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中國海仲裁一月後看誰是赢家

  • 斯洋

2016年8月8日,美國導彈驅逐艦本福爾德號訪問中國青島。

2016年8月8日,美國導彈驅逐艦本福爾德號訪問中國青島。

距離中菲南中國海仲裁案的裁決宣布已經一個月了,中國在南中國海海域採取一系列措施,以實際行動宣示對裁決的“不承認, 不接受”,似乎成了事實上的贏家。但是,分析人士人認為, 在這場裁決中,並沒有真正的贏家,中國不是,菲律賓和美國都不是,相反,南中國海地區處在危險的對峙中。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仲裁結果也為南中國海各方提供了繼續對話的可能。

中國以實際行動“無視”仲裁

仲裁結果宣布一個月以來,中國以種種行動,無視仲裁併抵制仲裁。

裁決公佈後,解放軍空軍宣佈在南中國海上空(包括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所稱的南沙群島和斯卡伯勒淺灘,中國所稱的黃岩島)進行“例行性戰鬥巡航”。在最近的一次巡航中,中國還對戰鬥機進行了空中加油。

中國國防部7月28日宣布,中國和俄羅斯將於9月在南中國海舉行聯合“例行性”海軍演習。

8月2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涉海案件司法解釋,稱將對包括有領土爭議的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等“中國管轄海域”行駛司法權。有報導稱,這是中國針對南中國海仲裁做出的回應。

另外,近日有衛星圖片顯示,中國最近在斯普拉特利群島的多處島礁上加建了飛機機庫,這些飛機庫可以容納中國任何型號軍機的飛機庫。

更早時候,可能是中國成功地讓東盟國家外長會議在聲明中不提及南中國海仲裁的結果。

南中國海問題上沒有贏家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國際安全中心的資深研究員羅伯特·曼寧(Robert A. Manning)說,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現在根本就沒有贏家。

他說:“美國沒有贏,儘管美國採取了種種努力,但是並沒能阻止中國做自己想做的一切。 我們的盟友在看著。中國也沒有贏,因為中國正促使整個區域國家以組成新的安全聯盟的方式,聯合起來反對自己。他們與美國、日本以及彼此之間建成安全合作。 印度和印尼在談海事合作;印尼、馬來西亞以及菲律賓也在談三邊海事合作, 所以,我認為中國也沒有贏。”

他說,菲律賓當然也不是贏家。雖然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目前正在與中國官員接觸,但是中國之前表示只有菲律賓在放棄仲裁決定的基礎上才願意談判。

拉莫斯日前與中國前副外長傅瑩在香港非正式會晤,雙方試圖為重啟兩國就南中國海問題的正式會談定調。但是,中菲首次接觸似乎並未涉及南中國海主權核心議題。

南中國海地區處在危險的對峙中

大西洋理事會的曼寧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現在的情況是陷入了一個行動-反制行動的怪圈。中國在南中國海島礁上進行更多的建設,美國向南中國海派去軍機和艦船,彰顯自由航行權力。中國再建設,美國再派飛機和艦船,這些動作在循環往復。每一次,局勢變得更加的危險。”

他說,現在大家似乎都在處在危險的對峙中。他擔心,這樣的對峙可能會讓南中國海中的任何一個小的衝突成為一個導火索,引發一個崛起大國和固有秩序之間的更大範圍的衝突,就像昔日奧匈帝國王儲在薩拉熱窩被刺殺事件引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一樣。

裁決並非真的無效

有分析人士認為,因為國際仲裁庭的裁決讓菲律賓獲得太大的勝利,所以讓中國遵守裁決變得越發的不可能。但是,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海事透明項目主任格雷格·波林 Greg Poling)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裁決並非真的無效。

他說:“裁決提供了機會打開了中國與菲律賓對話的大門,沒有這個案子這是不可能的。”

他說,中國並非像自己所宣稱的那樣“無視”仲裁。中國現在所作的一切只是試圖減少裁決給他們帶來的聲譽和“軟實力”的損失,但是,不管中國怎麼努力,中國在這方面的損失還會繼續。

他特別強調,大部分的國際仲裁結果最後多多少少是得到遵守的。美國與尼加拉瓜案是這樣,俄羅斯與荷蘭的案子也是這樣,即便這些國家不願承認,但是,最後還找到了某種保全面子的做法,遵守了裁決。他認為,中國現在雖然沒有採取任何這方面的行動,但是,五年後,甚至更晚些時候,中國可能也不得不遵守,因為現在南中國海周邊各國已經聯合起來,共同抵制中國。

他指出說,因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與2008年和2012年的時候相比,現在的中國在周邊國家中的影響力下降。

裁決為未來的談判提供基礎

大西洋理事會的曼寧說,裁決結果讓南中國海的礁石失去了價值,其實為未來的談判提供了基礎。

他說:“裁決結果實際上證實,這些岩礁啊、領土啊什麼的,事實上是完全沒有任何價值的。現在重要的是,這裡沒有200海裡 的經濟專屬區、沒有歷史性權益。這樣的一種基礎事實上構成了一種新的現狀。在我看來,現在更重要的是海洋權益、捕魚權、聯合開發的資源。主權問題很複雜, 有人失去,有人得到。但是,這些問題是可以談判的。這樣每個人都可以得到一些東西,沒有人是完全的失敗者。”

他說,中國應該繼續前領導人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的策略,繼續發展自己,擱置爭議,將主權問題留待後代解決。他說,亞洲國家不應該為了南中國海的幾塊礁石而影響南中國海年貿易量達5萬億美元的貿易通道。

但是,曼寧說,要達到這個目的,需要有一種領導力,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看到這樣的領導力的出現。他建議,東亞峰會應該擔負這樣的角色。在這個峰會下,設立一個包括中國、印尼、日本、俄羅斯、南韓和美國在內的領導委員會,將東亞峰會從一個論壇變成一個真正有作用的區域組織,促成多邊談判,討論南中國海的公共物資和漁業以及其他資源。

他排除了東盟的作用,認為因為柬埔寨等國的存在,在東盟內部,中國已經擁有了一票否決的權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