的行動共415次,既比2012年增加36%,也是史無前例的最高記錄。

日本防衛研究所前主任研究員、現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說:“中國艦船去年8月以後在尖閣諸島附近的活動已收斂,日中發生艦船衝突的可能性現在降低了,但中國設定東海防空識別區以來,軍機衝突的風險存在,因為飛機和艦船速度不同,瞬間的判斷失誤就可能相撞”。

中日歷史上有過小規模衝突引發全面戰爭的案例,以史為鑒,日本記憶猶新。

前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說:“化解危機我們最強調的是構築海上聯絡機制,日方一再要求中國軍方之間該設置熱線或構築海上聯絡機制,現場發生危機時通過軍方高層溝通來控制彼此的局面”。

*中國軍隊屬國或屬黨*

不過日本軍事評論員小川和久今年6月在防衛省一個研討會上指出:“無論是火控雷達事件還是軍機異常接近事件,因為中國軍隊不是國家軍隊,是黨的軍隊,所以中國軍方的行動實際上是受黨指揮,具體說是某個軍方的政治局委員指揮”。他認為,中國通過火控雷達和軍機接近事件其實都是為了引發日本傳媒嘩然,然後這種消息反饋到中國國內,效果則都是“中國海軍在加油呢”、“全世界你們看,我們中國人民解放軍能做到這樣”。

小川說:“駕駛蘇-27戰機向日本軍機接近的中國空軍飛行員照理說是熟練的,可是日本航空自衛隊看到錄像的人都說“技術不成熟”、“如果到日本航空自衛隊留學就會高明”,所以是“小孩玩火”。小川自稱與中國人民解放軍交往了27年,他認為對中國軍方人士,日本需要告誡真實想法,他說他已告誡中國駐日大使館的武官說“下次再這樣,是會被日本擊落的哦”。

早在中日首腦會談前,中日軍方關係已有改善。今年4月河野克俊還是海上自衛隊幕僚長的時候出席青島舉行的西太平洋21國海軍將領論壇時,河野與中國海軍司令吳勝利已有過接觸、河野還在青島會場的電梯裡遇到一群要求他簽名與合照的中國軍人。河野上個月接受日本《每日新聞》採訪時說:“海上自衛隊以前就與中國海軍有互訪、交流,我的印象裡中國海軍對海自持有某種程度上的敬意”。

今年9月河野與吳勝利出席美國一個國際海軍會議時,吳勝利雖然沒響應河野要求正式會談的建議,但與河野再次交談,雙方都認為需要構築防止不測事態的機制。防衛省內傳出的消息說,目前日本擔心中國空軍行為更多,但中日首腦會談後近一個月中日構築海上緊急聯絡機制的協議仍不見進展,障礙究竟在空軍還是在政治局以上的領導層,日本仍不得要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