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促查浦東拆遷戶沈勇死亡真相 多人被拘


抗議者促查浦東拆遷戶沈勇死亡真相。(博訊圖片)

抗議者促查浦東拆遷戶沈勇死亡真相。(博訊圖片)

華盛頓 - 上海浦東拆遷戶沈勇離奇死亡事件發生四天後,數十名中國公民聯名要求調查這位上海市民的死亡真相,並發起成立公民沈勇死亡事件維權觀察團。同時,一些上海訪民表示,警方10月24日在搶走沈勇遺體之後,不僅控制了沈勇的母親和兒子,又在28日拘捕了至少5名到官方機構和公安機關為沈勇之死提出質疑的上海訪民。

據設在美國的博訊新聞網消息,大約400名上海維權者10月28日到浦東新區公安分局,為疑似被虐待毆打致死的上海訪民沈勇舉行抗議示威,要求查明真相,嚴懲兇手。

*目擊者下落不明*

28日晚上,上海維權人士毛恒鳳對打電話了解情況的美國之音記者表示,沈勇遺體的目擊證人孔令珍當天下午在上海市江蘇路中央巡視組所在地被保安和公安人員抬走後失蹤,十幾名上海訪民正在上海市公安局,要求查詢孔令珍和當天上午另外4名被拘捕訪民的下落。

她說:“中央督察(巡視)組,在江蘇路888號。到那里去,里面衝出來幾十個保安,問甚麼事。我說,為沈勇的事,向中央督察組反映,想要了解這個事情嘛。他們就講,你們說有證據嗎?孔令珍就說,屍體我看到了,渾身都是傷。他們說,不要說了。她說,我是看到這個屍體都是傷。後來就把她打翻在地,就把她拖進去。”

毛恒鳳說,一些訪民較早前還到黃浦公安分局半淞園派出所就上述幾人的失蹤報案,但得到的答覆是,失蹤24小時之內不予受理。

孔令珍是到上海仁濟醫院看到沈勇遺體的目擊證人之一。毛恒鳳指出,孔令珍曾表示,她看到沈勇死後身上有明顯傷痕,脖子上有勒痕。

在上海市公安局要求調查沈勇死亡真相的另一位當地居民石萍表示,孔令珍在中央巡視組所在地說她看到沈勇遺體上的傷痕之後曾遭到在場公安人員的制止,隨後就被數名保安抬走,之後就與外界失去聯繫。

美國之音記者多次撥打孔令珍和沈勇的兒子沈亞明的手機,都沒能接通。

*死者親屬遭監控*

到場尋找這兩個人的上海訪民石萍表示,沈亞明在他父親沈勇的屍體被警方出動大批警力從醫院搶走之後遭到嚴密監控,目前去向不明。毛恒鳳表示,沈勇的母親也被當局監控起來,無法知道其下落。

石萍說:“不能找到,因為他兒子已經監控了。24小時監控。我們跟他約好的,但是沒辦法見面。24小時,天天監控,碰不到他。電話也不能打通。沒有人接。 警察看著他,24小時不給他接電話。”

*官方說法受質疑*

沈勇死亡後,上海浦東新區政府網站“浦東發佈”發出微博說,“今年6月以來,浦東北艾路1765弄一業主多次報警、投訴,反映其住宅被他人侵佔。10月24日上午7:30許,上海浦華物業公司再次上門對住在該房屋內的沈勇和其母親進行勸離。沈勇自行離開住所,上車後不久昏迷。經現場急救並送仁濟醫院東院,於上午10許宣告死亡。浦東新區高度重視,已經組織公安、衛生、物業管理部門以及所在鎮成立調查組,正在進行進一步調查。”

連日來,上海數百名訪民為沈勇死亡事件進行了多次“討說法”行動。他們對官方微博的說法提出質疑說,“沈勇自行離開住所,上車後不久昏迷”, 沈勇為何上車,上了誰的車,甚麼車,要去哪里?訪民們還質問:為何隻字不提沈勇身上的多處於血傷痕?

毛恒鳳表示,沈勇的鄰居說,沈勇被一伙民警和黑保安從住處拖走,兩小時後被送回,在救護車到達前已經死亡。

她說:“是鄰居說的,送回來,也是他們這幫人送回來。他們打的120送到醫院去的。送到門口就打120了。送回來已經死了,他們(鄰居)講。”

沈勇死亡事件發生地的管轄派出所浦東新區六里派出所一名接電話的人員不肯透露有關沈勇事件的任何訊息。他對美國之音表示,此事要跟新區公安分局政治部聯繫,隨即掛斷電話。

*聯名呼籲要真相*

10月28日,有30多名律師、維權者和各界人士發起成立“沈勇死亡事件維權觀察團”並呼籲前往上海尋求真相。他們的呼籲書說,社會公眾有權利知道沈勇死亡這一社會事件的真實原因;公眾應該看到媒體對沈勇親屬、友人及當事人的採訪報導,這有助明瞭真相。呼籲書表示,希望在每個中國公民身上實現公平正義和法治人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