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繞過引渡要求放走斯諾登 將影響美港關係

  • 海彥

香港一個商場的電視播發美國前國家安全局合同僱員斯諾登已離開香港的消息。

香港一個商場的電視播發美國前國家安全局合同僱員斯諾登已離開香港的消息。

盡管美國政府上週六公開證實已經要求香港引渡斯諾登,並警告香港方面針對美國的要求所做的任何不當反應,都將使雙方之間複雜化,但是香港政府還是以美國政府的文件未能全面符合香港法律上所需的要求為由,認為特區政府在未獲得足夠資料處理臨時拘捕令的情況下,並無法律依據限制斯諾登離境,因此放斯諾登一馬。

香港媒體報導,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教授表示,斯諾登離開香港前往他國,對於北京來說是最理想的結果,而且北京從整個斯諾登泄密事件中獲取了一些利益,為未來中國與美國就網絡安全問題的談判提供了籌碼。人民大學另一位國際關係專家時殷宏教授也表示,斯諾登離港對於香港和北京來說是最佳結局,但是對於華盛頓來說,不是最好的,但也不是最壞的。

據報導,美國參議院民主黨排名第三位的舒默參議員表示,他對香港政府不履行美國引渡要求、允許斯諾登離境“非常失望”。舒默說,他感覺此事有北京插手,但是到底影響多大還有待觀察。另外,美國其他一些議員也表示對香港的做法不解。

前CNN中國問題顧問、香港時事評論員林和立表示,從美國方面目前的反應看,美國對香港放走斯諾登很不高興。

他說:“美國目前已經通過某種渠道向香港政府表示不滿,但美國政府會不會採取所謂報復的情況,這要看今後的發展。但是,可以肯定,華盛頓的政府和議員都已經表示不滿。”

林和立表示,美國一直認為香港是與中國大陸不同的地區,是按照法律辦事的,既然美國已經按照雙邊引渡條約正式提出引渡,便希望香港依法處理。但是,港府的做法會讓美國有在其傷口上撒鹽的感覺,而這會或多或少衝突美國與香港的關係,例如在雙方開始商談的港人入境美國簽證免簽問題上,美國對於香港在知識產權地位的劃分上等等。

他說:“這個當然可以使香港政府避免卷入中美之間的糾纏和糾紛,可是很可能對香港與美國的關係會有一點影響。當然美國沒有公開說會採取甚麼報復,長遠來講,香港和美國的關係可能會受到或大或小的不良的、不利的影響。”

林和立預計,斯諾登離開香港短期內清除了美中關係上的一個隱患,但是由於斯諾登的泄密為中國反擊美國對中國從事網絡黑客攻擊的指責提供了借口,因此未來美中在網絡問題的交鋒會越來越尖銳。

他說:“短期之內等於這個矛盾解決了,就是中美港之間的矛盾。可是長期來講,中國跟美國的網絡戰可能越來越激烈。斯諾登的事情可能破壞了中美間(習奧在網絡安全上)的默契,後果第一是中美之間的網絡戰將可能會越來越厲害。”

另外,在斯諾登藏匿香港的最後一個星期參與代表斯諾登與香港政府聯繫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律師,星期一上午舉行記者會時透露,他上週五代表斯諾登與一名政府高官及副手會面,澄清政府是否會全力引渡他回美國,以及確認他能否自由離港,不會在機場被拘留。但這位官員全程只記錄要求,沒有確實回覆。而在美國向香港政府提出引渡要求後,有聲稱代表政府的人,透過中間人通知斯諾登在香港照顧者,他可以安全離開。何俊仁表示,這中間人可能是北京官員。

何俊仁認為,政府應接觸斯諾登的代表律師,並非透過中間人傳話,這並非正規做法,因此不完全認同香港政府在處理斯諾登事件中依法辦事的說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