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專家評中國“三戰”戰略

  • 齊之豐

白邦瑞博士

白邦瑞博士

最近,五角大樓“淨評估”辦公室約請相關領域的國際專家學者針對中國對美國採取所謂“法律戰”、“媒體戰”和“心理戰”的“三戰”戰略問題進行了研究,並提出了一份長達566頁的研究報告。白邦瑞博士(Mike Pillsbury)是這一研究報告的顧問。研究中國文化和中國軍事問題40多年的白邦瑞博士接受美國之音中文部記者齊之豐的專訪,解說了美國方面為什麼對中國的“三戰”戰略反應遲緩,並從美中兩國政治、國際政治、外交、歷史、語言和文化的角度暢談了他對中國軍方以及對美中兩國兩相互理解之難的看法。

白邦瑞說,在2003年中國最初提出“三戰”的時候,美國沒有立即予以注意。

他說:“ 這種'三戰'思想是解放軍總政治部在2003年提出的。這讓美國人很難理解,因為美國並沒有軍隊總政治部,並沒有政黨控制軍隊的制度,美國有各種法律將政黨與武裝部隊分離開來。”

白邦瑞提到一本美國國防部在2003年推出的《各軍種聯合心理戰大綱》(Doctrine for Joint Psychological Operations)。他說,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國防部的這個大綱跟中國的“三戰”有重合之處。但這兩者之間也有巨大的差異。

白邦瑞講了一個小故事。他說他在解放軍將領當中有很多朋友。

在1973年和1974年之間的“水門危機”期間,美國國會和民主黨試圖使尼克松總統離開白宮,也就是迫使他辭職,因為他違反了法律。當時國會還在討論彈劾他。

中國軍方的一個朋友當時對白邦瑞說,“你知道美國第82空降兵師就駐紮在首都華盛頓附近。這空降師的指揮官的政治立場是什麼?”
白邦瑞說,他不知道。

中國軍方朋友說,“這事關重大,因為空降師的指揮官可以決定國會民主黨人和尼克松總統的下場如何。”

白邦瑞說,這位中國軍人朋友的思想受中國歷史影響,他的意思是指發動政變、武裝部隊上場、罷黜總統,或至少是進行幕後活動決定乾坤。但美國並沒有這樣的歷史。

白邦瑞作為一個資深的中國問題觀察家,如何看待中國的三戰舉動?他是否認為中國會得成功?

白邦瑞說,這是一種令人悲痛的發展。因為這麼多年來,中國一直遵循鄧小平的思想,韜光養晦。但提出“三戰”的人,現在不聽“小平同志”的話了。鷹派不再認同這些想法了。

白邦瑞說,他在解放軍當中有很多朋友,其中有些解放軍將領很了解美國和美軍。

有兩位中國將領1995年到美國。一位是國防大學的王仲春將軍,另一位是中國軍事科學院的彭光謙將軍。他們來美國都逗留了1年。白邦瑞帶他們參觀了美國的一些軍事基地,他們也多次到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參觀訪問。他們成了白邦瑞所說的高級專家,對美國軍方思想很了解。

白邦瑞認為,有些解放軍軍官從來沒有來過美國,甚至從來未曾出國,未到過中國之外,或亞洲之外的地方。他們對外界的了解水平相對低下。戴旭大校尤其如此。

白邦瑞說,他很希望戴旭大校到五角大樓參觀訪問。他說戴旭寫了許多有關美國的不正確的評論,被美國軍方稱作“陰謀論學者。” 白邦瑞認為,戴旭大校與美國國防部接觸可以獲益良多。羅援將軍也需要增加接觸。他來美國訪問過,但需要改善對美軍方思想的了解。白邦瑞說,羅援將軍需要再到美國國防部訪問幾次。

現在解放軍可能有大約至少有100個軍官研究美國軍事問題。白邦瑞說,如果要為他們打分,有些人可以獲得最高分,因為他們對美國的了解和美軍軍官一樣好,而另外一些人就很危險,需要跟美國有更多的接觸,需要遵循江澤民的指示,“增加信任,減少誤會。”

白邦瑞在美國國防部擔任的一部分工作,就是把中國軍方發表出來的文章或言論翻譯成英文。很多美軍軍官以及美國政府文官喜歡看這些解放軍軍官的不同觀點。美軍通過閱讀,也了解到誰有什麼觀點。

白邦瑞說,他非常注意的一個中國人是劉亞洲將軍。他大約在1995年到斯坦福大學學習研究。白邦瑞在斯坦福見過他。劉亞洲將軍是中國國防大學的政委。白邦瑞說,他對期望劉亞洲很高,以為他對美國方面的想法很了解。但近來看了劉亞洲主持的一個半小時的電視錄像節目《較量無聲》,卻覺得很失望。劉亞洲在節目中講了五條戰線,讓觀眾和解放軍以為美國正在試圖推翻中國的共產黨政權,就像戈爾巴喬夫被推翻一樣。

白邦瑞說,這是一種誤讀。美國並沒有這樣的政策。美國政府並沒有直接地、有意地推翻中共政權。北京有很多學者也說,戈爾巴喬夫政權有內在的失敗,蘇聯的解體崩潰的原因不是美國中央情報局搞的鬼。白邦瑞認為劉亞洲也應該來美國多了解情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