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國會亞太小組新主席呼籲制定更強硬的南中國海戰略

  • 斯洋

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星期二(2月28日)就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動舉行聽證。( 美國之音斯洋拍攝)

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星期二(2月28日)就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動舉行聽證。在聽證會上,新上任的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泰德·約霍(Ted Yoho)說,可能正是美國在南中國海地區沒有展示足夠的決心,才讓中國有機會改變現狀,他呼籲美國就南中國海問題建立新的戰略。

亞太小組主席: 美國需要南中國海新戰略

泰德·約霍(Ted Yoho)在聽證會開場白中說,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部署導彈,成功地改變了當地的現狀。

他強調說,將近10年間,美國在南中國海“說得多,做得少”。他說,也許正是因為美國沒有展示足夠的決心,不僅讓中國改變了現狀,同時也讓美國的盟友們擔心,這樣一個結果把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和外交優勢置於危險之中。

他表示,美國需要製定一個更強硬的新的戰略。他說:“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戰略,新政府上台為製定 和執行更好的戰略,重新展示美國在這些關鍵地區的力量提供了良好的機會。也許這是考慮制定一個更為強勢計劃的時候。就像我們已經看到的,一直懼怕衝突,結 果本身就很有風險。中國正是利用我們的默許來改變現狀, 推進自己的戰略利益,從某種程度上令衝突的風險增長。懦弱非但沒有緩解南中國海海事爭端的局面,反而增加了風險。”

聽證會上,來自華盛頓幾個著名智庫的專家對美國應該在南中國海採取什麼戰略進行了闡述。

奧斯林: 加大自由航行力度,對中國進行“威懾外交”

來自美國企業研究所的日本研究中心主任邁克爾·奧斯林(Michael Auslin)說,中國把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當成自己的“藍色疆土”,最終目的是把這個“亞洲的地中海”變成自己的內湖。

他說:“通過慢慢改變現狀,中國希望將'亞洲的地中海變成自己的內湖',雖然目前中國控制南中國海、將美國趕出西太平洋的努力還沒有成為現實,但是如果美國希望繼續獲得對亞洲的進入權,必須採取緊急行動,製定並執行反威懾戰略。”

他說,這個戰略包括外交上與亞洲盟友進行積極接觸,參與亞洲的區域會議,包括香格里拉安全會議、東盟區域論壇以及亞太經合組織會議等;加強與亞洲盟友的經濟聯繫,以雙邊貿易協定替代被放棄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最後,他說,美國必須要展示自己的軍事實力。

他說: “我認為美國需要增加在亞太地區自由航行行動的節奏,不是向中國挑釁,而是發出一個信號,美國繼續根據國際法捍衛自己的權利。”

除了加大自由航行的力度之外, 奧斯林建議美國使用“威懾外交”。讓中國為對美國及其盟友所發動的挑戰性行為付出更大的代價。他說,這些措施包括減少與中國軍方的接觸,不邀請中國參加環太平洋軍演,制裁與軍方有關聯的中國公司,並拒絕給中國高級官員發放簽證等。

成斌:軍事之外,在法律和心理領域反擊中國

成斌(Dean Cheng)是傳統基金會亞洲中心中國政治與安全事務高級研究員。他星期二就南中國海對中國的重要性進行了闡述。他說,南中國海對中國來說越來越重要,不僅體現在貿易上,更體現在國家安全上。他建議用非軍事手段影響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

他建議對參與南中國海填海造島的公司進行制裁,禁止中國公司到美國上市等等。他還建議在法律和心理領域對中國進行反擊。他說,美國支持2016年國際仲裁法庭對南中國海問題的裁決很重要,這讓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努力沒有法律基礎。如果華盛頓在這個問題上保持沉默,實際上將“政治高地”拱手相讓給了中國。

他也建議,美國在採取法律和經濟措施之外,以軍事實力為後盾,比如把美國海岸警衛隊納入自由航行行動,同時,美國還應該與其他國家一起進行自由航行行動。

史文:在南中國海打造戰略平衡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亞洲項目研究員邁克爾·史文(Michael Swaine)在聽證會上指出,2007年到2008年以來,中國確實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採取積極和強勢的動作,但是,中國並不希望與美國或是其他國家陷入任何軍事衝突。不過,他又說,隨著中國在該地區力量增加,也不排除中國的做法可能會發生改變。

但是,他警告說,建議美國加大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存在,在南中國海爭端中與中國進行“零和對抗”則太危險。如果把這種看法當成美國外交政策的基礎,最終可能真的會迫使中國採取威脅行動。

史文認為最好的辦法是在南中國海打造一種“相互克制”為中心的戰略平衡。他說,這種戰略平衡的基礎是外交、而非軍事和準軍事競爭。美中兩國以及南中國海主權聲索國之間必須就南中國海島礁軍事化的程度和種類,以及禁止使用武力達成中、短期的諒解。

他特別強調,為了達到長期的平衡,一些聲索國的軍事能力需要加強,但是必須限定在某個範圍之內,比如,允許中國之外的其他南中國海的主權聲索國,例如越南,升級自己在南中國海島礁的設施,以達到與北京相同的水平。他還說,要達到這樣的一個平衡,美國也應該限制自由航行的次數。

不過,在聽證會上,也有美國議員認為,相對於中國通過不公平貿易給美國中產階級家庭帶來的影響,南中國海的島礁實在不是那麼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