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李顯龍:美國的領導地位無可替代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2016年4月1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出席核安全峰會。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2016年4月1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出席核安全峰會。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力挺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政策和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他指出,如果TPP不能在美國國會獲批准而胎死腹中,美國將被排除在中國主導的亞洲貿易體系之外。他表示,不管美國國內政治辯論如何界定美國在亞洲的角色,亞洲各國歡迎美國在亞洲的更大存在,歡迎美國主導制定貿易規則。他指出,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無可替代。

在惡語相向的美國大選年,奧巴馬政府主導的跨太平夥伴協議(TPP)成為民主共和兩黨角逐黨內提名候選人爭相攻擊的對象。川普指責TPP是“可怕的協定”,“一個毫無所獲、只有麻煩的協定。” 桑德斯參議員稱TPP是項“災難性的協定”;連擔任國務卿期間大力推動TPP談判的希拉里也說,她不贊成現在的TPP內容,認為它沒有達到“為美國創造好工作、提高薪水並加強我們國家安全的”高標準。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與《華爾街日報》編輯部會晤時有一段“旁觀者清”的評論:“你們有一個理解美國國際責任和利益的政府,但你們有一個焦慮、疲憊和不願意承擔任何責任、付任何代價的人民。因此,不管誰當選(美國)總統都將是十分困難的。”

雖然TPP歷經5年終於完成12個成員國的簽署,但美國國會能否批准仍是個問號。美國前駐中國大使洛德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就表示,鑑於兩黨參選人都表現出強烈的反貿易主義情緒,使這一協議難以在國會獲得批准。

美國製定貿易法規更自由開放

李顯龍分析了中國經濟崛起後帶來的亞洲貿易格局的變化,以及美國應承擔的責任。他說:“美國在亞洲的每個重要貿易夥伴,如今它們最大的貿易夥伴都是中國。但是,這些國家都很清楚,如果由美國而不是中國書寫貿易規則,它們將有更自由和開放的貿易體系。”

TPP是奧巴馬總統力主由美國製定貿易規則所採取的主要行動。奧巴馬說:“有跨太平洋夥伴貿易協議在,中國就不能製定本地區的規則,而我們能。你想要顯示在這個新世紀我們的力量嗎?批准這個協議吧。給我們工具,讓我們可以執行它。”

奧巴馬政府說,TPP訂立了更高的貿易標準,將大大降低夥伴國之間的關稅壁壘,從而使美國製造的產品更容易出口。

亞洲國家心裡都向著美國

李顯龍認為,在美中爭當亞洲霸主的明爭暗鬥中,亞洲國家其實心裡更傾向於美國:“如果進行'秘密投票',每一個國家都會贊成美國應該在該地區有更廣泛的介入,不管他們在公開場合怎麼表態。”

李顯龍認為,假如按照目前美國大選兩黨候選人——無論是川普還是希拉里陣營——提出的重新開啟TPP談判,“唯一的結果將是損害美國的信譽。”

李顯龍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同意開放日本國內市場,冒了其前任都不敢為之的風險,“如果最後令他失望,下一屆無論哪個日本首相——不僅貿易問題還有安全問題——還會相信你嗎?如果你連汽車、服務業、農產品都處理不好,我們怎麼能在安全和軍事部署上依靠你呢?”

美國前駐華大使洛德在談到奧巴馬的亞洲再平衡政策和TPP的關係時表示:“這一協議(TPP)無論從經濟還是從地緣政治角度,對美國繼續在亞洲的存在和亞洲再平衡政策的成功,都是至關重要的。”

TPP 失敗將緻美國被排除在亞洲貿易體系外

李顯龍說,假如最後TPP因為美國國內政治的原因而胎死腹中,那將導緻美國被排除在未來的亞洲國家貿易體系之外。

“因為TPP失敗而可能出現的倒退,將形成某種中國被包括在內但美國被排除在外的'地區全面經濟夥伴'協議,或者說,美國如果不能批准TPP,將會引起批評這一貿易協議的抱怨:一個授權更多的中國,和對美國商品、服務業的不利條款。”

李顯龍說,總而言之,這個世界已經發現,美國的領導地位無可替代。在被憤怒和焦慮定義的美國總統競選中,他發現他自己全力支持美國自信的複蘇和美國例外主義。他說,“你(美國)的角色依然不可或缺,不管你準備好了還是決定放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