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美國國務次卿斯坦格爾談反恐

  • 美國之音

美國國務次卿理查德•斯坦格爾

美國國務次卿理查德•斯坦格爾

美國之音阿拉伯語自由之聲(Alhurra)專訪了美國國務院負責公共外交和公共事務的國務次卿理查德•斯坦格爾,談到了美國和阿拉伯世界的關係系、打擊恐怖主義和打擊“伊斯蘭國”等話題。

問:您怎樣評價阿拉伯國家在9.11之後對國際反恐所作的貢獻?

斯坦格爾:我覺得聽起來有些奇怪,幾乎是扭曲,但恐怖主義確實往往讓人民更加團結。9.11事件讓世界人民更加團結對抗恐怖主義,讓世界人民認識到美國也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我們與阿拉伯世界的聯盟和友誼從那以後變得更加強大了。

問:在反恐方面,你們從海灣國家合作委員會(GCC)成員國政府獲得了多少合作?

斯坦格爾:就當前對抗“達伊沙”(指“伊斯蘭國”;“達伊沙”(Daesh)源自阿拉伯民眾對其的蔑稱。)的工作而言,“達伊沙”讓人們更加清楚地認清了現實,讓GCC成員在彼此之間比以前進行更好的協作。而且還使美國和海灣國家的關係更加強大。我們現在有了一個共同的敵人,共同的敵人往往能團結人民。

問:面對“達伊沙”的抬頭,我們要如何應對?

斯坦格爾: 我們有多種應對方式。在軍事戰場上,我們擊退了他們的進攻,轟炸行動很有效,這代表了阿拉伯國家伙伴之間的凝聚力。在我所工作的信息戰場上,自從一年前“達伊沙”抬頭之後,越來越多的參與者加入了對抗他們的戰鬥。約旦、埃及、沙特這些阿拉伯國家現在已經動員起了自己的社交媒體。今天,我們與阿聯酋人民成立了“塞瓦布中心”(Sawab Center),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新舉措,這會激勵其他國家的人在自己國家建立類似的組織。

問:建立塞瓦布中心的目的是什麼呢?

斯坦格爾:這是一個阿聯酋與美國的合作項目。它的目標是幫助同盟伙伴之間相互協調,來傳達可以抗擊 “達伊沙”社交媒體狡猾手段的影響力,“達伊沙”推行的是一種負面的看法,塞瓦布中心要提供另一種積極的選擇,也要在打擊“達伊沙”的同盟伙伴之間協調信息和內容的傳達。

問:巴黎和科威特發生襲擊之後,有些人認為美國可能也成為恐怖襲擊的目標。您怎麼看?

斯坦格爾:我們都是潛在的目標,無人例外。我們看到了在德克薩斯州某種獨狼式的方式發動襲擊。當然美國人擔心,美國自身會成為襲擊目標。但是我認為美國的問題不像有些地區的國家那麼迫在眉睫,在那裡,“達伊沙”已經大兵壓境,企圖建立國家。所以我認為,這些地區的問題更緊迫,但是大家都有問題。也有從美國過去的激進分子。所以,這是每個人都需要關注的問題。

問:最近有關美國本土可能遭受襲擊的警告是不是意味著華盛頓和國際社會在阻止恐怖分子獲取金錢、招募激進青年和獲取武器方面的努力正在失敗?

斯坦格爾:塞瓦布中心的一個想法、也是我們試圖從美國向外傳達的信息是,要試圖阻止外國作戰人員的加入,要告訴他們“達伊沙”鼓吹的神話是假的,他們所謂的“哈里發國”不是天堂,那里沒有下水管道,沒有電,不能上網。所以我們的工作是試圖阻止外國人加入恐怖組織,我們的做法有很多種,比如,有些人在推特上鼓動他人改變信仰、加入恐怖組織,我們要讓那些人上不了網。這是一個龐大的工程,既要有針對性地掌握一些個人的情況,也要從宏觀號召整個穆斯林群體團結對抗“達伊沙”。

問:反恐戰爭能打贏嗎?怎麼贏?

斯坦格爾:反恐戰爭這個說法在某種意義上用詞不當,這成了一個手段。就“達伊沙”問題來講,這是被“達伊沙”利用的一個手段。我現在投入的不是一場反恐戰爭,我投入的是一場打擊“達伊沙”的戰爭。我相信這場戰爭會打贏的。

問:我們現在說的是,要在恐怖主義的陰影下再過幾十年?

斯坦格爾:是的。正如奧巴馬總統幾天前在五角大樓說的那樣,這是一個以年來計算的世代抗爭,不是幾天、幾個月。如果說所有形式的恐怖主義都會消失,或者說“達伊沙”的所有形態都將消失,這是不現實的。但是,作為一種切實的、不斷擴張的緊迫威脅,這種威脅是可以被逆轉的。聯盟各國已經團結一致,意識到這是必須做到的。我想現在的情況正是如此。

問:一些非政府組織建議,反恐不應該以犧牲人權和違反國際法為代價。您怎麼看?

斯坦格爾:在民主社會中,人權、個人權利、隱私和安全之間一直存在著一個連續的整體關係,這一平衡經常潮起潮落。我認為它們不是相互抵觸的,我認為你可以在保障人權、保障通信、保障言論自由的同時維持穩定和強大的實力。但這個界限總是很微妙,在有些地方,人們會越界,但現實就是這樣。

XS
SM
MD
LG