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學者談南中國海局勢

  • 宋德成 紐約

 南中國海座談會

南中國海座談會


南中國海問題近日雖然稍呈降溫,但中國一直堅持應由爭執雙方談判解決,而東南亞國家聯盟要求地區內多邊談判解決,而且美國表明重返亞洲,解決南中國海問題的前景﹐仍有待於各方努力。總部設在紐約的亞洲協會日前邀請美國﹑新加坡和越南的學者﹐討論南中國海問題。

新美國安全中心亞太安全項目主任派翠克.克洛林警告說,南中國海的紛爭有越演越烈的趨勢。日本海上自衛隊的3艘軍艦近日訪菲,澳大利亞也表示可幫菲律賓培訓軍人,越南也計劃與印度合作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克洛林說,從這些跡象看來,捲入南中國海紛爭的國家可能會越來越多﹔這個問題如果不處理好,未來10年將演變成更具爆炸性。

*克洛林說 美國維持現狀*

有現場聽眾提問﹐美國的重返亞洲政策,是不是其中原因。克洛林回答說“美國扮演的其實是維持現狀的重要角色。”

克洛林強調,美國對於南中國海主權的爭議不採取任何立場,只希望能夠以和平的方法來解決,但是因為美國與菲律賓有《美菲共同防禦條約》,萬一菲律賓的領土受到攻擊,美國有可能會被迫捲入,那就會演變成中美對抗的局面,但這是美國希望避免的。

*阮紅說 亞洲人重面子*

曾經擔任過越南國家發展部副部長﹑目前是華盛頓喬治梅森大學政治學教授的阮紅認為,南中國海的紛爭不是短期內能解決的問題,目前當務之急是﹐不要讓衝突昇高。

阮紅表示,五月中旬中菲兩國都宣佈暫停捕魚就是好的開始,雙方都沒有放棄聲稱擁有主權,但起碼各退一步。他說這是亞洲人重面子的一個例子。阮紅說:“這是一種可以讓菲律賓和中國都撤出黃岩島,又能保住面子的方法。”

現場也有不少美國人對中國的立場提出質疑。提問者說﹕中國在2009年提交給聯合國的南中國海地圖所劃的9段線,幾乎都劃到鄰國的家門口﹐中國為何不願將南中國海的問題交給國際法庭來處理?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亞洲和全球中心主任黃靜認為,中國不會退讓的主要原因﹐是它所說的國家的尊嚴,安全和主權。至於交付國際法庭來裁決, 黃靜說:

黃靜說:“我無法想像有哪一個中國領導人敢同意菲律賓的提議,將南中國海問題交付國際法庭裁決。”

*黃靜說 中國領導人不敢讓國際法庭裁決*

黃靜也向在場的美國聽眾說,南中國海的問題最好不要上昇成政治問題﹔一旦演變成政治問題就很難解決了。黃靜還認為,鄧小平當年所說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是有相當智慧的。

來參加這場座談會的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曾多次在不同場合表示不贊同中國所聲稱的擁有整個南中國海的主權。中國有人聲稱擁有南中國海的主權已經好幾個世紀,而菲律賓從來沒有表示過不同意,近幾十年才宣稱擁有主權,令人無法接受。

孔傑榮回答聽眾問題時說:“許多國家在發現某些自然資源以前,通常不會向國際宣稱是屬於他們所有的。”

*孔傑榮認為 自然資源是關鍵因素*

孔傑榮表示菲律賓當初太大意了。他還以釣魚島為例說,在1968年之前,中國也沒有注意到釣魚島的問題,一直到聯合國調查發現了海底有石油,突然間台灣﹑中國和日本都有人注意這個海域,所以這是一種普遍現象。

孔傑榮說﹐比較令人擔心的是國際法中“實際佔領,有效控制”的原則,可能會間接導致戰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