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新交惡 “茶杯裡的風暴”

  • 斯洋

2015年11月6日,中國主席習近平和新加坡總統陳慶炎在新加坡的歡迎儀式上檢閱儀仗隊

2015年11月6日,中國主席習近平和新加坡總統陳慶炎在新加坡的歡迎儀式上檢閱儀仗隊

中國《環球時報》和新加坡駐華大使之間最近因南中國海問題的言辭交鋒對中新關係造成一定衝擊。不過,有新加坡學者表示,這次罵戰風波只是“茶杯裡的風暴”,中新關係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但是,也有分析家指出,新加坡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站隊”是新加坡試圖將美國留在亞洲的策略。

羅胡罵戰始末

中國官方喉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9月21日刊登題為“不結盟運動首腦會閉幕,新加坡不顧反對妄提南海仲裁”的報導。文章稱,在委內瑞拉召開的第17屆不結盟運動峰會上,“在磋商成果文件過程中,新加坡曾執意要求塞入為菲律賓南中國海仲裁案背書的內容,企圖強化涉南海內容,由於多個國家明確反對未能得逞。”

9月26日,新加坡駐華大使羅家良致函《環球時報》,批評上述報導中有關新加坡言行的內容“不符事實和毫無根據”,他指 出,“提議更改'東南亞段落'是東盟十國根據第49屆東盟外長會議聯合公報達成的一致共同的立場”,而且“新加坡代表團從未在此峰會上提及南中國海或仲裁案”。

9月27日,《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做出反駁,並批評新加坡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做過頭了”。9月28日,羅家良再次致函“環時”,重申報導不准確。

這個過程中,9月27日,中國外交部也介入表態,公開呼應《環時》,稱“極個別國家堅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關涉南中國海的內容。”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2011年9月14日)

後來,中國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也加入罵戰,鑑於金一南將軍的身份特殊,他曾作為中國代表團的成員,去年和今年連續兩次參加在新加坡舉辦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亞洲安全會議。金一南的說法被外界視為是官方的授意。

金一南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的時候稱,“新加坡一直積極主動推動南海問題國際化,雖然自己宣稱不結盟,但堅定地站在美國一邊”。他說:“我們必須採取行動,讓新加坡為其嚴重干擾損害中國利益的所作所為付出應有的代價。”一時間,新加坡從與中國友好國家跌入在南中國海問題上與中國過不去的國家,成了“攪局者”。

有媒體分析認為,《環球時報》雖然是半官方的報紙,但是總是可以“言中共不方便言之事”,因此,環時的立場其實可以看作是表達了中國官方的立場。

在此之前,新加坡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表態已經背離了中國的期待,讓中國不滿。新加坡總理李顯龍8月初訪問美國時說,海牙法庭對南中國海主權爭議的仲裁有力地界定了有關國家的主權聲稱。他還呼籲所有國家尊重國際法,接納有關裁決。不過,新加坡的表態遭到中國官方的反對,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就要求新加坡“少管閒事”。

澳學者:中國不希望新加坡走得太遠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戰略學教授休·懷特(Hugh White)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國之所以對新加坡施壓,是因為新加坡是東南亞的意見領袖,中國在新加坡如何站隊問題上非常敏感。

中國主席習近平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兩國諒解備忘錄簽字儀式上鼓掌(2015年11月7日)

他說: “在南中國海局勢變得緊張,特別是中國在國際仲裁案中幾乎輸掉了所有在南中國海的主張後,中國覺得有必要向東南亞國家施加壓力。從中國的角度來說,南中國海不僅僅是幾個島礁的海事權利,而是美中之間重要性的競爭,誰將是這個地區的領導力量的問題,所以,新加坡在美中之間如何站隊,在這個問題上中國是非常敏 感的。”

