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瀋陽全運會截訪維穩女訪民絕食抗議

  • 葉兵

康素萍 (圖片來源權利運動網)

康素萍 (圖片來源權利運動網)

9月2日深夜,來自陝西省西安市的康素萍對美國之音表示,瀋陽市渾南新區瀋陽市渾南新區五三派出所瀋陽市渾南新區五三派出所副所長李非痛罵她之後,帶領數名男女警察,用120救護車送她到一家醫院門口。這位女訪民表示,李副所長換上了便衣,跟其他警察就在不遠處的警車裡監視,而她不敢走進醫院門診樓,因為害怕被故意用上麻醉神經的藥。

康素萍還披露,警察稱她是訪民就不被允許到全運會購票觀賞開幕式。她表示,瀋陽公安企圖給她安上沖擊全運會主席台的罪名,儘管她身上沒有帶任何上訪材料,只是想購買一張開幕式入場券。

她說:“今天下午跟我談話了,反正從昨天開始一直都是在構陷,想給我定罪名。今天下午有一個警號105021 的女警跟我談話。她說,我是全國各地跑,我是公然挑戰政府,挑戰政權,挑戰共產黨,挑戰公安,說他們專門要治我這樣的人。就是要給我定罪。給我定的罪是習近平在主席台上講話的時候,我衝擊了會場。然後,她以這個罪名定我的罪。但是,它的開幕式是4點開幕,我兩點多到了派出所,我怎麼去沖擊會場啊?”


康素萍表示,由於三天三夜沒吃東西沒喝水,她身體虛弱,有些眩暈,但她堅持不接受警察主動提出給她的5000元人民幣補助款。

她說:“我從進去以後就沒吃過東西。一開始,他們不給我吃東西。昨天晚飯時,我就公開地說,我絕食抗議他這種行為。我跟他要一個說法,你為甚麼無緣無故地抓我來?他今天跟我說了,他不可能給這個東西。他絕不出面。他說,錯了是不肯能認錯的。他讓我拿錢(了事)。他一直跟談這個。實際上,他之前想給我定罪,他一再想給我定罪的。 這個給錢也是會定罪的。我如果拿他的錢,他肯定會說我是敲詐勒索,敲詐政府。這還是一條罪啊。”

稍早前,康素萍的父親在西安家中對致電的美國之音記者表示,他知道康素萍到瀋陽觀看全運會以及被扣留在派出所的事。他表示希望康素萍的安危得到媒體和社會關注。

另一方面,浙江女訪民呂飛英在瀋陽棋盤山的一個訪民收容站關押三天後,9月2日晚上乘火車動車由多名截訪人員遣送返回原籍地。她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到瀋陽是為了解決她上訪投訴的兒子被剝奪升學資格的問題。

她說:“他們四個人來接我回家的嘛。就是從瀋陽市信訪穩定分流調處中心那裡接我出來的嘛。”

這位上訪維權者披露,她在瀋陽那個訪民收容中心關了三天,截訪人員為她支付了1800元人民幣的收容費用。

據維權網站權利運動網的消息,被扣留在瀋陽的訪民除了呂飛英以外,還有湖南的朱詡英和劉規文,上海的鄭培培、韋開珍、鄔玉萍、吉永琳、吳玉芬、周炎、王永風和董永紅,以及另一位浙江籍訪民裘美娥等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