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斯諾登成俄羅斯棘手問題


俄羅斯總統人權事務全權代表魯金(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總統人權事務全權代表魯金(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總統人權事務全權代表魯金針對前美國情報機構僱員斯諾登事件向媒體發表談話說,斯諾登本來呆在香港,但他為甚麼卻要飛來莫斯科,投奔我們呢?這宗事件的本質是,這本應是中國面對的問題,但現在卻變成了俄羅斯的問題。

魯金特別強調,斯諾登事件顯示,某些人為俄羅斯製造了這樣的局面。斯諾登問題本來同俄羅斯毫不相干,但現在俄羅斯卻要處理這個問題。他看到這個事件背後隱藏的問題非常不簡單。


魯金沒有進一步明確說明,究竟是誰和哪些人給俄羅斯製造了這起麻煩。

魯金不但是俄羅斯人權領域最高官員,而且是俄羅斯著名政治人物,曾是多年的俄羅斯國家杜馬議員,也是親西方的民主派政黨亞博盧集團的創建人之一。他在90年代曾擔任俄羅斯駐美國大使,特別擅長俄美關係和俄中關係。魯金之子是通曉中文的漢學家。因為精通國際事務,魯金在俄羅斯外交領域擁有重要影響。魯金的這一獨特個人背景也使他在評論政治和國際問題時,經常被媒體當作權威言論引用。

迄今為止,俄羅斯官方對斯諾登事件的反應謹慎低調。公開出來對這起事件發表評論的僅有外長拉夫羅夫,總統普京,普京新聞秘書佩斯科夫和魯金幾人。目前沒有任何一名俄羅斯官員或是媒體公開對中國表達不滿,或是指責中國把斯諾登這個的包袱甩給了俄羅斯。

有俄羅斯媒體認為,斯諾登離開香港而選擇莫斯科,這背後可能有高人指點。

但莫斯科的政治分析人士說,在中國,俄羅斯和美國三角關係中,三個國家經常使用各種策略和陰謀為自身利益服務。一名親克里姆林宮的學者曾表示,上個世紀90年代每當中國對美國的一些做法感到不高興時,中國就讓俄羅斯同美國對抗,而自己卻躲在背後避免中美關係受損。這名學者認為中國的策略充滿東方智慧。但針對中國挑撥俄美關係的做法,俄羅斯學者和官員從未在公開場合流露過不滿。

與此同時,俄羅斯國內繼續討論是否應給斯諾登提供庇護。俄羅斯總統人權事務委員會主席菲多托夫說,斯諾登目前呆在莫斯科國際機場的過境轉機區很安全。厄瓜多爾,委內瑞拉和俄羅斯都應該收留斯諾登。

菲多托夫說:“根據1951年的日內瓦公約,難民都會受到保護,而且他們有權申請政治避難。涉及這個問題的國家都應為難民申請政治避難提供方便。當然是否提供政治避難屬於每個國家的主權。所以,在申請庇護的過程中,斯諾登會受到這項公約的保護。”

另一名支持給斯諾登提供庇護的俄羅斯國家杜馬議員卡拉什尼科夫認為,同美國給許多人提供庇護不同,不但很少有人向俄羅斯申請庇護,在這個領域俄羅斯似乎也沒有先例。

總統人權事務全權代表魯金說,庇護斯諾登未必符合俄羅斯國家利益,他對此沒有答案,更不確信。因為庇護斯諾登非但不能提高俄羅斯形象,相反可能使俄羅斯遭遇更多麻煩。

斯諾登從香港抵達莫斯科已將近一個星期。迄今為止,仍然沒有任何一名媒體記者能見到斯諾登。文傳電訊社報導,沒有人知道斯諾登現在躲在哪裡。

俄羅斯媒體說,斯諾登事件似乎走入死胡同。但俄美兩國官員每天仍然通過各種渠道溝通討論。厄瓜多爾也開始就接收斯諾登同俄羅斯接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