他說,中國希望新加坡在這個問題上不要走得太遠,去支持中國所說的美國立場。

懷特說,鑑於新加坡之前在與中國打交道的時候一直非常謹慎,與中國的關係也很親密,在很多事情上積極與中國保持互動,所以,新加坡現在的一些言論讓中國有些吃驚。

過去幾十年,在新加坡已故領導人李光耀的努力下,新加坡與中國在外交和經濟方面關係密切。新加坡幫助促成了台海兩岸的汪辜會談。據稱,他還為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的經濟改革開放出謀劃策。他甚至為鄧小平的“六四”屠殺辯護。

不過,2009年,李光耀訪問美國時也在講話中提醒美國應該參與亞洲事務來製衡中國的軍事和經濟力量。據報導,李光耀的這番話也曾激怒了中國網民。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懷特說,新加坡沒有改變,只是回歸了李光耀提出的策略而已。他說:“我認為,新加坡一直知道與美國保持接觸,讓美國留在亞洲很重要。當然,他們也意識到,隨著中國力量的增加,中國在亞洲的角色,特別是政治角色會更強大。”

新加坡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利益和立場

8月21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國慶大會明確闡述了新加坡對於中美關係看法以及新加坡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他說,新加坡要“計算我們自身的利益”。

李顯龍指出,新加坡願意看到自己成為中美之間“共同朋友圈的一員”。他還說,新加坡近日受到在朋友之間“選邊站”的壓力,但他重申新加坡將會採取“獨立、仔細考慮過的”立場。同時,李顯龍表示,新加坡希望美國繼續在亞太地區發揮作用。

李顯龍表示,雖然新加坡在南中國海無主權主張,但是卻利益攸關。有三件事對新加坡很重要,那就是國際法、自由航行和一個團結的東盟。

李顯龍說:“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我們有自己基於原則的、一貫的立場,與中國、菲律賓或者美國都不一樣,其他國家會遊說或向我們施壓,要求我們站在他們那一邊。我們必須選擇我們自己的立場,計算我們自身的利益、選擇自己的定位、堅持立場,不能在壓力下屈服。”

李顯龍還一再聲明“規則的重要性”,他表示,新加坡必須支持“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因為“如果不在意規則,像新加坡這樣的小國將無從生存”。

他說,新加坡和美中都是朋友,如果美中兩國能夠保持良好的關係,這對新加坡來說更好。他還說,與中國的友誼比南中國海更廣闊。

美學者:新加坡希望把美國留在亞洲

美國智庫東西方中心華盛頓分佈主任薩圖·利馬耶(Satu Limaye)說,新加坡與許多亞洲國家一樣,希望在經濟上與中國保持接觸,在安全上對美國依賴。

他說,正在進行的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特別是美國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的言論讓很多亞洲國家擔心,有一天美國可能會撤出亞洲。他說,此前,新加坡向美軍提供的種種便利應該被視為是新加坡希望將美國留在亞洲。

他說:“一個具體的例子是,當我們在菲律賓基地關閉的時候,新加坡跟進了,為我們提供了新的基地。”

新加坡將樟宜海軍基地租借給美國,同時,新加坡還接受美國在其基地部署瀕海戰鬥艦和P-8 反潛偵查機。利馬耶說,在目前美國和菲律賓盟友關係不穩的時候,新加坡所做的一切很重要。

新加坡學者:中新關係緊張只是“茶杯裡的風暴”

利馬耶認為中新關係目前仍然可控,並沒有出現不可修復的裂痕。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國際關係研究學院高級研究員穆沙希德·阿里( Mushahid Ali )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新目前的緊張關係只是“茶杯裡的風暴,”不會影響兩國關係未來的發展。

他說:“我覺得兩國關係日益加強,當我們的總理李顯龍在杭州參加G20 峰會的時候,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議期間進行了友好的會晤。兩國同意以新的形式合作,以促進中新全方位合作夥伴關係的發展。”

9月7日,李顯龍在東盟峰會上與中國總理李克強會晤。南洋理工大學的阿里說,中國學者、媒體人以及外交部發言人在新加坡問題上做法令人感到中國正走在“霸權”的道路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