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王景垚斥宋彬彬為文革罪行道歉是“虛偽”

  • 東方

王景垚在一篇聲明中簽字,真相大白前拒絕紅衛兵宋彬彬等對打死他妻子做出的道歉。(照片取自網絡)

王景垚在一篇聲明中簽字,真相大白前拒絕紅衛兵宋彬彬等對打死他妻子做出的道歉。(照片取自網絡)

文革時期的全中國聞名的紅衛兵宋彬彬今年年初為文革期間打死女副校長卞仲耘一事公開道歉。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1月27日發表聲明,稱宋彬彬劉進的道歉虛偽,並表示在真相沒有大白之前,不接受原北師大女附中紅衛兵的道歉。

王景垚1月27日發表聲明,拒絕了原北師大女附中一批老三屆紅衛兵對打死他妻子北師大女附中副校長卞仲耘所作的道歉。

王晶垚在聲明中說:“1966年8月5日下午,師大女附中(現師大附屬實驗中學)紅衛兵以在校園裡揪鬥卞仲耘同志。紅衛兵慘無人道地用帶鐵釘的棍棒和軍用銅頭皮帶毆打卞仲芸同志,殘暴程度令人發指!“

王景垚在聲明中,回顧了近半個世紀之前他妻子被紅衛兵慘打致死的那個難忘的時刻:“下午3點鐘左右,卞仲耘同志倒在校園中。她遍體鱗傷、大小便失禁,瞳孔擴散,處在頻臨死亡的狀態。紅衛兵將卞仲耘同志置放在一輛三輪車上,身上堆滿肮髒的大字報紙和一件油布雨衣(這件雨衣至今我還保留著)。在長達5個小時的時間裡,師大女附中紅衛兵拒絕對卞仲耘同志實施搶救(郵電醫院與校園僅有一街之隔)。直至晚上8點多鍾卞仲耘同志才被送往郵電醫院,人已無生還可能。”

今年年初,北師大女附中(北師大附屬實驗中學前身)“老三屆”的20多名學生與30多名老師、家屬舉行見面會。他們中的一些人向文革中受到傷害的校領導、師生道歉。道歉的包括當時紅衛兵的負責人宋彬彬和劉進等人。

卞仲耘的丈夫王景垚在聲明中說:他的妻子卞仲耘遇難已經48年。但是,“八五事件”的策劃者和殺人兇手至今逍遙法外;“八五事件”真相被蓄意掩蓋著。宋彬彬劉進二人竟以“沒有有效阻止”、“沒有保護好”、“欠缺基本的憲法常識和法律意識”開脫了她們在“八五事件”中應付的責任。並僅以此為前提,對卞仲耘同志和其他在“八五事件”中遭受毒打的校領導及其家屬進行了虛偽的道歉。作為卞仲耘同志的老戰友、丈夫,我鄭重聲明如下:

一、師大女附中紅衛兵是殘殺卞仲耘同志的兇手!
二、師大女附中紅衛兵沒有搶救過卞仲耘同志!
三、在“八五事件”真相大白於天下之前,我決不接受師大女附中紅衛兵的虛偽道歉!

王景垚的聲明再次把北京公共知識分子關於真相與和解的討論推向深入。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說:“現代社會中負責任的政府,不會在人類文明的高速路上逆行。清理歷史的負資產,就國家歷史上對公民造成的傷害作出道歉和賠償,促進全社會的和解,是執政者的道義和擔當。美國政府曾就歷史上對印第安人、黑人、華工、日裔公民的傷害,先後作出道歉及賠償。海峽對岸的國民黨也身先垂範,台灣領導人馬英九,每年都會出席“二二八事件”的紀念儀式,向已平反的受難者及其家屬鞠躬致歉。”

北京公共知識分子呼籲,今天的中國大陸主政者,能夠像德國總理勃蘭特那樣,承認執政黨發動文革造成的種種暴行和罪惡,向受害者鞠躬,或跪在卞仲耘校長的像前,求得王景垚們的寬恕與諒解。他們盼望那一天的早日到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