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上海“釘子戶”拒絕為開發商讓路

  • 美國之音

中國各地的反拆遷維權和“釘子戶”抗爭時有發生

中國各地的反拆遷維權和“釘子戶”抗爭時有發生

在上海一處地價昂貴的社區,有一些“釘子戶”拒絕搬走,為開發商讓路。當地政府警告說,如果他們不搬走,將採取“強制措施”。當地一些居民表示,無法接受開發商給予他們的補償金。

在上海北部一個角落,殘破的房屋和一些碎磚瓦礫被四週的高樓大廈包圍。這片土地是極好的地產資源,也是中國一些“釘子戶”的棲身之所。

這片土地坐落在發展迅速的蘇州河走廊,臨近地鐵站。這里商城的地價每平米約一萬兩千美元。

廣福里(譯音)是地產投資者理想的投資對象,因為這里每一平米尚未被開發的土地都可能轉變為數十萬美元的銷售額,這取決於開發商想把樓建得多高。

然而,地面上的問題是開發商的噩夢。

強硬的住戶固守在此地,拒絕搬走,就他們那些破舊房屋的價格和開發商爭執不下。

官方數據顯示,上海的房地產價格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了百分之二十五。隨著價格上升,開發商與地方政府也更為緊迫地想讓這里的居民搬走。

62歲的居民江正祥(譯音)對開發商向他提供補償金的金額大為不滿。他說::“你想啊,新湖明珠城的房子每平米多少錢?你一平米給我兩萬六,想想看,開玩笑嗎這不是?誰會同意?打折?誰會同意打折?你怎麼算這個折扣?你拿老百姓尋開心啊?這是在對百姓說謊。我們不清楚這一平米給兩萬六的標準是怎麼制定的。”

另一位居民、61歲的羅寶成(譯音)表示,開發商不想出錢,而是想用位於郊區的房子與居民交換,還想讓居民被迫出錢購房。

羅寶成認為他的房屋價值420萬人民幣,但開發商拒絕支付這筆錢,讓羅寶成出118萬購進位於嘉定區的兩套公寓,作為他和他弟弟兩家人新的住處。他說: “我們不要走,我在這里住了六十幾年了。你要讓我走,你就收我三層,它如果收我三層我就夠了。它收我三層,我這六套房子就買起來了呀。”

羅寶成手中有一份上海市普陀區政府今年一月下發的文件,其中警告這些居民,如果他們不搬走,政府將採取“強制措施”。

上海財經大學不動產研究所執行主任陳傑(譯音) 表示,有時很難確定引起這種僵局的原因。他說:“有些當事人說這個價格很不合理,補償很低。但是我們要仔細問一下這價格是甚麼時候出來的?比如說,在三四年前補償的時候這個價格是合理的,其他人都接受了,而且在辦著。但是你覺得不合理,你一直在拖拖拖,拖到後面。因為你看準了,你認為這個房價將會漲,因為你的策略性行為最後你得到更多的補償,其實對前面一開始簽的人就不太公平了。”

這一僵局通常導致建築學上的一種怪像,比如小房屋坐落在高速公路中間,步行購物區建在為地下停車場挖鑿的凹陷地帶中間的混凝土交通島上。但最終,這些不願意搬走的居民將被迫以某種方式為發展讓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