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中國海主戰聲音升高 美國專家稱習近平能掌控

  • 斯洋

2016年7月14日,中國軍艦和直升機在帕拉塞爾群島(西沙群島)演練。 (資料照片)

2016年7月14日,中國軍艦和直升機在帕拉塞爾群島(西沙群島)演練。 (資料照片)

有媒體報導,南中國海仲裁案後,中國領導層感受到來自軍方的壓力,軍方有聲音要求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採取強硬措施以回應仲裁裁決。但是,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對軍方有足夠的控制。雖然目前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但是政府對此“管理”有度。

路透社的報導前不久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越來越自信的中國軍隊中有一些聲音要求中國高層領導採取更強硬措施的跡象。與中國軍隊關係密切的一名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說: “解放軍已準備好了……我們應該去,就像鄧小平1979年對待越南那樣,打到他們流鼻血。"

中國與越南兩個共產黨政權在1979年打了一場短暫的邊界戰爭,中國攻入越南邊境,以示“懲罰”,但很快撤軍。雙方都宣稱取得勝利。

中國國防部長常萬全8月2日警告說,中國面臨海洋安全威脅,中國應當準備打一場“海上人民戰爭。”

7月12日,海牙國際仲裁庭對菲律賓提出的南中國海仲裁案作出裁決,裁決否決了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權益。裁決宣布後,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中國官方媒體發表的社論也措辭強硬。

不過,到目前為止,除了怒斥之外,中國並沒有表現出要採取更為強硬的實際措施的跡象,相反,在強調保護領土主權的同時,中國政府發出了和平解決問題的呼籲。那麼,中國領導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能抵抗的住來自軍方和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嗎?

何天睦(Timothy Heath)是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和中國問題的高級研究員,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軍方肯定有人願意冒軍事危機的風險,向美國傳達中國的政治訊息,以及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決心。但是,他認為這些應該都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可控的範圍內。

他說:“不要忘了,正是習近平本人在主權問題上定下了強硬的基調。他是那個提出'底線政策'的人。他在很多場合都表示,在中國主權問題上,是不容妥協的。他在主權問題上的基調要比胡錦濤強硬多了。 因此我認為,他是有權威的,也是很自信的,他能處理這些問題。”

何天睦說,中國宣佈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並取得斯卡伯樂淺灘(黃岩島)的控制權,這些應該都是習近平的授權。他說,習近平已經展示,有意願捍衛中國主權,也願意冒一些風險,但是,同時,他也意識到,如果挑釁美國,引發軍事衝突,應該不符合中國的利益。

康奈爾大學政府學院的副教授白潔曦(Jessica Chen Weiss)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

她說:“很難說,習近平會面臨了多少來自軍方的壓力。毫無疑問,軍方肯定有'鷹派人物',希望採取更強硬的措施,但是另一方面,他是中國當代政治史上出現的最有力的領導人。因此,現在還很難說,他會迫於中國內部的壓力,採取一些他認為不符合中國利益的措施。”

白潔曦認為,國際仲裁結果出台後,中國“失去了面子”,但是不願意“示弱”。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國軍方應該是獲得了一些自由的空間才會這樣強硬表態的。他們是向其他國家發出威懾信號,阻止其他國家或是領導人採取強硬行動,以免中國不得不做出強硬應對。

她說,中國政府在南中國海問題是願意通過雙邊談判解決的,是希望避免挑釁行動的。

白潔曦主要研究中國的草根民族主義以及民粹主義抗議以及中國黨天下的相互作用。她曾出版名為《強大的愛國者:中國外交中的民族主義抗議》(Powerful Patriots: Nationalist Protest in China’s Foreign Relations)一書,得到美國學界的好評。

南中國海仲裁結果出台後,中國的一些民眾走上街頭,怒砸IPhone手機或是圍堵肯德基餐廳來表達對美國介入南中國海案的不滿。對於中國國內民眾高漲的民族情緒,白潔曦說,雖然完全控制很難,但是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看似管理有度。

白潔曦說:“到目前為止,他們都把民族主義情緒控制在網上,並對那些呼籲戰爭極端言論也做出限制,抗議的言論也基本上被禁止了。應該說,到目前為止,政府還是可以控制民族主義情緒的。”

她說,肯德基餐廳的街頭抗議很快結束,就是很好的一個證明。

她說,中國目前針對美國的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一方面是中國民眾對仲裁結果的真實反應, 另一方面也是中國媒體煽動的結果。在習近平“中國夢”和“民族復興”的感召下更自信的中國民眾更難接受這樣的結果。

不過,她說,在讓民眾宣洩民族主義情緒方面,中國政府一直是非常“有選擇性的”。但是,她提醒說,民族主義情緒對中國政府來說也是兩難,一方面民族主義情緒讓政府抵禦外國壓力的時候更堅定,但是,如果民族主義得不到管控,可能會讓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失去彈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