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學者:中國強權政治導致南中國海局勢緊


中國海監船在有爭議海域巡邏

中國海監船在有爭議海域巡邏

南中國海緊張局勢日益加劇。繼去年斯卡伯勒淺灘,也即中國所稱的黃岩島,對峙後,中國和菲律賓在南中國海再次發生對峙,這次是第二托馬斯礁(Second Thomas Shoal),也即中方所稱的“仁愛礁”。因此,如何控制南中國海緊張局勢是當前各界關注的焦點。

菲律賓德拉薩大學( De La Salle University)國際問題研究所教授雷納托.克魯茲.德.卡斯特羅(Renato Cruz De Castro)在談到去年菲律賓和中國在斯卡伯勒淺灘對峙產生的原因時說: “為什麼會發生對峙?簡單來說,就是中國的方式,中國是區域最大的國家,他們所宣稱擁有主權的範圍也是最廣泛的。 沒有人能夠否認,這個問題是和平解決還是導致爭端,中國應該是有責任的。 中國方式是經典的‘強權政治’。 其他人會說,中國的強硬態勢,或是對反應性強硬態勢,這是經典的‘強權政治’。”

德.卡斯特羅是6月初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舉行的有關“如何控制南中國海緊張局勢”的研討會上說這番話的。

越南外交學院的南中國海研究項目主任陳長貴(Tran Truong Thuy)說:“中國的強硬態勢使得其他宣稱擁有主權的國家擔心他們的安全和穩定,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所謂‘軟實力’也越來越缺乏吸引力。很多東盟國家加強了他們與美國的安全聯繫,公開或是私下裏對美國在該地區的存在表示歡迎”。

台灣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院宋燕輝也表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強硬主張與台灣推崇“軟實力”的做法大相徑庭。

2010年7月,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里.克林頓出席在越南舉行的東盟地區論壇外長會議上首次公開表示,美國深切關注中國與東盟一些國家在南中國海的爭端, 並稱南中國海問題事關美國核心利益。中國認為,正是美國的高調介入才導致了南中國海問題升級。來自中國南海研究院的吳士存再次表達了這樣的觀點。

他說:“隨著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實施,以及對亞太地區的存在提升,很多國家利用這個機會與那些沒有聲稱主權的國家結盟,給中國施加壓力,這些都使得南海的問題更加複雜化並且更不穩定。”

從2010 年到2012年,中國在南中國海與越南、菲律賓和馬來西亞等國都發生了衝突。 其中,2012年,中國和菲律賓在斯卡伯勒淺灘尤為令人注目。

在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研討會上,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九段線”或是“U型線”地圖是學者們爭論的焦點。

格雷格. 波林(Gregory Poling)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的研究助理。他認為,中國根據“九段線”宣稱的主權範圍遠遠超過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規定的範圍。他把他按照《海洋法公約》的要求製作的地圖與“九段線”圖做了比較。

他說:“最後,也是最令人驚奇的不同是來自中國的。這張地圖顯示了中國從自己的海岸線出發可以合法聲稱擁有主權的範圍, 注意,這裡還沒有把島嶼考慮在內。不幸的 是,我們可以參考的只能是‘九段線’圖,這個圖有可能把,也有可能沒有把島嶼考慮在內。”

他說:越南和菲律賓所宣稱的範圍也超出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規定的範圍。汶萊和馬拉西亞的要求相對合理。

中國表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一貫主張是“擱置爭議,共同開發”。菲律賓外交部海洋事務委員會秘書長亨利.班索托(Henry S. Bensurto) 認為,這樣一種方式是不可行的。

他說:“聯合開發目前是不可行的。如果你有這樣一張‘九段線’圖,而且也沒有明確說明,聯合開發是非常困難的。 為什麼?因為這張‘九段線’將別的國家85%的經濟專屬 區包括在內。對我來說,這就像我將別人的衣服拿了,然後說,我們可以共同使用這件衣服,雖然我一分錢也沒有花……。”

班索托認為在南中國海問題上, 國際法應該可以發揮作用,因為宣稱擁有主權的國家都在求助於國際法,只是各國對國際法的解讀有所不同。

美國海軍軍事學院中國海事研究所所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說:“我的看法是,中國代表了那些還沒有完全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國家。中國的主權宣稱是以非正常領海基線為主的。以歷史原因或是其他原因為基礎對主權的含混宣稱,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這是沒有基礎的。”

中國表示說,中國古代漁民和船隻早在西元前2世紀就發現了南中國海諸島,其他國家過去也默認了中國的歷史主權。

由於南中國海在國際貿易中的重要地位,印度、日本、澳大利亞等國都對南中國海事態的發展也表示關注。雖然中國不希望南中國海問題國際化,但是,南中國海已經成為一個國際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