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學教授孔杰榮稱 台灣領導人該富想象力


孔杰榮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

孔杰榮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

南中國海爭端隨中國填海造島速度加快引發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也成為星期三在紐約舉行的一場研討會的焦點之一。有與會者建議台灣採取更富想象力的措施,以檢驗中國和平建島的誠意;但有專家認為,除非美國採取更強硬姿態,中方不會停止行動。不過中國駐美大使最近接受美國媒體的採訪顯示,美國提出的各方停止填海造島建議“將”了中方一“軍”。

*要有具體方案*

與會的紐約大學法學院著名教授孔杰榮認為,台灣可以在不犧牲主權的情況下,具創造性地把確實是島嶼的太平島建成多國旅遊度假勝地,而不是用於軍事功能;台灣或其他國家應該要求中國大陸也照此來處理他們在南中國海的淺灘上建造的設施。

太平島是斯普拉特利群島(南沙群島)中最大的天然島嶼。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投降後,由中華民國政府台灣省接收管轄南海諸島;1946年中華民國政府派遣太平號等四艘軍艦進駐接受該島,該島因此得名。太平島目前由中華民國政府實際控制,高雄市旗津區管轄。

*在島上建多國旅遊勝地*

孔杰榮教授指出,如果中國填海造島確如其宣示的,是用於保護環境、有助於航海安全的和平目的,那麼他們可以在不久的將來使這些人造島嶼轉變成唯一用於和平用途的多國基地,而且要求周邊聲索國分攤費用。他說,可以據此檢驗中國的誠意。

孔杰榮認為,台灣領導人應該更加主動地在國際關係中扮演積極角色,這將有利於這個缺乏外交關係的政權重返國際大家庭。

他說:“我認為,我們需要想象力,我們需要具體的建議。馬英九是理想型領袖,蔡英文是優秀的國際訓練有素的律師,台灣應該採取主動,台灣因其外交關係是個國際局外人,它可以做更多以回到(國際)俱樂部。而採取主動是可行之道。”

*美國須作更強反應*

對於孔杰榮的發言,參加討論會的與談人紛紛予以回應。《時代雜誌》首任駐北京分社主任白禮博認為,除非有足以讓北京付出代價的威懾,習近平不會放棄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建立軍事設施的行動。

前美國負責東亞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李維亞指出,“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應對中國在南海填海造島的行動作出更強烈反應”。他以日本對待尖閣列島(釣魚島)爭議為例,“日本的反擊非常非常有力,阻嚇了北京派出的到周圍水域騷擾的飛機和船隻。突然間,整個事件開始朝相反方向發展了,現在日中之間已經舉行了兩次會晤。為甚麼會這樣?我認為主要原因是美國政府最高層發出了非常明確的聲音,美國準備好履行美日安保條約的義務,這對北京產生了有效影響。”

費城“外交政策研究所”亞洲部主任戴杰表示,他不認為台灣會接受孔杰榮的建議。他認為南中國海域爭端本質上是關於在亞太地區誰扮演甚麼角色、甚麼樣的規則將發揮作用的問題。他說,在這些問題上美中之間存在著明確分歧。他認為,有許多美國制定的規則對中國不起作用,“崛起大國不會按照我們的想法行事,這並非不理性之舉,也並非需訴諸武力之舉。”

*中方無以應對美方建議*

美國國防部長卡特最近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指出中國在南海的填海工程造成聲索國之間誤判與衝突風險的增加,宣佈美國將啟動4.25億美元的“東南亞海事安全倡議”,並提出了有關各方暫停填海造地國家行動的建議。

根據最近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華爾街日報》外事主編霍瓦特採訪的內容,美國的建議顯然“將”了中國一“軍”。

在採訪中霍瓦特說,“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呼籲,由於除了中國之外還有別的國家也進行了填海造地,考慮到當前局勢,所有參與填海造地的國家都應停止建設行動,至少是暫停”。他問道:“中方願意暫停或停止建設行動,並就地區局勢進行廣泛討論嗎?”

崔天凱答道:“那其他國家過去多年來已經建起來的設施怎麼辦?”

霍瓦特說:“卡特是說各方都停止或暫停建設。”

崔天凱仍不直接回答:“其他國家會將那些設施拆除嗎?”

霍瓦特說:“我想那大概是下一步的問題,對嗎?如果你們各方都能夠坐下來進行討論的話,那將是下階段的問題之一。”

這段對話顯示,對於正以特快速度造成既成事實的中方來說,對美國提出的建議,回避正面回應,或是顧左右而言他。

不過崔天凱很快將責任推給其他國家:“如果有關各方都採取建設性姿態,我們是能夠處理或管控好這些問題的,各國之間的整體關係也不會受到干擾。”

但崔天凱的最終目標是美國:“重要的是大國不要採取干涉行動。而更為重要的是行動背後的意圖。”他質問“如果美方沒有任何敵意,為甚麼要做這些事情?”他指的是美國的偵察機在中國“抵近偵察”。

但霍瓦特點出了他的明知故問:“我想你知道答案,因為美國同中國的一些鄰國有盟友關係,他們在本地區也有自己的利益。”

*亞太地區是“新型大國關係”的“試驗田”*

崔天凱回答:“如果按照這種解釋,就意味著美國同這些國家的同盟關係本質上是以反華為目的的。如果這些軍事同盟致力於維護地區共同安全並與所有地區國家開展合作,那麼它們就不應該做現在這些事。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些軍事同盟將中國看作對手甚至敵人。這是最危險的。”

但霍瓦特追問:“你是否認為美國同澳大利亞、菲律賓等國的軍事同盟關係是反華的?”

崔天凱沒有正面回應:“這個問題應該由美國政府來澄清。”但他仍很強硬:“我認為,採取建立反華軍事同盟的政策只會適得其反,甚至是愚蠢的。”

令霍瓦特不解的是:“這些軍事同盟確實存在著並相互開展防務合作。這不是甚麼新事物,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你使用‘反華’這個詞給我的感覺是,你比以前更加認為這種軍事同盟對中國是一個威脅,或者是在公開場合更視其為威脅。”

這段對話是對習近平力推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一個新注釋。它說明了習時代的中國已經不能再像鄧時代、江時代、胡時代那樣看待美國在亞洲的存在了,中國要主導重建亞洲秩序,正如崔天凱最近所說“亞太地區是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試驗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