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護衛艦首訪越南軍事重鎮金蘭灣


日本防衛監理研究所所長山內敏秀認為,日本不參加南中國海巡邏主要是顧忌中國(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日本防衛監理研究所所長山內敏秀認為,日本不參加南中國海巡邏主要是顧忌中國(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正在越南金蘭灣訪問的日本海上自衛隊兩艘護衛艦週五(4月15日)即將結束4天來的訪問。這一連日倍受日本傳媒關注的訪問,是二戰後日本護衛艦首次到訪越南位於面向南中國海的軍事要塞金蘭灣,其意義突出了日本對南中國海局勢潛在的影響。

日本海上自衛隊護衛艦“有明”號和“瀨戶霧”號星期五準備結束4天來在越南剛完成國際港建設的金蘭灣、對越南海軍軍官實施的航海訓練。這次訪問是作為近年日本與越南在中國活躍的南中國海軍事行動中,不斷加強的軍事交流活動的一環,也是二戰後日本的護衛艦首次訪問越南面向南中國海的軍事要塞金蘭灣,受到了日本主流傳媒、輿論的關注,包括官方電視台NHK在內,各大傳媒不約而同地指出“這看來是牽制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活躍軍事行動”,而日本防衛監理研究所長、前日本海上自衛隊潛水艇艇長山內敏秀則針對目前的南中國海局面說:“作為經過冷戰期的人,我感慨萬千。”

日本防衛大臣中谷元也公開對兩艘護衛艦訪問越南說:“確保在南中國海航行自由和海上安全保障通道非常重要,期待這次訪問越南進一步增進友好親善和防衛合作的發展,也希望今後不斷努力地強化與南中國海周邊國家的關係”。

南中國海要塞

金蘭灣位於越南南部面向南中國海的位置,有深海停泊大型船艦的重要軍事價值。 1960年代後期美國援助當時的南越時,曾駐守金蘭灣並建設了大規模港灣設施。越戰結束後的1979年,蘇聯軍隊借駐金蘭灣。蘇聯解體後,俄羅斯軍隊在2002年撤出金蘭灣前,金蘭灣又成為俄羅斯在東南亞的軍事戰略重鎮。

俄羅斯駐軍撤離後,金蘭灣成為越南海軍的重要基地。近年中國與越南爭奪主權的斯普拉多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和帕拉塞爾群島(中國稱西沙群島)也比較接近金蘭灣,使得金蘭灣越來越成為越南海軍最重要的基地。越南嚴禁外國軍艦停靠金蘭灣,不過去年11月越南同意日本護衛艦作為雙方國防合作的一項活動停靠金蘭灣,上個月越南剛完成金蘭灣接受外國大型船艦停靠的新國際港灣,日本護衛艦便捷足先登,這也促使日本這次尤其關注護衛艦訪問金蘭灣的意義。

中國因素刺激

1974年南越與中國發生軍事衝突以後,帕拉塞爾群島在中國的管轄下;1988年中國軍艦在斯普拉多利群島與越軍交戰後,再佔領了斯普拉多利群島6個島嶼。此後在南中國海,越南不時因為被中國扣押漁船等發生糾紛,2014年中國在帕拉塞爾群島附近海域建設鑽油設施時,兩國船艦衝突令糾紛上升。當時越南各地發生了抗議中國的反華示威,兩國關係惡化。後來雙方通過領導人互訪等方式緩和了緊張關係,但今年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推進建設軍事基地的行動再令中越關係惡化。

伴隨中越關係緊張和越南逐漸實施政治民主程序,越南開始真正接近1951年就已建交的日本。曾把日本視為西方陣營一員來疏遠的越南,近年對日關係突飛猛進。 2014年日本自衛隊P-3C巡邏機首次訪問越南,突顯了日越軍事關係也趨於親密。

去年4月日本兩艘護衛艦在完成遠洋訓練的回國途中,到訪越南峴港作親善訪問;5月日本在索馬里參加打擊海盜活動的P-3C巡邏機回國途中再訪越南,日方還向越南軍官公開和說明了以往作為軍事機密的P-3C軍機內部結構和功能等。幾乎與此同時,日本執行海上巡邏任務的海上保安廳提供給越南一艘退役巡邏艦,並按再提供9艘的計劃推進,海上保安廳的大型巡邏艦還訪問了越南峴港。今年日越軍事合作關係繼續升溫中,日本護衛艦訪問金蘭灣是典型事態。

支援取代巡邏

自從美國開始在南中國海巡航,日本就一再表明支持,但日本至今沒參加巡航行動,只是積極地援助與中國有主權糾紛的菲律賓、越南訓練和裝備來提升各國國防能力。首相安倍晉三的內閣無論從防衛省公開說明還是私下向傳媒透露的理由主要有二:一是日本因為參加索馬里打擊海盜行動和東中國海巡航,巡邏艦數量不足以應付南中國海巡航;二是日本憂慮東南亞國家裡還有二戰留下的仇日感情,日本軍艦在南中國海巡航可能刺激這種感情。

對此防衛監理研究所所長山內敏秀說:“當然話總是這麼說,雖然日本的確存在憂慮軍艦可能刺激東南亞國家的原因,但是不參加南中國海巡航的最主要原因還是顧慮著中國反彈。”

中國無論在公開還是在私下都再三對日本表示“日本不是南中國海主權糾紛當事國,南中國海問題與日本無關”,不過中國實際上非常警惕日本的南中國海問題立場和支援相關當事國的行動。

今年2月日本與菲律賓締結《防衛裝備品和技術轉移協定》後,日菲軍事關係升溫,日本與越南也正談判同一協定,一般預計只要中國不緩和南中國海的行動,日越不久將簽署協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