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克里出任國務卿對美中關係有何影響

  • 莉雅
  • 張松林

美國總統奧巴馬(中)宣佈提名克里(左)擔任下一任國務卿﹐右為副總統拜登。

美國總統奧巴馬(中)宣佈提名克里(左)擔任下一任國務卿﹐右為副總統拜登。


奧巴馬總統在開始他的第二個任期之際﹐儘管並不是所有的內閣成員都已經敲定﹐但是這個班子基本成行﹐尤其是關鍵的國務卿﹑國防部長和財政部長等職位。

奧巴馬12月21號提名麻薩諸塞州的資深民主黨參議員克里接替決定離任的希拉里.克林頓﹐出任國務卿。

奧巴馬﹕“在這麼多年的時間裡﹐約翰贏得了世界各國領導人的尊重和信心。他不需要很多在職培訓。我想這樣說是不過分的﹐即沒有幾個人認識的總統和總理比克里多﹐而且像他那樣深入了解我們的外交政策。這使得他成為在今後指導美國外交的完美選擇。”

克里的提名得到克林頓國務卿的肯定﹕“克里在戰爭﹑政府和外交領域都經受了考驗。他一次又一次的展示了自己的才能與氣質。”

美國研究外交政策的學者也認為﹐克里非常勝任這一職務。

華盛頓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資深研究員特利斯﹕
“克里參議員的整個職業生涯幾乎都是為這個職位做準備。在參議院擔任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的時候﹐他對一系列的問題都有了解﹐包括美國對亞洲的再平衡﹐有關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大策略﹐以及更廣泛的美國外交政策。”

上海复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教授﹕
“他長期從事國家安全的立法工作﹐這是值得尊敬的。長期的﹐相對比較客觀。”

儘管克里不是克林頓國務卿那樣的國際名流﹐但是他競選總統以及擔任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的經歷使得他在國際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

過去4年來﹐克里代表奧巴馬政府前往蘇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熱點地區﹐幫助解決問題。他被認為在勸說阿富汗總統卡爾扎伊接受舉行總統決選中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研究主任奧漢倫﹕
“他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政策上有重要影響﹐他在東南亞也有經驗。他參加過越戰﹐以及推動90年代同越南建立關係。如果有一天我們和北韓緩解關係的話﹐他將處於一個發揮重要作用的有利地位。”

在敘利亞爆發暴力衝突之前﹐克里多次與敘利亞總統阿薩德舉行會晤﹐希望他在中東發揮更有建設性的作用﹐但是未果。

克里擔任國務卿後在處理國際事務上會與克林頓國務卿有甚麼不同嗎﹖

復旦大學的沈丁立教授認為﹐與希拉里.克林頓不同的是﹐克里在伊拉克戰爭問題上的表態表明他具有反思精神﹐自己有錯能夠糾正。2003年﹐克林頓和麥凱恩都投票支持打伊拉克戰爭。

沈丁立教授﹕“麥凱恩不認錯﹐希拉里也不認錯﹐她說﹐(伊拉克戰爭)是錯的﹐但是我是被行政部門誤導的﹐國會這邊被誤導的﹐你給我的信息不對﹐但克里不去講誤導不誤導﹐他就說他自己不對﹐不把自己不對的責任怪在別人身上﹐雖然他也輸了。在這個問題上﹐他的境界要比克林頓參議員高﹐他的反省精神。”

他還認為﹐奧巴馬與克里個人之間的關係說明雙方之間有着類似的價值觀。

沈丁立“當初是克里提攜奧巴馬﹐在克里競爭總統的時候﹐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是克里提名奧巴馬作為一個新手來捧場的﹐現在奧巴馬當了總統以後﹐來提名他作為他的一個主要的外交助手。我想這是一個相互之間價值觀比較分享﹑比較能夠合作﹐同時能夠為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change(改變)﹐ 就是美國的單邊主義和有選擇性的多邊主義要有改變﹐更多的會接受合作。”

在華盛頓出席研討會的中國同濟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院院長夏立平教授認為﹐克里對越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的反思應該會體現到他的外交政策實施中。

夏立平表示“他是參加過越南戰爭的﹐在越戰中間也立過功﹐但是戰後他對戰爭是有比較深刻的反思。應該講﹐他會更加強調通過一個綜合的手段﹐而不是集中於戰爭這個手段來解決現在很多的難題。”

這位中國學者認為﹐克里在伊朗問題上所持的立場會加快同伊朗就核問題舉行談判的步伐﹐避免以色列對伊朗的核設施進行打擊﹐而這是符合中國的利益的。

他還認為﹐克里擔任國務卿會有利於中美關係的發展。

夏立平﹕“克里參議員對中國相當了解﹐這是有利於中美兩國來減少戰略上的互不信任﹐增進了解。同時他對台灣問題也有相當深入的認識﹐他不願意台灣問題成為中美之間發展關係的一個障礙。 ”

擔任過國務院負責政治事務的副國務卿的資深顧問的亞洲問題專家特利斯認為﹐克里出任國務卿會給美中關係帶來新的能量﹐但是會延續
奧巴馬總統的對華政策。

特利斯﹕“他非常清楚的理解﹐美中關係是非常複雜的﹐但是可能是美國當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他會繼續奧巴馬總統第一任期內制定的政策﹐這個政策就是與中國建立一個多方面的關係﹐使得美中雙方之間的分歧不不至於損害兩國過去幾十年來在很多領域發展起來的合作關係。”

預計克里的提名這個月底會得到國會參議院的批准。

克里1943年出生於一個外交官的家庭﹐孩童時代大部份在海外度過。他1966年在耶魯大學畢業後參加越南戰爭並獲得紫心勛章﹐回國後因為公開反對這場戰爭而出名。1982年進入政界﹐擔任麻薩諸塞州的副州長﹐84年當選為聯邦參議員後﹐一直代表麻薩諸塞州。他長期以來一直是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成員﹐從2008年起擔任該委員會的主席。

克里在2004年獲得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挑戰小布殊總統﹐但是沒有成功。在競選期間﹐由共和黨資助的叫做“快艇老兵尋求真相”(Swift Boat Veterans for Truth)的民間政治團體投放大量電視廣告,質疑克里越戰事跡的真實性﹐指控他5枚戰鬥勛章中有2枚是通過撒謊獲得的並批評他的反戰活動﹐影響了他的支持率。

這位富有的參議員被看作是一個自由派人士﹐比較清高﹐不夠平民化。在一般人看來﹐他的演講往往比較枯燥乏味。不過克里最近在接受美國《男士期刊》採訪時體現了他善於自嘲的一面。他說﹐“我在飛機上的時候﹐我經常是吃一顆安眠藥﹐然後在iPod上聽我自己的演講﹐幾秒鐘之後我就睡着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